屈原《九章》

九章原文:

惜誦
  惜誦以致愍兮,發憤以抒情。
  所作忠而言之兮,指蒼天以為正。
  令五帝使折中兮,戒六神與向服。
  俾山川以備御兮,命咎繇使聽直。
  竭忠誠而事君兮,反離群而贅疣。
  忘儇媚以背眾兮,待明君其知之。
  言與行其可跡兮,情與貌其不變。
  故相臣莫若君兮,所以證之不遠。
  吾誼先君而後身兮,羌眾人之所仇也。
  專惟君而無他兮,又眾兆之所讎也。
  壹心而不豫兮,羌無可保也。
  疾親君而無他兮,有招禍之道也。
  思君其莫我忠兮,忽忘身之賤貧。
  事君而不貳兮,迷不知寵之門。
  患何罪以遇罰兮,亦非余之所志也。
  行不群以巔越兮,又眾兆之所咍也。
  紛逢尤以離謗兮,謇不可釋也。
  情沉抑而不達兮,又蔽而莫之白也。
  心鬱邑余侘傺兮,又莫察余之中情。
  固煩言不可結而詒兮,願陳志而無路。
  退靜默而莫余知兮,進號呼又莫吾聞。
  申侘傺之煩惑兮,中悶瞀之忳忳。
  昔余夢登天兮,魂中道而無杭。
  吾使厲神佔之兮,曰有志極而無旁。
  終危獨以離異兮,曰君可思而不可恃。
  故眾口其鑠金兮,初若是而逢殆。
  懲於羹者而吹齏兮,何不變此志也?
  欲釋階而登天兮,猶有曩之態也。
  眾駭遽以離心兮,又何以為此伴也?
  同極而異路兮,又何以為此援也?
  晉申生之孝子兮,父信讒而不好。
  行婞直而不豫兮,鯀功用而不就。
  吾聞作忠以造怨兮,忽謂之過言。
  九折臂而成醫兮,吾至今而知其信然。
  矰弋機而在上兮,罻羅張而在下。
  設張辟以娛君兮,願側身而無所。
  欲儃徊以干傺兮,恐重患而離尤。
  欲高飛而遠集兮,君罔謂汝何之?
  欲橫奔而失路兮,蓋志堅而不忍。
  背膺牉以交痛兮,心鬱結而紆軫。
  擣木蘭以矯蕙兮,糳申椒以為糧。
  播江離與滋菊兮,願春日以為糗芳。
  恐情質之不信兮,故重著以自明。
  矯茲媚以私處兮,願曾思而遠身。

涉江
  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
  帶長鋏之陸離兮,冠切雲之崔嵬,
  被明月兮佩寶璐。
  世混濁而莫余知兮,吾方高馳而不顧。
  駕青虯兮驂白螭,吾與重華游兮瑤之圃。
  登崑崙兮食玉英,與天地兮同壽,
  與日月兮同光。
  哀南夷之莫吾知兮,旦余濟乎江湘。
  乘鄂渚而反顧兮,欸秋冬之緒風。
  步余馬兮山皋,邸余車兮方林。
  乘舲船余上沅兮,齊吳榜以擊汰。
  船容與而不進兮,淹回水而疑滯。
  朝發枉渚兮,夕宿辰陽。
  苟余心其端直兮,雖僻遠之何傷。
  入漵浦余儃徊兮,迷不知吾所如。
  深林杳以冥冥兮,乃猿狖之所居。
  山峻高以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
  霰雪紛其無垠兮,雲霏霏而承宇。
  哀吾生之無樂兮,幽獨處乎山中。
  吾不能變心而從俗兮,固將愁苦而終窮。
  接輿髡首兮,桑扈臝行。
  忠不必用兮,賢不必以。
  伍子逢殃兮,比干菹醢。
  與前世而皆然兮,吾又何怨乎今之人!
  余將董道而不豫兮,固將重昏而終身!
  亂曰:鸞鳥鳳皇,日以遠兮。
  燕雀烏鵲,巢堂壇兮。
  露申辛夷,死林薄兮。
  腥臊並御,芳不得薄兮。
  陰陽易位,時不當兮。
  懷信佗傺,忽乎吾將行兮!

哀郢
  皇天之不純命兮,何百姓之震愆?
  民離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東遷。
  去故鄉而就遠兮,遵江夏以流亡。
  出國門而軫懷兮,甲之鼂吾以行。
  發郢都而去閭兮,怊荒忽其焉極?
  楫齊揚以容與兮,哀見君而不再得。
  望長楸而太息兮,涕淫淫其若霰。
  過夏首而西浮兮,顧龍門而不見。
  心嬋媛而傷懷兮,眇不知其所蹠。
  順風波以從流兮,焉洋洋而為客。
  凌陽侯之汜濫兮,忽翱翔之焉薄。
  心絓結而不解兮,思蹇產而不釋。
  將運舟而下浮兮,上洞庭而下江。
  去終古之所居兮,今逍遙而來東。
  羌靈魂之欲歸兮,何須臾而忘反。
  背夏浦而西思兮,哀故都之日遠。
  登大墳以遠望兮,聊以舒吾憂心。
  哀州土之平樂兮,悲江介之遺風。
  當陵陽之焉至兮,淼南渡之焉如?
  曾不知夏之為丘兮,孰兩東門之可蕪?
  心不怡之長久兮,憂與愁其相接。
  惟郢路之遼遠兮,江與夏之不可涉。
  忽若不信兮,至今九年而不復。
  慘鬱鬱而不通兮,蹇侘傺而含慼。
  外承歡之汋約兮,諶荏弱而難持。
  忠湛湛而願進兮,妒被離而鄣之。
  堯舜之抗行兮,瞭杳杳而薄天。
  眾讒人之嫉妒兮,被以不慈之偽名。
  憎慍惀之修美兮,好夫人之慷慨。
  眾踥蹀而日進兮,美超遠而逾邁。
  亂曰:
  曼余目以流觀兮,冀一反之何時?
  鳥飛反故鄉兮,狐死必首丘。
  信非吾罪而棄逐兮,何日夜而忘之?

抽思
  心鬱鬱之憂思兮,獨永歎乎增傷。
  思蹇產之不釋兮,曼遭夜之方長。
  悲秋風之動容兮,何回極之浮浮。
  數惟蓀之多怒兮,傷余心之憂憂。
  願搖起而橫奔兮,覽民尤以自鎮。
  結微情以陳詞兮,矯以遺夫美人。
  昔君與我誠言兮,曰黃昏以為期。
  羌中道而回畔兮,反既有此他志。
  憍吾以其美好兮,覽余以其修姱。
  與余言而不信兮,蓋為余而造怒。
  願承閒而自察兮,心震悼而不敢。
  悲夷猶而冀進兮,心怛傷之憺憺。
  茲歷情以陳辭兮,蓀詳聾而不聞。
  固切人之不媚兮,眾果以我為患。
  初吾所陳之耿著兮,豈至今其庸亡?
  何獨樂斯之謇謇兮?願蓀美之可光。
  望三王以為像兮,指彭鹹以為儀。
  夫何極而不至兮,故遠聞而難虧。
  善不由外來兮,名不可以虛作。
  孰無施而有報兮,孰不實而有獲?
  少歌曰:
  與美人抽思兮,並日夜而無正。
  憍吾以其美好兮,敖朕辭而不聽。
  倡曰:有鳥自南兮,來集漢北。
  好姱佳麗兮,牉獨處此異域。
  惸煢獨而不群兮,又無良媒在其側。
  道卓遠而日忘兮,願自申而不得。
  望北山而流涕兮,臨流水而太息。
  望孟夏之短夜兮,何晦明之若歲?
  惟郢路之遼遠兮,魂一夕而九逝。
  曾不知路之曲直兮,南指月與列星。
  願徑逝而未得兮,魂識路之營營。
  何靈魂之信直兮,人之心不與吾心同!
  理弱而媒不通兮,尚不知余之從容。
  亂曰:
  長瀨湍流,溯江潭兮。
  狂顧南行,聊以娛心兮。
  軫石崴嵬,蹇吾願兮。
  超回志度,行隱進兮。
  低徊夷猶,宿北姑兮。
  煩冤瞀容,實沛徂兮。
  愁歎苦神,靈遙思兮。
  路遠處幽,又無行媒兮。
  道思作頌,聊以自救兮。
  憂心不遂,斯言誰告兮。

懷沙
  滔滔孟夏兮,草木莽莽。
  傷懷永哀兮,汩徂南土。
  眴兮杳杳,孔靜幽默。
  鬱結紆軫兮,離愍而長鞠。
  撫情效志兮,冤屈而自抑。
  刓方以為圜兮,常度未替。
  易初本迪兮,君子所鄙。
  章畫志墨兮,前圖未改。
  內厚質正兮,大人所盛。
  巧倕不斲兮,孰察其撥正。
  玄文處幽兮,矇瞍謂之不章;
  離婁微睇兮,瞽以為無明。
  變白以為黑兮,倒上以為下。
  鳳皇在笯兮,雞鶩翔舞。
  同糅玉石兮,一概而相量。
  夫惟黨人之鄙固兮,羌不知余之所臧。
  任重載盛兮,陷滯而不濟。
  懷瑾握瑜兮,窮不知所示。
  邑犬之群吠兮,吠所怪也。
  非俊疑傑兮,固庸態也。
  文質疏內兮,眾不知余之異采。
  材樸委積兮,莫知余之所有。
  重仁襲義兮,謹厚以為豐。
  重華不可咢兮,孰知余之從容!
  古固有不並兮,豈知其何故也?
  湯禹久遠兮,邈而不可慕也?
  懲違改忿兮,抑心而自強。
  離愍而不遷兮,願志之有像。
  進路北次兮,日昧昧其將暮。
  舒憂娛哀兮,限之以大故。
  亂曰:
  浩浩沅湘,分流汩兮。
  修路幽蔽,道遠忽兮。
  懷質抱情,獨無匹兮。
  伯樂既沒,驥焉程兮。
  民生稟命,各有所錯兮。
  定心廣志,余何所畏懼兮?
  曾傷爰哀,永歎喟兮。
  世渾濁莫吾知,人心不可謂兮。
  知死不可讓,願勿愛兮。
  明告君子,吾將以為類兮。

思美人
  思美人兮,攬涕而佇眙。
  媒絕路阻兮,言不可結而詒。
  蹇蹇之煩冤兮,陷滯而不發。
  申旦以舒中情兮,志沉菀而莫達。
  願寄言於浮雲兮,遇豐隆而不將。
  因歸鳥而致辭兮,羌迅高而難當。
  高辛之靈盛兮,遭玄鳥而致詒。
  欲變節以從俗兮,媿易初而屈志。
  獨歷年而離愍兮,羌憑心猶未化。
  寧隱閔而壽考兮,何變易之可為!
  知前轍之不遂兮,未改此度。
  車既覆而馬顛兮,蹇獨懷此異路。
  勒騏驥而更駕兮,造父為我操之,
  遷逡次而勿驅兮,聊假日以須是時。
  指嶓塚之西隈兮,與纁黃以為期。
  開春發歲兮,白日出之悠悠。
  吾將蕩志而愉樂兮,遵江夏以娛憂。
  攬大薄之芳茞兮,搴長洲之宿莽。
  惜吾不及古人兮,吾誰與玩此芳草?
  解萹薄與雜菜兮,備以為交佩。
  佩繽紛以繚轉兮,遂萎絕而離異。
  吾且儃徊以娛憂兮,觀南人之變態。
  竊快在中心兮,揚厥憑而不俟。
  芳與澤其雜糅兮,羌芳華自中出。
  紛鬱鬱其遠蒸兮,滿內而外揚。
  情與質信可保兮,羌居蔽而聞章。
  令薜荔以為理兮,憚舉趾而緣木。
  因芙蓉而為媒兮,憚褰裳而濡足。
  登高吾不說兮,入下吾不能。
  固朕形之不服兮,然容與而狐疑。
  廣遂前畫兮,未改此度也。
  命則處幽吾將罷兮,願及白日之未暮也。
  獨煢煢而南行兮,思彭鹹之故也。

惜往日
  惜往日之曾信兮,受命詔以昭時。
  奉先功以照下兮,明法度之嫌疑。
  國富強而法立兮,屬貞臣而日俟。
  秘密事之載心兮,雖過失猶弗治。
  心純龐而不洩兮,遭讒人而嫉之。
  君含怒而待臣兮,不清澈其然否。
  蔽晦君之聰明兮,虛惑誤又以欺。
  弗參驗以考實兮,遠遷臣而弗思。
  信讒諛之渾濁兮,盛氣志而過之。
  何貞臣之無罪兮,被離謗而見尤。
  慚光景之誠信兮,身幽隱而備之。
  臨沅湘之玄淵兮,遂自忍而沉流。
  卒沒身而絕名兮,惜壅君之不昭。
  君無度而弗察兮,使芳草為藪幽。
  焉舒情而抽信兮,恬死亡而不聊。
  獨障壅而弊隱兮,使貞臣為無由。
  聞百里之為虜兮,伊尹烹於庖廚。
  呂望屠於朝歌兮,寧戚歌而飯牛。
  不逢湯武與桓繆兮,世孰雲而知之。
  吳信讒而弗味兮,子胥死而後憂。
  介子忠而立枯兮,文君寤而追求。
  封介山而為之禁兮,報大德之優遊。
  思久故之親身兮,因縞素而哭之。
  或忠信而死節兮,或訑謾而不疑。
  弗省察而按實兮,聽讒人之虛辭。
  芳與澤其雜糅兮,孰申旦而別之?
  何芳草之早殀兮,微霜降而下戒。
  諒聰不明而蔽壅兮,使讒諛而日得。
  自前世之嫉賢兮,謂蕙若其不可佩。
  妒佳冶之芬芳兮,嫫母姣而自好。
  雖有西施之美容兮,讒妒入以自代。
  願陳情以白行兮,得罪過之不意。
  情冤見之日明兮,如列宿之錯置。
  乘騏驥而馳騁兮,無轡銜而自載;
  乘泛泭以下流兮,無舟楫而自備。
  背法度而心治兮,辟與此其無異。
  寧溘死而流亡兮,恐禍殃之有再。
  不畢辭而赴淵兮,惜壅君之不識。

橘頌
  後皇嘉樹,橘徠服兮。
  受命不遷,生南國兮。
  深固難徙,更壹志兮。
  綠葉素榮,紛其可喜兮。
  曾枝剡棘,圓果摶兮。
  青黃雜糅,文章爛兮。
  精色內白,類任道兮。
  紛縕宜修,姱而不醜兮。
  嗟爾幼志,有以異兮。
  獨立不遷,豈不可喜兮?
  深固難徙,廓其無求兮。
  蘇世獨立,橫而不流兮。
  閉心自慎,終不失過兮。
  秉德無私,參天地兮。
  願歲並謝,與長友兮。
  淑離不淫,梗其有理兮。
  年歲雖少,可師長兮。
  行比伯夷,置以為像兮。

悲回風
  悲回風之搖蕙兮,心冤結而內傷。
  物有微而隕性兮,聲有隱而先倡。
  夫何彭鹹之造思兮,暨志介而不忘!
  萬變其情豈可蓋兮,孰虛偽之可長?
  鳥獸鳴以號群兮,草苴比而不芳。
  魚葺鱗以自別兮,蛟龍隱其文章。
  故荼薺不同畝兮,蘭茞幽而獨芳。
  惟佳人之永都兮,更統世以自貺。
  眇遠志之所及兮,憐浮雲之相羊。
  介眇志之所惑兮,竊賦詩之所明。
  惟佳人之獨懷兮,折若椒以自處。
  曾歔欷之嗟嗟兮,獨隱伏而思慮。
  涕泣交而淒淒兮,思不眠以至曙。
  終長夜之曼曼兮,掩此哀而不去。
  寤從容以周流兮,聊逍遙以自恃。
  傷太息之愍憐兮,氣於邑而不可止。
  糾思心以為纕兮,編愁苦以為膺。
  折若木以弊光兮,隨飄風之所仍。
  存彷彿而不見兮,心踴躍其若湯。
  撫珮衽以案志兮,超惘惘而遂行。
  歲曶曶其若頹兮,時亦冉冉而將至。
  薠蘅槁而節離兮,芳以歇而不比。
  憐思心之不可懲兮,證此言之不可聊。
  寧溘死而流亡兮,不忍此心之常愁。
  孤子吟而抆淚兮,放子出而不還。
  孰能思而不隱兮,照彭鹹之所聞。
  登石巒以遠望兮,路眇眇之默默。
  入景響之無應兮,聞省想而不可得。
  愁鬱郁之無快兮,居慼慼而不可解。
  心鞿羈而不開兮,氣繚轉而自締。
  穆眇眇之無垠兮,莽芒芒之無儀。
  聲有隱而相感兮,物有純而不可為。
  邈漫漫之不可量兮,縹綿綿之不可紆。
  愁悄悄之常悲兮,翩冥冥之不可娛。
  凌大波而流風兮,託彭鹹之所居。
  上高巖之峭岸兮,處雌蜺之標顛。
  據青冥而攄虹兮,遂儵忽而捫天。
  吸湛露之浮源兮,漱凝霜之雰雰。
  依風穴以自息兮,忽傾寤以嬋媛。
  馮崑崙以澂霧兮,隱汶山以清江。
  憚湧湍之磕磕兮,聽波聲之洶洶。
  紛容容之無經兮,罔芒芒之無紀。
  軋洋洋之無從兮,馳委移之焉止?
  漂翻翻其上下兮,翼遙遙其左右。
  氾潏潏其前後兮,伴張馳之信期。
  觀炎氣之相仍兮,窺煙液之所積。
  悲霜雪之俱下兮,聽潮水之相擊。
  借光景以往來兮,施黃棘之枉策。
  求介子之所存兮,見伯夷之放跡。
  心調度而弗去兮,刻著志之無適。
  曰吾怨往昔之所冀兮,悼來者之悐悐。
  浮江淮而入海兮,從子胥而自適。
  望大河之洲渚兮,悲申徒之抗跡。
  驟諫君而不聽兮,重任石之何益?
  心絓結而不解兮,思蹇產而不釋。

九章翻譯

惜誦
  痛心啊,由於進諫而招來不幸,我要傾訴心中的激情和怨情。
  如果我的話不是出於忠誠啊,我願上指蒼天讓他來作證。
  讓五方神帝來公平裁決吧,我願面對六宗神祇把事理說清。
  請山川眾神都來聽證做陪審啊,命法官皋陶把是非曲直判明。
  我竭盡忠誠來侍奉君王啊,反被小人看作是多餘的瘤腫。
  我不懂奉迎諂媚而惹惱小人啊,只有等待明君體察我的衷情。
  我的一言一行都有跡可查啊,我表裡如一從不變更。
  所以考察臣子沒有比得上君王的啊,因為這種考察在眼前就可得到印證。
  我堅守人生道義是先君後己,竟然被眾人怨恨仇視。
  我心中思念的只有君王您啊,眾人卻把我當做仇敵。
  我忠誠專一毫不遲疑,可結果卻不能保全自己。
  我極力地親近君王別無他想,卻成了招災惹禍的根基!
  為君王著想沒人比我更忠心啊,我竟然忘卻了自己人微才疏。
  侍奉君王我從不三心二意啊,根本不知什麼取寵邀幸的門路。
  忠心有何罪竟遭懲罰啊,這真是我心中從未意想到。
  行為不同俗隨流就要跌跤,還要受到群小的譏諷嗤笑。
  一連串的責怪,不斷的誹謗啊,真使我愁腸百結不平難消!
  心情鬱鬱難以傾訴啊,君王受蒙蔽忠心難剖。
  心頭愁悶失意潦倒啊,又有誰理解我心頭的苦惱。
  本來有說不完的話卻無法投寄啊,我願陳述心志卻無路使君王知曉。
  隱退沉默吧,可誰又明白我呢?
  上前呼喊吧,可誰又聽我的呼號?
  一再的失意使我心煩意亂啊,滿懷的愁緒呵,難寫難描。
  從前我曾夢中飛游蒼天啊,魂悠悠中途遇河卻無渡船。
  我請大神替我占卜啊,他說:「你有大志可惜無外人助援。」
  「難道我就終將孤獨被君王疏遠?」
  他說:「可以為君王著想卻不可依仗。
  因為眾口一詞可以把黃金熔化啊,當初你就是這樣忠誠才遭受到危險。
  被湯燙過的人見到涼菜也要吹氣,為什麼你不把初衷改變改變?
  想不用天梯就打算登天,你的態度一絲沒改還像從前。
  眾人害怕你,不與你同心同德,為什麼會和你做伴?
  雖同事一君但你們路途各異,為什麼會給你助援?
  晉國的申生是個孝子啊,父親把他逼死就是聽信了讒言。
  鯀為人剛直不活轉,他的功業因此不得實現。」
  我聽說盡忠君王容易與人結怨,對此我毫不在意以為是誇大。
  手臂多次折傷的人可能成良醫,如今我才明白這話一點兒不差。
  如今這個世道,天上利箭橫飛,地上張羅設網。
  處處暗設機關陷害君王,哪裡有我立足容身的地方。
  我徘徊不去以求留在君王身旁啊,又怕更大的禍患落在頭上。
  我想抽身遠走高飛啊,又怕君王誣我說:「你背叛我,要去什麼地方?」
  想放棄正路像小人那樣亂竄啊,可我一向心堅志專又不忍心。
  我的前胸和後背就像裂開一樣啊,我心頭鬱悶難舒,絞痛難忍。
  搗碎木蘭,揉碎蕙草啊,舂碎申椒做乾糧。
  再播種下江離栽上菊花啊,待到春天做成乾糧芬芳。
  唯恐我的真情得不到表達啊,所以三番五次表明衷腸。
  保持自己的美德,離群索居吧,我反覆想過隱身遠藏。

涉江
  我從小就愛好這奇特的服飾啊,直到老年這習慣也沒有衰減。
  腰間掛著長長的寶劍啊,頭上戴著高高的通天冠。
  綴著明月珠啊,身佩美玉串串。
  世道混濁沒有人理解我啊,我要遠走高飛,毫不留戀。
  駕起青龍白龍車啊,我與舜帝啊同游天帝的玉園。
  登上崑崙山啊,把玉樹花美餐。
  我和天地啊一樣長壽,我和日月啊一樣光燦燦。
  痛心啊南方並沒有人瞭解我,天一亮我就渡過了湘水長江。
  登上鄂渚我回頭眺望啊,唉,絲絲寒風淒苦悲涼。
  讓我的馬兒在山邊漫步,把我的車兒停放在林旁。
  我駕一葉扁舟上溯沅水啊,齊力搖起船槳,拍水擊浪。
  船兒隨波起伏不肯前進啊,陷入漩渦打轉波蕩。
  早晨,從枉渚出發,晚上,投宿在辰陽。
  如果我的心是正直的啊,雖處窮鄉僻壤又有何傷!
  行到漵浦我有些打不定主意啊,心中迷惘不知該去何方。
  茂密的山林一片陰暗啊,那本是猿猴住的地方。
  高峻的大山遮天蔽日啊,山下淫雨霏霏迷迷茫茫。
  無邊無際的雪花啊飛飛揚揚,佈滿天空的濃雲陰沉無光。
  可憐我一生無歡樂啊,孤獨地生活在這高山老林中。
  我不能改變心志去隨波逐流啊,當然就要窮愁潦倒終生。
  接輿憤世剃去自己的頭髮,桑扈窮得裸體而行。
  忠心的人啊,不被重用,賢明的人求進身也難成功。
  伍子胥終遭禍殃啊,比干被剖心不得善終。
  縱觀歷史都是這樣啊,我又何苦抱怨今人的行徑!
  但我要堅持正道而毫不猶豫,當然那將使我一生遭難不見光明!
  尾聲:鸞鳥和鳳凰啊,一天比一天遠了。
  燕雀和烏鵲啊,卻把窩築在廟堂上面。
  瑞香和辛夷啊,都死在林叢草間。
  腥的臊的都被重用啊。
  芳的香的卻不得靠前。
  陰陽錯位都顛倒了位置,這世道真是失常大變。
  懷抱忠心的人反失意,我還是趕快遠走別遲疑!

哀郢
  上天不再保佑我家邦啊,為什麼讓人們這樣淒淒惶惶?
  他們顛沛流離,親人失散啊,正當仲春二月逃向東方。
  離開故鄉郢都走向遠處啊,沿著長江夏水流亡。
  一走出城門我心不禁一陣疼痛啊,甲日的早晨我動身向東方。
  從郢都出發離開家鄉啊,我心中恍惚,前途渺茫。
  舉起船槳讓船兒隨水飄蕩啊,可憐我再也見不到君王。
  遠望那高大的梓樹我不禁長歎啊,眼淚就像雪珠般簌簌流淌。
  過了夏首一路飛流直下啊,回頭已看不見郢都城門在何方。
  牽腸掛肚心悲傷啊,前途渺茫不知何處是我停腳的地方。
  隨著風波任其漂泊吧,從此我就是一個無家的浪子到處飄蕩。
  航行在洶湧的波濤上啊,就像飛了起來不知把我拋向何方。
  情思鬱結難排解啊,愁腸百曲不舒暢。
  我將讓我的船兒順流東下啊,先南入洞庭再北上長江。
  離開了世世代代居住的故土啊,而今漂泊來東方!
  我的心一直想回去啊,何曾一時一刻把它忘記。
  船背夏首向東行啊,心兒卻飛向西,悲傷啊郢都一天比一天遠離。
  登上水邊高地縱目遠望啊,想借此暫且舒散一下我的愁緒。
  可一見這片安樂的土地悲心又起啊,可憐大江兩岸還保存著古樸的風氣。
  面對著洪波巨浪往哪兒去啊,煙波浩渺南渡又將到何處?
  想不到高屋大廈變成廢墟啊,兩座東門怎麼能荒草簇簇?
  心中不快這樣久啊,舊憂未去又添新愁。
  想郢都的道路是多麼遙遠啊,長江夏水怎麼能回頭再渡!
  忽然間被疏遠不再被任用啊,至今已整整過了九個年頭。
  滿懷悲苦心不暢啊,失意潦倒真憂愁。
  那群小為邀君歡一副媚態啊,實際內心空虛毫無操守。
  我一片忠心希望為國獻身啊,反被小人嫉妒使我們君臣離分。
  堯舜的德行多麼高尚啊,光明遠燭直達天庭。
  眾小人把他們嫉妒誹謗,給他們加上「不慈」的惡名。
  忠誠有德的人被君王厭惡憎恨啊,反喜歡那巧嘴滑舌誇誇其談的人。
  眾群小奔走鑽營一天天高昇啊,賢臣良士被冷落日益疏遠不親近。
  尾聲:我放眼眺望四方啊,何時能回一次故鄉?
  飛鳥還要飛回自己的巢窩啊,狐狸死了還把頭朝向生他養他的山岡。
  我真是無罪啊而被拋棄流放,日日夜夜我怎能把它忘!

抽思
  心頭悶悶一團憂思啊,獨自長歎倍增憂傷。
  愁思如麻難理難剪啊,夜啊偏偏又這樣漫長。
  秋風使草木改變了顏色啊,為什麼天地也在秋風中浮蕩?
  我常常想起您是那麼愛動怒,真傷透了我的心痛苦難當。
  有時我真想立刻離您遠去啊,見人們動輒得咎又打消此想。
  還是把心中的話寫成詩篇吧,把它進獻給您,我的君王。
  先前你曾和我約定啊,說:「黃昏就是我們的佳期。」
  誰料想你半路又翻悔啊,違背前言又打別的主意。
  你對我誇耀你的美貌麗容啊,你對我炫示你的媚態嬌姿。
  和我說過的話你全不算數啊,為什麼還對我大發脾氣?
  我本想找空閒向你解釋明白啊,可一直心裡害怕不敢傾吐。
  我悲傷猶豫,可仍想對你說啊,真是苦啊,滿腹悲傷不能訴。
  我把這情形向你陳述啊,可你假裝耳聾不肯聽。
  本來正直的人就不會獻媚啊,群小真就把我當成害人精。
  當初我所說的是那樣明白啊,難道至今你就把它全遺忘?
  為什麼我愛忠心耿耿地向你進言,就是希望你的美德更加光大發揚。
  願你以三王五霸做楷模啊,我把彭鹹作為自己的榜樣。
  什麼目標不能達到啊,美名遠播,萬古流芳。
  善良的品德全靠自己修養啊,美好的名聲不能浪得空想。
  不付出哪能得到回報啊,不結果實怎會收穫滿倉?
  小歌:
  我向君王傾訴出我的委屈啊,從早說到晚卻得不到公平的裁定。
  你一味地向我炫耀你的美貌啊,你驕傲得連我的陳辭聽也不聽。
  唱:
  有隻鳥兒從南方飛來啊,飛落在漢水以北的地方。
  羽毛模樣是多麼美麗啊,孤孤單單棲息在異鄉。
  我孤苦零丁無伴侶啊,也沒有好媒人在身旁。
  路途遙遠你一天天把我遺忘啊,我欲訴深情卻又無門見到君王。
  遙望南山止不住眼淚流淌啊,對著流水我歎息哀傷。
  初夏的夜本來很短啊,為什麼竟像一年般的長!
  想來郢都的路是多麼遙遠啊,可是魂夢一夜跑九趟。
  我不顧道路是彎還是直啊,直奔南方的群星和月亮。
  想徑直南行識不得路啊,魂靈為找路來往奔忙。
  為什麼我的心那樣正直啊?
  別人的心不與我一樣。
  提親的人太弱不能為我溝通啊,還不知我心胸磊落坦蕩。
  尾聲:
  長長的淺灘湍急的流水,我溯江而上。
  我頻頻地望著南行的大道,聊以平慰我的愁腸。
  我的心堅如高大的磐石,飛回郢都是我的願望。
  山高路險心兒早已飛過,人啊還緩緩地走在路上。
  走走停停路難行,夜晚投宿在北姑。
  心煩意亂滿懷苦楚,就像不斷的流水難消除。
  我悲苦,我歎息,我呻吟,我的心啊在思念著遠方。
  路又遠啊地又偏,又沒人替我傳達衷腸。
  傾訴愁思寫成詩章,聊以自慰寬愁腸啊。
  憂心忡忡不遂意,這些話兒對誰講!

懷沙
  初夏的江水一片汪洋啊,草木繁茂莽莽蒼蒼。
  痛心啊,止不住的哀傷,我急急地奔向南方。
  舉目四望一片昏暗啊,死一般沉寂聽不到一絲聲響。
  無窮的委屈和悲痛鬱結心頭啊,身遭不幸有喝不完的苦漿。
  拍拍心窩問問心啊,強自壓下滿腹的委屈和冤枉。
  雖說方的可以削成圓啊,可正常的法度並不因此而廢棄。
  如果把初衷和追求來改變啊,定會被賢人君子看不起。
  章程規劃早已出之筆墨啊,當初圖謀的經國大法不能改移。
  品行淳厚心地正直啊,才是賢人君子所讚許的。
  巧倕如果不砍上幾斧啊,誰知他有變曲為直的神工妙技?
  黑色的彩繪放在暗處啊,瞎人說它不鮮艷。
  離婁微微閉著眼啊,盲人說他是瞎眼漢。
  硬把白的說成黑啊,把上當下顛倒顛。
  鳳凰關進竹籠裡啊,反叫雞鴨翱翔舞翩翩。
  美玉沙石混在一起啊,一樣看待不分貴和賤。
  想那小人鄙陋又愚頑啊,根本不知我心良善。
  我肩負重任責任大啊,陷入泥沼我不能起航向前。
  我懷揣美玉手握寶啊,無人知我不知給誰看。
  村犬成群亂狂吠啊,全因少見多怪無識見。
  誹謗俊士忌英賢啊,本是庸人的本性和習慣。
  我外表質樸心豁達啊,眾人不知我出眾的才幹。
  成材原木堆一起啊,沒人知我棟樑在裡面。
  我重仁義不停地自修啊,忠厚樸實才感充實心裡安。
  明君舜帝不再遇啊,有誰知道我雍容大方,氣定神閒?
  賢臣不遇明君自古就有啊,這其中的緣故有誰瞭然?
  商湯、夏禹時代久遠啊,千載悠悠,難慕難羨。
  止住恨啊不再怨,要堅強,自把苦水咽。
  遭受禍患不悔改啊,願為後人做模範。
  向北趕路去投宿啊,夕陽沉沉將落山。
  把憂愁痛苦全忘掉吧,生命的盡頭已不遠。
  尾聲:
  浩浩蕩蕩的沅水湘水啊,各自奔流湧向前。
  漫長的道路多險阻啊,它是那麼渺茫遙遠。
  我懷抱一顆忠心和真情啊,卻孤獨無依沒人來相伴。
  相馬的伯樂已經死去啊,縱有千里馬又有誰來分辨?
  世上眾人的命啊,各自的生死早注定。
  安下心來放寬懷啊,我又何必懼死戀生?
  訴不盡的憂傷止不住的悲哀啊,長吁短歎一聲連一聲。
  世道混濁無人瞭解我啊,人心難測,看不透啊說不清。
  我知道一死已不可免啊,那就不必再吝惜這殘生。
  告訴你啊,以死守志的先賢,我將加入到你們的行列中。

思美人
  懷念著我心愛的人啊,揩乾眼淚而遠望。
  沒人介紹而路又迢遙,有話卻無法成章。
  我至誠一片而蒙冤,我進退兩難而不前。
  願每日陳述我的心思,心思沉頓而難表現。
  願浮雲為我捎信,雲師卻不肯講情。
  托鴻鳥為我傳書,鴻高飛而不應命。
  我難比帝嚳高辛,能遇鳳凰而授卵。
  要變節而隨流俗,我知恥而有所不敢。
  多年來我遭受摧殘,毫不減我心中的憤懣。
  寧失意而長此終身,我何能如掌之易反?
  我明知正路難通,但我不能不走正路。
  儘管是車翻而馬倒,我依然望著前途。
  我再把好馬轡上,請造父為我執鞭。
  慢慢地走,不必驅馳,讓我把光景流連。
  指著嶓塚山的西邊,那漢水發源地點,
  就走到日落昏黃,也莫嫌道途遙遠。
  我姑且等待明年,艷陽的春日綿綿。
  我要放懷地歌唱,逍遙在江水、夏水之邊。
  我攀摘灌木中的苻蘺,我採集沙灘上的卷施。
  和古人可惜不能同時,摘來香草啊同誰賞識。
  採取萹薄與同蔬菜,盡可以紐成環珮。
  也未嘗不好看一時,終萎謝而遭毀敗。
  我姑且快樂逍遙,觀賞南方人的異態。
  只求我心中快活,把憤懣置之度外。
  芳香與污穢雜混一起啊,芳花終會卓然自現。
  馥郁的芳香必然遠揚,內部充實外表自有輝光。
  只要真誠的素質長保不亡,聲名會突破一切的阻障。
  想請薜荔替我說合,又怕走路去攀上樹枝。
  想採荷花替我媒介,又怕下水打濕了裙子。
  登高吧,我不高興,下水吧,我也不能。
  固然是我手足不慣。
  我猶豫而心不能定。
  完全依照著舊貫,我始終不肯改變。
  命該受難我也不管,趁著這日子還未過完。
  一個人孤單地走向南邊,只想追求彭鹹的典範。

惜往日
  痛想當年曾受君王的信任啊,受王命草憲令使政事清明。
  繼承先王的功業恩惠百姓啊,修明法度的缺陷和漏洞。
  國家富強法度建起啊,忠臣理事君王安樂自輕鬆。
  國家機密大事放在心上啊,縱或有過錯君王也寬容。
  我心地淳樸守口如瓶啊,於是遭到小人的嫉妒和圍攻。
  君王從此對我含怒沒笑臉啊,根本不把是非對錯來澄清。
  小人蒙住君王的耳和眼啊,挑撥是非造謠生事把君王欺蒙。
  你不調查驗證就信以為真啊,不加思考地就把我棄置不用。
  你聽信小人的一派胡言亂語啊,怒氣沖沖地指責我不義不忠。
  忠貞的臣子並無罪過啊,為什麼反遭誹謗受指責?
  真是愧對天日啊,一片忠誠反蒙冤,我還是逃到幽暗之處躲一躲。
  面對著沅水湘水的深淵啊,強忍滿腔悲憤自沉江河。
  終於身死名也滅啊,可惜昏君依然昏昏不理解。
  君王心無分寸又不明察啊,使芳草埋沒在荒林草野。
  我向何處傾訴衷情陳說忠信啊,寧願默默死去也決不偷生苟活!
  我孤獨地被隔絕拋棄在荒漠啊,致使忠貞之臣啊無從盡忠報國。
  聽說百里奚曾當過俘虜啊,伊尹也曾在廚房煮飯燒過火。
  呂望曾在朝歌做過屠夫啊,寧戚也曾半夜餵牛叩角而歌。
  如果不遇聖君湯武和桓繆啊,世上誰又知道他們才能卓絕?
  吳王聽信讒言不知悔改啊,伍子胥死後終遭禍。
  介子推一片忠心抱樹而死啊,晉文公醒悟後才去追尋搜索。
  改綿山為介山並封山禁伐啊,用來報答介子推的大恩大德。
  想起追隨自己多年的故舊啊,便穿起白喪服痛哭不絕。
  有的人一片忠信守節而死啊,有的人欺蒙詐騙而高官得做。
  不去考察瞭解事實真相啊,只聽信小人的一派信口胡說。
  鮮花的芬芳和美玉的光澤混合在一起啊,誰又能清清楚楚地把它們分別?
  為什麼芳草這麼早地凋零啊,只因薄霜已降而不知防戒。
  實在是君王昏昏受蒙蔽啊,讓讒諛小人日益洋洋自得。
  小人妒賢自古就是這樣啊,說什麼不可佩的是蕙草杜若。
  嫉妒美人的風姿秀韻啊,醜女嫫母搔首弄姿自作風騷。
  縱使有西施般的美貌啊,製造流言斐語取代她的美好。
  我希望陳述真情表白心意啊,竟會獲罪真是出乎意料。
  我的真情和冤枉日益清楚啊,就像眾星在天空排列著。
  跨上駿馬放開四蹄飛奔啊,卻沒有勒馬的韁繩和鐵嚼。
  乘上竹木筏順流急下啊,卻沒有船槳任水飄。
  不遵法度單憑主觀去治國啊,就像上面的譬喻一樣危險一樣糟。
  我寧願早些死去被水飄走啊,我擔心禍殃再一次來到。
  話沒說完就投向深淵啊,可惜這一切君王不會知道。

橘頌
  天地間生長著一種佳樹,那是橘樹,習服這一方水土。
  天生的習性不能移植,只生長在南國荊楚。
  根深堅牢難以遷徙,那是因為它心志專一。
  碧綠的葉子,潔白的花朵,繽紛一片令人心喜。
  枝條繁密刺兒尖利,掛滿團團的橘實。
  綠中透出點點橘黃,色彩多麼斑斕絢麗。
  鮮艷的外表,純潔的內裡,如同可擔重任的賢人志士。
  枝繁葉茂,風姿美麗,美得真是無可挑剔。
  啊,你自幼的志氣,就與眾人殊異。
  你卓然獨立從不變易,怎不令人可敬可喜!
  根深堅固難以遷徙,心胸坦蕩別有希冀。
  你清醒地獨立於世,寧願絕水橫渡也不隨水流去。
  你斷絕私慾謹慎自守,永不會犯錯誤。
  你堅守美德從無偏私,為人高尚可配天地。
  我願與日月共生死,長結友誼不離不棄。
  至善至美而不過分,枝幹堅直又有紋理。
  你雖然年紀輕輕,卻可做人們的老師。
  你的德行可與伯夷相比,為人榜樣,供人學習。

悲回風
  悲哀啊,旋風撕捲著蕙草,我心鬱結,我心憂傷。
  柔弱的蕙草易被摧殘啊,秋風無形卻能產生巨大影響。
  為什麼彭鹹令人長久思慕啊,他那高尚節操和志向令人難忘。
  千變萬化豈能把真情掩蓋啊,哪有虛偽能夠保持久長?
  鳥獸鳴叫把同伴呼喚啊,鮮草靠近枯草堆就失去芬芳。
  魚兒鼓鱗炫示自己與眾不同啊,蛟龍潛入淵底把美麗的鱗甲隱藏。
  所以苦菜與甜菜從不種在一地啊,蘭芷生在幽僻的深山才獨具芳香。
  只有佳人才能永葆美好啊,雖歷經百世也自善良。
  我的志向是那麼遠大啊,可惜就像白雲飄浮在天上。
  我高遠的志向不被理解啊,我只好賦詩一表我的衷腸。
  思想起我孤獨幽怨的情懷啊,只好折枝杜若和椒枝獨自守在這裡。
  我止不住地一次次長吁短歎啊,人雖隱伏荒野可心頭的思慮難息。
  我涕淚交流心悲淒啊,徹夜不眠愁思如縷。
  難挨的漫漫長夜終於熬過啊,可心頭的悲哀依然長留不去。
  我還是起身去四處遊蕩吧,姑且逍遙一番自解愁緒。
  悲傷歎息可憐我的不幸啊,滿懷的苦悶鬱悒難解難舒。
  把我滿心的愁思結成一條佩帶啊,把我滿懷的愁苦編為一件內衣。
  折一枝若木枝遮蔽陽光啊,任隨旋風把我飄來蕩去。
  眼前的一切模模糊糊看不清啊,我的心像開了鍋翻騰不止。
  整一整衣裳穩一穩神啊,走吧,恍恍惚惚若有所失。
  歲月匆匆很快地流逝啊,我的生命也漸漸走到盡頭。
  芳草枯萎莖折葉落啊,一片凋零香消芳收。
  可憐我的愁思永不止啊,我的這些表白也無濟於事。
  我寧願死去或永遠漂泊啊,也不忍我的心永遠這般愁苦。
  我孤兒般的呻吟著,擦著眼淚啊,我像被趕出家門的孤兒不得回去。
  誰能思想起這些而不心痛啊,我決心倣傚先賢走彭鹹的路。
  我登上高山向遠處眺望啊,漫漫長路死一般的寂靜。
  我走進這無影無聲的寂寞世界啊,連看一看、聽一聽、想一想都不可能。
  這裡只有無窮的愁苦沒有一絲歡樂啊,滿心是解不開、驅不散的愁緒苦情。
  我的心被束縛不得舒展啊,像被千萬條繩索把它捆緊。
  遼闊無邊四週一片寂靜啊,莽蒼蒼空蕩蕩無像無形。
  秋聲雖小可使草木感應啊,蕙草雖本性純真卻難抵秋風。
  世事茫茫不可預料啊,愁思不斷縹緲綿長。
  愁滿心懷常使我悲苦啊,在黑暗中飛舞也難歡暢。
  駕著波濤順水漂流啊,投向彭鹹居住的地方。
  我飛上高山峭壁啊,站在虹霓的頂端。
  我佔據青空吐氣成虹啊,突一揮手撫摸青天。
  我吸飲著清露串串啊,又含漱著潔白的霜花片片。
  我依在風穴旁閉目休息啊,陡然間翻身醒來又愁思綿綿。
  我背靠崑崙俯瞰雲霧滾滾飛騰啊,我依憑岷山下視江水奔流直前。
  急流擊石令人驚心啊,濤聲不絕震響耳畔。
  亂紛紛江水橫衝直撞啊,白茫茫江水汪洋一片。
  波濤滾滾不知流向哪裡啊,彎彎曲曲流到何處才算完。
  浪濤翻滾忽上忽下啊,又或左或右翻騰在兩邊。
  江水波起浪湧忽前忽後啊,就像潮汐的漲落定時不變。
  看炎夏的熱氣一陣陣升騰啊,看水汽上升凝成為雨露雲煙。
  悲歎啊,霜雪都飄落大地,潮水撞擊的聲音又傳到耳邊。
  我憑藉著日光月影上下往來啊,我用彎曲的黃棘神木充做馬鞭。
  我尋求介子推隱居過的居處啊,我發現了伯夷隱居的遺址首陽山。
  心裡思忖我不再離開他們啊,抱定決心不再去別處的打算。
  尾聲:
  我怨恨以往不識時務的追求啊,我痛惜後來無辜蒙受的驚懼。
  我願隨著江淮漂流入海啊,跟從伍子胥以滿足自己的心意。
  我望見大河中的沙洲啊,悲哀地想起申徒狄的高行骨氣。
  一次次規諫君王而不被聽信啊,抱石自沉又將有何益?
  心頭鬱悶不舒暢啊,愁思百結難消釋。

九章介紹

  《楚辭》篇名。包括9篇作品。依王逸《楚辭章句》的次序是:《惜誦》、《涉江》、《哀郢》、《抽思》、《懷沙》、《思美人》、《惜往日》、《桔頌》、《悲回風》。這9篇的作者,王逸都定為屈原

  宋代洪興祖則疑《思美人》、《惜往日》、《桔頌》、《悲回風》4篇非屈原作(《楚辭補注》)。明代許學夷也以《惜往日》、《悲回風》二篇非屈原口氣,疑為唐勒、景差等人所作(《詩源辨體》)。清代顧成天則定《惜誦》、《惜往日》二篇為河、洛間人所作(《讀騷別論》)。而近人還有說《哀郢》為莊辛所作的(錢穆《先秦諸子系年》)。但所有這些懷疑,多以文氣為判定真偽的標準,尚無確鑿有力的證據。

  關於《九章》名稱的意思,王逸訓「章」字為「著也,明也,言己所陳忠信之道甚著明也」,顯系出於漢代經生陋說,不足為訓;朱熹認為《九章》乃「後人輯之,得其九章,合為一卷」(《楚辭集注》),較為合理。至於輯錄、題名者,或認為是劉向,或認為是淮南王幕府中的文學之士,尚無定論。

  關於《九章》各篇的寫作時、地問題,王逸認為它們都是屈原流放於江南時所作;朱熹則認為「非必出於一時之言也」(《楚辭集注》)。細觀《九章》各篇內容,朱說較符合作品實際。至於《九章》中各篇的具體寫作時間及其排列次序,明代黃文煥,清代林雲銘、蔣驥及現代楚辭學者各有考訂,說法不一。

  《九章》各篇的思想內容,因並非出於一時一地,所以應當分別看待。其中:

  《惜誦》表現了詩人在政治上遭受打擊後的憤懣心情,內容略與《離騷》前半篇相似。

  《涉江》似是自敘放逐江南的行跡,反映了詩人高潔的情操與黑暗混濁的現實生活的矛盾。

  《哀郢》一說作於莊□暴郢之後,一說作於白起破郢(前278)之後,抒寫了詩人對破國亡家的哀思及對人民苦難的同情。

  《抽思》大概作於屈原被疏於漢北之時,抒發了詩人見疏於懷王之後的怫郁幽怨之情。

  《懷沙》為屈原自沉之前不久所作,一說為懷沙石沉江,一說為懷念長沙,其中著重敘寫了詩人正道直行、不隨世浮沉的節操以及準備以死來殉理想、殉信仰的決心。

  《思美人》反映了詩人思念其君而不能自達,但又不願變心從俗的心情。

  《惜往日》有人認為是屈原的絕命詞。概敘了詩人一生的政治遭遇,為因讒人破壞和國君昏庸使自己的理想不能實現而深感痛惜,也表示了必死的決心。

  《桔頌》一般認為是屈原早期的作品,通篇就桔的形象和特徵作出擬人化的描寫,可以看成是作者人格和個性的縮影。

  《悲回風》則流露了一種低徊纏綿的憂苦之情。

  《九章》各篇的藝術風格和成就,也不一律。其中《桔頌》一篇清新秀拔,別具一格,從辭賦的體裁上說,開了體物寫志的先河。《哀郢》、《涉江》、《懷沙》三篇情景交融,詩味腴厚,在《楚辭》中允稱上品。其寫景之句如「山峻高以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霰雪紛其無垠兮,雲霏霏而承宇」,宛然如畫。抒情語句如「楫齊揚以容與兮,哀見君而不再得。望長楸而太息兮,涕淫淫其若霰」,懇摯纏綿,頗有迴腸蕩氣之致。至於《惜往日》、《悲回風》二篇,藝術上較他篇略為遜色。《九章·桔頌》圖清代門應兆作。

詩詞作品:九章
詩詞作者:【先秦屈原
詩詞歸類:【楚辭】、【抒懷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