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何彼襛矣》

何彼襛矣原文:

何彼襛矣,唐棣之華?曷不肅雍?王姬之車。
何彼襛矣,華如桃李?平王之孫,齊侯之子。
其釣維何?維絲伊緡。齊侯之子,平王之孫。

何彼襛矣翻譯及註釋

翻譯
怎麼那樣穠麗絢爛?如同唐棣花般美妍。為何喧鬧不堪欠莊重?王姬出嫁車駕真壯觀。
怎麼那樣地穠麗絢爛?如同桃花李花般嬌艷。平王之孫容貌夠姣好,齊侯之子風度也翩翩。
什麼東西釣魚最方便?撮合絲繩麻繩成釣線。齊侯之子風度也翩翩,平王之孫容貌夠嬌艷。

註釋
1襛(nong):花木繁盛貌。
2唐棣(di):木名,似白楊,又作棠棣、常棣。一說指車帷。
3曷(he):何。肅:莊嚴肅靜。雝(yōng):雍容安詳。
4王姬:周王的女兒,姬姓,故稱王姬;一說為美女的代稱。
5平王、齊侯:指誰無定說,或謂非實指,乃誇美之詞。
6其釣維何,維絲伊緡:是婚姻戀愛的隱語,或指男女雙方門當戶對、婚姻美滿,或指用適當的方法求婚。維、伊:語助詞。緡(min):合股絲繩,喻男女合婚;一說釣繩。

何彼襛矣賞析

  《何彼穠矣》一詩的主旨,《毛詩序》以為是「美王姬」之作,云:「雖則王姬,亦下嫁於諸侯,車服不系其夫,下王后一等,猶執婦道以成肅雍之德也。」古代學者多從其說,朱熹《詩集傳》也說:「王姬下嫁於諸侯,車服之盛如此,而不敢挾貴以驕其夫家,故見其車者,知其能敬且和以執婦道,於是作詩美之。」近現代學者大都認為是譏刺王姬出嫁車服奢侈的詩。高亨《詩經今注》卻認為是「周平王的孫女出嫁於齊襄公或齊桓公,求召南域內諸侯之女做陪嫁的媵妾,而其父不肯,召南人因作此詩」。袁梅《詩經譯注》又持新說,以為是男女求愛的情歌,詩中的「王姬」、「平王之孫」、「齊侯之子」不過是代稱或誇美之詞。此詩應是為平王之孫與齊侯之子新婚而作,在讚歎稱美之餘微露諷刺之意。

  全詩三章,每章四句,極力鋪寫王姬出嫁時車服的豪華奢侈和結婚場面的氣派、排場。首章以唐棣花兒起興,鋪陳出嫁車輛的驕奢,「曷不肅雝」二句儼然是路人旁觀、交相讚歎稱美的生動寫照。次章以桃李為比,點出新郎、新娘,刻畫他們的光彩照人。「平王之孫,齊侯之子」二句雖然所指難以確定,但無非是渲染兩位新人身份的高貴。末章以釣具為興,表現男女雙方門當戶對、婚姻美滿。

  「通篇俱在詩人觀望中著想」(陳繼揆《讀詩臆補》),全詩在詩人的視野中逐漸推移變化,時而正面描繪,時而側面襯托,相得益彰。從結構上說,全詩各章首二句都是一設問、一作答,具有濃郁的民間色彩,「前後上下,分配成類,是詩家合錦體」(同上)。今人陳子展《詩經直解》說:「(此)詩每章首二句,一若以設謎為問,一若以破謎為答,諧讔之類也。此於《采蘩》、《采蘋》之外,又創一格。此等問答體,蓋為此時此地歌謠慣用之一種形式。」

何彼襛矣創作背景

  關於這首詩具體的創作背景,《毛詩序》記載是「美王姬」之作,云:「雖則王姬,亦下嫁於諸侯,車服不系其夫,下王后一等,猶執婦道以成肅雍之德也。」[2] [4] 以為此詩作於西周時期,是為「武王女、文王孫」的王姬下嫁齊侯之子而作。宋朝亦有學者認為這首詩創作於東漢,平王為周平王而非「平正之王」。

詩詞作品:何彼襛矣
詩詞作者:【先秦佚名
詩詞歸類:詩經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