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旭《踏莎行·雪中看梅花》

踏莎行·雪中看梅花原文:

兩種風流,一家製作。雪花全似梅花萼。細看不是雪無香,天風吹得香零落。
雖是一般,惟高一著。雪花不似梅花薄。梅花散彩向空山,雪花隨意穿簾幕。

踏莎行·雪中看梅花註釋

1風流——風度、標格。
2一家製作——意指雪和梅都是大自然的產物。
3萼——花萼。這裡指的是花瓣(因押韻關係用「萼」字)。
4細看不是雪無香——仔細一看,不是雪花,因為雪花沒有香氣。
5著(zhāo)——等次。
6散彩——放射出光彩。
7簾——窗帷。最後兩句說:梅花開在空山,放射出光輝異形,雪花卻在人家簾幕下低飛。

踏莎行·雪中看梅花解讀

  細讀詞下闋「雖是一般,惟高一著」等語,可以明確作者是有意拿梅雪來比較的。到底是抑雪揚梅,還是揚雪抑梅,對這首詞的解讀,則出現了兩種截然相反的觀點。

  抑雪揚梅說:

  這首詞曾作為詩歌鑒賞題的材料出現在2009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文化考試浙江卷的語文試卷中,共兩小題,第一題要求寫出詞中的「兩種」和「一家」所指的意思,第二題要求簡析這首詞的手法和情感。其參考答案是:「兩種」 指梅花與雪花,「一家」指大自然;採用的手法是對比(反襯),表達的情感是對梅與雪的品格有所褒貶,突出了對梅花的喜愛和讚賞之情。

  廈門大學黃拔荊先生選注的《元明清詞一百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2月版)就認為這首詞是抑雪揚梅,通過雪花與梅花的對比,著意歌頌梅花的品格。

  揚雪抑梅說: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所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教授王學泰先生則認為這首詞是揚雪抑梅。他在王筱雲主編的《中國古典文學名著分類集成·詞曲捲(二)遼、金、元、明、清(詞)》(百花文藝出版社1994年版)中對這首詞評析說:「雪與梅花相同之點是顏色、形狀和俱在寒天開放,但梅花畢竟不如雪花那樣耐寒。這首詞雖然題作《雪中看梅花》實際上是『梅花零落之時看雪花』。天風吹得梅花四處飄落,它的惟一的優勢——香,也零落殆盡,而雪花比梅花更厚實、更能隨意飛舞、傲嘯於天地之間。」

踏莎行·雪中看梅花簡析

  宋盧梅坡云:「梅雪爭春未肯降,騷人閣筆費評章。」梅花與飛雪往往同時出現。正因為梅與雪相同的時令特點,加之梅花與雪花有相似的性徵,詩人詞人便常常將它們聯繫起來。梅花和雪花形相似、色相近,而質相異,神相別,自古以來,文人詠梅往往不離雪,以雪作背景;詠雪往往不離梅,以梅作襯托。王旭這首詞在眾多的梅雪詩詞中雖不算出類拔萃,也自有其獨到之處。詞開頭「兩種風流,一家製作」指梅與雪同處於冬天,而氣質不同。「雪花全似梅花萼」是對雪花形象的比喻。「細看不是雪無香,天風吹得香零落。」在基本認同「雪卻輸梅一段香」的共識下,詞人彷彿在為雪花叫屈,雪非無香,而是為天風所吹散。詞的下闋,「雖是一般,惟高一著」,雖然看起來相似,實質有高低。「雪花不似梅花薄。」「薄」字一語雙關,是形薄,也是情薄。「梅花散彩向空山,雪花隨意穿簾幕。」最後兩句生動地表現段了梅花的孤高與雪花的隨和,構成了鮮明的對比,形象地說明了「惟高一著」之意。此詞語言明快,詞意淺顯,見解獨到,情理相生,不失為一首好詞。
詩詞作品:踏莎行·雪中看梅花
詩詞作者:【元代王旭
詩詞歸類:寫雪】、【梅花】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