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濂《送東陽馬生序(節選)》

送東陽馬生序(節選)原文:

  余幼時即嗜學。家貧,無從致書以觀,每假借於藏書之家,手自筆錄,計日以還。天大寒,硯冰堅,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錄畢,走送之,不敢稍逾約。以是人多以書假余,余因得遍觀群書。既加冠,益慕聖賢之道,又患無碩師、名人與游,嘗趨百里外,從鄉之先達執經叩問。先達德隆望尊,門人弟子填其室,未嘗稍降辭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質理,俯身傾耳以請;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禮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復;俟其欣悅,則又請焉。故余雖愚,卒獲有所聞。

  當余之從師也,負篋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窮冬烈風,大雪深數尺,足膚皸裂而不知。至捨,四支僵勁不能動,媵人持湯沃灌,以衾擁覆,久而乃和。寓逆旅,主人日再食,無鮮肥滋味之享。同捨生皆被綺繡,戴朱纓寶飾之帽,腰白玉之環,左佩刀,右備容臭,燁然若神人;余則縕袍敝衣處其間,略無慕艷意,以中有足樂者,不知口體之奉不若人也。蓋余之勤且艱若此。

送東陽馬生序(節選)翻譯及註釋

翻譯
  我年幼時就非常愛好讀書。(因為)家裡貧窮,(所以)沒有辦法買書來閱讀,常常向藏書的人家去借,親自抄錄,計算著日期按時送還。冬天非常寒冷,硯台裡的墨汁像冰一樣堅硬,手指(凍得)不能彎曲伸直,也不敢懈怠。抄完後,便馬上跑去還書,不敢稍微超過約定的期限。因此有很多人都願意把書借給我,於是我能夠遍觀群書。到了成年以後,我更加仰慕古代聖賢的學說,又擔心沒有才學淵博的人同我來往,曾經跑到百里以外,拿著經書向鄉里有道德學問的前輩請教。前輩道德和聲望高,門人弟子擠滿了他的屋子,他不曾把言辭放委婉些,把臉色放溫和些。我站著侍候在他左右,提出疑難,詢問道理,俯下身子,側著耳朵請教;有時遇到他大聲斥責,(我的)表情更加恭順,禮節更加周到,不敢說一個字反駁;等到他高興了,則又去請教。所以我雖然愚笨,但最終獲得學識。
  當我外出求師的時候,背著書箱,拖著鞋子,行走在深山峽谷之中。隆冬時節,刮著猛烈的寒風,雪有好幾尺深,腳上的皮膚都凍裂卻不知道。回到旅舍,四肢僵硬動彈不得。服侍的僕人拿著熱水(為我)澆洗,用被子裹著我,很久才暖和起來。我寄住在旅舍,旅店老闆每天提供兩頓伙食,沒有新鮮肥美的東西來享用。與我同住別的同學都穿著華麗的衣服,戴著用紅色帽帶和珠寶裝飾的帽子,腰間繫著白玉製成的環,左邊佩戴寶刀,右邊掛著香囊,光鮮亮麗好像神仙一樣;我卻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和他們生活在一起,但我毫無羨慕的心。因為心中有足以快樂的事情,所以不覺得吃的、穿的享受不如別人。我求學的辛勤和艱苦就是像這個樣子啊!

註釋
[1]選自《宋學士文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
宋濂:(1310-1381)字景濂,號潛溪,浦江(今浙江義烏西北),明初文學家。
東陽,地名,在今浙江東陽。
生,長輩對晚輩的稱呼。
序:文體名,這是一篇贈序
[2]余:我。
[3]嗜:喜歡、特別愛好。
[4]無從:沒有辦法。
[5]致書:得到書。致:得到。
[6]每假借於藏書之家,手自筆錄:每:常常。
假借:同義復合詞。 借。
假,借。
於:介詞,從。
筆:名詞作狀語,用筆。
手:名詞活用為動詞,動手。
[7]弗之怠(dai):即弗怠之,不懈怠,不放鬆讀書。
弗:不。之:指代抄書。
[8]走:跑。
[9]逾約:超過約定的期限。
[10]以是:因此。以:以為;是:這樣。
[11]加冠(guān):古代男子二十歲舉行加冠禮,表示已經成人。
後人常用「冠」或「加冠」表示年已二十。
[12]患:擔心。.
[13]碩師:學問淵博的老師。
碩,大。
[14]游:交往。
[15]嘗:曾經。
[16]趨:趕到。
[17]從鄉之先達執經叩問:拿著經書向當地有道德有學問的前輩請教。
先達:有道德有學問的前輩。叩,請教。
執:拿著
[18]德隆望尊:道德聲望高。
望,聲望,名望。
隆:高。
[19]門人弟子填其室:學生擠滿了他的屋子。
門人、弟子,學生。
填,充。這裡是擁擠的意思。
[20]稍降辭色:把言辭放委婉些,把臉色放溫和些。
辭色,言語和臉色。色:臉色。
[21]援疑質理:提出疑難,詢問道理。
援,提出。
質,詢問。
[22]俯身傾耳以請:彎下身子,側著耳朵(恭敬地)請教(表現尊敬而專心)。
以:連詞,而,來。
[23]或:有時。
[24]叱(chi)咄(duō):訓斥,呵責。
[25]色愈恭:表情更加恭順。色:表情。 恭:恭敬
[25]至:周到。
[26]復:這裡指辯解,反駁。
[27]俟(si):等待。
卒:最終。
[28]負篋(qie)曳屣(ye xǐ):背著書箱,拖著鞋子(表示鞋破)。
曳:拖。
篋:書箱。
屣:鞋。
[29]窮冬:隆冬。
[30]皸(jūn)裂:皮膚因寒冷乾燥而開裂。
[31]捨:指學舍,書館。
[32]支:通「肢」,肢體。
[33]媵(ying)人:這裡指服侍的人。
[34]湯:熱水。
[35]沃灌:洗浴。沃,澆水洗(四肢)。灌通「盥」。
[36]衾(qīn):被子。
[37]擁:蓋著。
[38]而:表承接。
[39]乃:才。
日再食(SI):每天供應兩頓飯。再:兩次。
[40]寓逆旅:寄居在旅店裡。
寓,寄居。
逆,迎。
逆旅,旅店。
[41]被(pī)綺(qǐ)繡:穿著漂亮的絲綢衣服。
被,通「披」,穿著。
[42]朱纓:紅色的帽帶。
纓:帽帶。
[43]腰:腰佩。
腰,名詞作動詞。
[44]容臭(xiu):香袋。
臭,氣味,這裡指香氣。
[45]燁(ye)然:光彩照人的樣子。
[46]縕(yun)袍敝(bi)衣:破舊的衣服。
縕,舊絮。敝,破舊。
[47]略無慕艷意:毫無羨慕的意思。
略無:毫無。
慕艷,羨慕。
[48] 以中有足樂者,不知口體之奉不若人也:因為內心有足以快樂的事(指讀書),不覺得吃的穿的不如別人。
中:內心。
口體之奉:指吃的穿的。
[49]蓋:句首發音詞。

送東陽馬生序(節選)文言現象

詞類活用
腰白玉之環。(腰:名詞作動詞,這裡指掛在腰間,佩戴。)
手自筆錄。 (筆:名詞作狀語,用筆。 手:名詞作動詞,動手。)
戴朱纓寶飾之帽。(寶:名詞作狀語,用珠寶;朱纓,名詞作狀語,用紅纓)
主人日再食。(日:名詞作狀語,每天。再:這裡作數詞,兩次)
不必若余之手錄。(手:名詞作狀語,用手)
寓逆旅。(寓:名詞作動詞,寄住)
無鮮肥滋味之享。(鮮肥:形容詞作名詞,鮮魚和肥肉)

古今異義
余幼時即嗜學(余:古義為我,今義為剩下,餘下)
走送之。(走:古義為跑,今義為行走,走路)
以是人多以書假余(是:古義:因此 今義:判斷動詞,是;假:古義借,今義與真相對)
益慕聖賢之道(益:古義:更加 今義:好處)
嘗趨百里外(趨:古義為奔赴,今義為趨勢)
門人弟子填其室(填:古義:擠滿 今義:填滿 填充)
未嘗稍降辭色(色:古義:臉色 今義:顏色)
余立侍左右(左右:古義: 身邊 今義:大約)
或遇其叱咄(或:古義:有時 今義:或者)
卒獲有所聞(卒:古義:終於 今義: 小兵)
窮冬烈風(窮:古義為深,今義為貧窮,窮盡)
寓逆旅(逆:古義為迎,今義為逆向,相反方向)
媵人持湯沃灌 (湯:古義為熱水;今義指湯水)
日再食(再:古義為兩次,今義為又)
右備容臭(xiu) (臭:古義:香氣 今義:(chou)臭氣,氣味難聞)
以中有足樂者(中:古義:心中 今義:表界限)
有司業、博士為之師(博士:古義:大儒,博學之士 今義:碩士後的學位)

同義複詞
1.假借 :借。
2.叩問 :請教。
3.沃灌:澆洗。
4.叱咄:訓斥,呵責。
5.欣悅 :高興,快樂。

一詞多義
1、以:
(1)連詞:相當於「而」,譯為而,來(俯身傾耳以請;無從致書以觀)
(2)介詞:把,用 (以衾擁覆;生以鄉人子謁余;以書假余;撰長書以為贄)
(3)連詞:因為(以中有足樂者)
(4)表修飾,不譯(計日以還)
(5)介詞,前者譯為因為,後者譯為把(以是人多以書假余)
2.之:
(1)結構助詞:的 (每假借於藏書之家)
(2)代詞,指書 (走送之)
(3)結構助詞,用在主謂之間取消句子獨立性(當余之從師也)
(4)無實義 (無鮮肥滋味之享)
(5)代詞,抄書,賓語前置(弗之怠)
(6)結構助詞,的(益慕聖賢之道;蓋余之勤且艱若此)
3.患:
(1)擔憂,憂慮,動詞 (又患無碩師名人與游)
(2)憂患,名詞(無凍餒之患矣)
4.故:
(1)因此,連詞(故余雖愚)
(2)特意,故意,副詞(余故道為學之難以告之)
5.道:
(1)學說,名詞(益慕聖賢之道)
(2)說,動詞(余故道為學之難以告之)
6.至:
(1)周到,形容詞(色愈恭,禮愈至)
(2)到,動詞(至捨,四支僵勁不能動)
7.質:
(1)詢問,動詞(援疑質理)
(2)本質,資質,名詞(非天質之卑)
8.色:
(1)臉色(未嘗稍降辭色)
(2)表情(或遇其叱咄,色愈恭)
(3)顏色(課外)
9.而:
(1)表轉折:但,卻(足膚皸裂而不知)
(2)表修飾:(久而乃和)
10.卒
(1)同「猝」。倉促,急速 (行西逾隴卒)
(2)突然 (則亡以應卒)
(3)死
(4)完畢
(5)終於
11.慕
(1)仰慕(益慕聖賢之道)
(2)羨慕(略無慕艷意)
12益
(1)更加,越發(益慕聖賢之道)
(2)增加 (增益其所不能)
(3)好處,益處

通假字
(1)四支僵勁不能動(支:通「肢」,肢體)
(2)同捨生皆被綺繡(被:通「披」,穿)
(3)手指不可屈伸(屈:通「曲」,彎曲)

倒裝句
1、弗之怠(否定句,代詞「之」作賓語,動詞後置。「之」代筆錄的事。「弗怠之」就是「不懈怠抄書這件事」。)
2、每假借於藏書之家(介詞(於)+名詞(家)=介賓作狀語是狀語後置原來應是每於藏書之家假借)

省略句
1.以是人多以書假(於)余。
2.余則縕袍敝衣處(於)其間。
3.撰長書以(之)為摯。

送東陽馬生序(節選)重點句

1、統領全文,為全文定下基調的句子:余幼時即嗜學。
2、最能表現作者幼時抄書艱苦的句子:天大寒,硯冰堅,手指不可屈伸。
3、表明老師發怒,自己以謙和的態度虛心請教的句子: 或遇其叱(chi)咄(duō),色愈恭,禮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復;俟(si)其欣悅,則又請焉。
4、揭示精神追求戰勝物質貧困的句子:以中有足樂者,不知口體之奉不若人也。

送東陽馬生序(節選)啟示

  1.求學之路是艱難坎坷的,只有不畏艱難,勇於探索,具有恆心和毅力,才能學有所成,勤奮學習是取得成績的根源。學習成功與否的關鍵在於主觀是否努力,與客觀學習生活條件關係不大。在學習中我們要有苦中作樂,以苦為樂的思想感情,同時也應該要好好珍惜我們現有的優越的學習環境和條件努力學習。

  2.應當尊重老師。在老師面前應當恭敬,謙虛。

  3.因從宋濂身上學習他的勤奮刻苦,求教謙虛、誠懇,尊敬老師的品質。

送東陽馬生序(節選)文章中心

  本文作者以自己青少年時期在艱難條件下刻苦學習的親身經歷,勸勉當時的馬生不要辜負良好條件,要刻苦讀書,以期有成。

送東陽馬生序(節選)問題研究

  1.對比作用

  用太多學生們學習條件的優越和作者自己學習條件低劣形成對比,表明作者精神的富有和志趣的高尚,從對比中得出結論,說明學業能否有成就,取決於主觀努力,增強文章感染力和說服力,並且在對比中使文章錯綜變化,富有波瀾。

  2.作者寫本文的意圖是什麼?

  用自己的切身體會勸勉馬生珍惜太學優越的學習條件,刻苦讀書。

  3.結合課文說說現代中學生讀書應有怎樣的苦樂觀?

  如果學習條件差,要勤勉治學,不怕吃苦;學習條件好,要珍惜優越的學習條件,努力學習。

  4.宋濂的求學經歷,告訴馬生什麼道理?雖然時代不同了,宋濂的求學精神,我們還有哪些值得借鑒?

  在這篇文章裡,宋濂以他的親身實踐和體會告訴馬生:學習必須勤奮刻苦,學習的內容和目的在今天已有很大的差別,但他所講的道理對我們仍然具有啟發和教育意義。作者那種不怕艱苦,勤奮好學,安於貧賤,不慕富貴的精神和對後學的熱情關懷和諄諄教導的態度,誠實守信、尊師重教的品質也都是值得肯定和學習的。

  5.作者並不因為衣食住行條件比「同捨生」差而稍有自卑,足見其內心充實、志存高遠,請結合他的讀書生活創作一副對聯:

  負篋曳屣求師苦,俯身側耳為學勤。

  6.作者為什麼從最艱難的嚴冬季節著筆?

  用以說明一年四季天天如此刻苦的學習,有概括作用。

  7.「余雖愚,卒或有所聞」的原因?

  不因家貧放棄讀書的夢想,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堅持學習。虛心向他人請教,態度極其恭敬。

  8.寫衣食住行之苦的目的?

  用衣食與「同捨生」對比,從而表現自己「中有足樂者」,也就是內心的樂趣。突出作者不畏生活艱難,刻苦讀書的精神追求。

  9.「口體之奉」和「中有足樂」,你贊成怎樣的取捨?

  我贊成中有足樂,精神上的富足能夠戰勝物質上的貧困,知識的積累、精神的充實是學生讀書的必備條件,精神享受是人生的最大享受,是一種高尚的情趣。

  10.讀完本文,得到的啟示是什麼?

  學習必須勤奮刻苦,專心致志,不辭辛勞才能取得好成績。學業的精通,良好品質的形成,主要在於主觀努力。

  11.作者從哪幾方面來寫自己創造條件讀書的?

  借書不失信於人;抄書不畏艱苦;遠行萬里,向先達虛心請教。

  12.具體指出穩重的描寫和議論語句,並說說其在文中所起的作用?

  描寫:「未嘗稍降辭色」形象地寫出了老師嚴肅的神態;「俯身傾耳」形象地寫出了學生奇案功德姿態;「燁然若神人」形象地寫出了同捨生華麗的外表;「縕袍敝衣」形象地寫出了作者粗陋的衣著。

  議論:「余雖愚,卒或有所聞」點名虛心請教的好處;「以中有足樂者,不知口體之奉不若人也」點明不恥惡衣食的原因;「蓋余之勤且艱若此」點明段旨;「其業有不精,德有不成者,非天質之卑,則心不若余之專耳」表明段旨;「是可謂善學者矣」點明馬生的為人;「余故道為送至難以告之」點明段旨。

  13.對於刻苦勤奮、執著向學、樂以忘憂的學習態度有什麼看法?

  這種刻苦向學、樂以忘憂的學習態度在今天仍然具有積極的借鑒意義,為學者必須有堅韌不拔的毅力,耐於艱難困苦的品格,只有勤勉學習,才能有所成就。

  14.本文為什麼沒有板起面孔,說教之感?

  作者現身說法,借事明理,以情感人,讓後輩從親切委婉的故事敘述中領悟要義,要義比單純議論更感人,更容易被馬生接受。(將自己求學之難與太學生優越學習條件形成對比,情真理足),使人折服。

  15.寫了哪幾方面的難?

  幼時求學借書抄錄之難;成年求師叩問之難;從師求教的跋涉之難;衣食粗劣,生活簡樸。

  16.怎樣看待作者尊師從師的態度?

  A.在學習生活中,我們應該尊敬師長,請教問題態度恭敬,認真聽取老師的批評教育,不能對老師求全責備。只有尊師重教,才能學有所成。

  B.作者在老師面前畢恭畢敬,「不敢出一言」,這是中國舊式教育中最普通的現象,雖包含著尊師重教的積極因素,但也顯得過於迂腐。(言之成理即可)

  17.「善學者」應有怎樣的品質?

  善學者必須有堅韌不拔的毅力,敢於吃苦的精神,尊師重教、虛心求學的態度,專心致志、不恥下問的品格。只有勤勉學習,才能有所成就。

  18.有關文章主旨的對聯?

  名聞天下 文稱四海 緣於心無旁騖

  業有不精 德有不成 只因養尊處優

  19.本文作者的學習態度是怎樣的?請就其中一點談談你的學習體會。

  作者的學習態度是嗜學,樂以忘憂,在學習的過程中對老師畢恭畢敬,不敢出言。

  20.「余因得遍觀群書」的原因是什麼?

  從他人處借書抄閱,按約定之期歸還。所以別人都願意借書給宋濂。宋濂也得以飽覽群書。

送東陽馬生序(節選)文章背景

  《送東陽馬生序》節選自《宋學士文集》(《四部從刊》本).明洪武十一年(1378),宋濂告老還鄉的第二年,應詔從家鄉浦江(浙江省浦江縣)到應天(今江蘇南京)去朝見朱元璋時,正在太學讀書的同鄉晚輩馬君則前來拜訪,宋濂寫了這篇序,介紹自己的學習經歷和學習態度,勉勵他人勤奮學習,成為德才兼備的人。本課只節選了序文的前半部分。在這部分中,作者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地位和長者身份,就板起面孔說教,而是現身說法,敘述自己少年時代求學的艱難和勤奮學習的經歷,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作者對馬君則的殷切期望,寓於其中。經過千辛萬苦的努力,終於有所成就。

送東陽馬生序(節選)講析

  這篇文章意在勉勵當時的太學生要刻苦讀書,說理透徹,文字樸素,很有感動人心的力量。現分幾段來談。

  第1段記述自己青少年時期求學的經歷,一共有三層。

  第一層寫少年時代讀書的刻苦勤奮。文章一開始就揭示了「嗜學」和「家貧」的尖銳矛盾。「嗜學」就是喜歡讀書,家境貧寒卻又無法買書來看,只好向別人借書,「手自筆錄」,自己親手抄寫,這就成了解決矛盾的辦法。「手自筆錄」這一情景,初步揭示了他學習的勤奮態度。接著用寒冬天氣抄書的情景進一步描寫這種刻苦精神。「硯冰堅,手指不可屈伸」,硯台裡結了很硬的冰,手也凍僵了。這既是指天氣,又是指家道貧寒。而「硯冰」「手指」,是圍繞著「手自筆錄」的抄書方式寫的。「弗之怠」,是說不懈怠偷懶。這是用學習態度和學習條件進行對比,進一步突出學習的刻苦。作者從最艱難的嚴冬季節著筆,用來說明一年四季,天天如此,很有概括作用。「走送之,不敢稍逾約」的「走」字和「稍」字值得注意。「走」是跑的意思,這裡指「趕快」。「走送之」,親自去借,又親自去送,而且趕緊送去。「不敢稍逾約」,不敢稍稍超過約定的期限,這個「稍」字強調了他堅守信約,決不耽誤,即使困難再大,也是這樣。正因為如此,人們才樂於借書給他,他也才有可能「遍觀群書」。從「無從致書以觀」到「遍觀群書」,這中間的原因,表面看來,是「不敢稍逾約」,實際上是「弗之怠」,是他不畏艱苦的學習精神。這一層是寫讀書刻苦。

  第二層一開始,用「既加冠」的「既」字承接上文,「既加冠」就是到了成年。古代男子到了二十歲便舉行加冠儀式,束髮戴帽,表示已成年。前一層說的是學習刻苦,這一層講的是求師艱難。寫的是「趨百里外從鄉之先達執經叩問」的情景。所謂「鄉之先達」,是指當地有學問的前輩。「執經叩問」,就是帶著經書去請教。「百里」,是說路程遠,顯示了求師慾望的迫切和堅決。這個情景是分三點來寫的。第一點寫老師的嚴厲。「先達德隆望尊,門人弟子填其室」,「德隆望尊」也就是德高望重,這是概括性的評價,然後用學生擠滿屋子這一情景進一步烘托渲染,說明這位老師確實有學問、有知名度。但是,即使是求教的人很多,老師也沒有「稍降辭色」,言辭、態度很嚴肅,絲毫也不隨便。這是用的反襯手法。而寫老師嚴厲又是為了突出作者求師的誠懇。於是,接下來的第二點是寫平時請教老師的情景,「立侍左右」,「俯身傾耳」,生動地表現了他的虔誠和恭敬的態度。第三點是寫老師發怒時他求教的情景,「色愈恭,禮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復」,態度更加謙和,以至於不敢出聲。這裡的兩個「愈」字,相當傳神。「俟其欣悅,則又請焉」,等到老師高興的時候,又繼續請教。這一層是寫求師難。

  第三層主要寫求學的艱苦情況。作者選取了一個特定情景加以描寫。「負篋曳屣,行深山巨谷中。」「負篋曳屣」,背著書箱,拖著鞋子,表明窮苦;「深山巨谷」,表明路途險惡。窮冬、烈風、大雪,分別從季節、環境、氣候的特點上著眼。「足膚皸裂而不知」,「四肢僵勁不能動」,這些又反襯了天氣的嚴寒和行路的淒苦。這是寫行,同時寫到了衣、食、住,寄居旅舍,穿破舊棉袍,每天只吃兩頓飯,沒有鮮魚美肉可供享受。這一切,都表現了一個「苦」字。而著力寫苦,有兩個目的:一是對比「同捨生」,那些住在同一旅舍裡的富家子弟;一是表現自己「中有足樂者」,也就是內心的樂趣。作者連用這樣幾個動詞,「被」「戴」「腰」「佩」「備」,著力寫出富家子弟服飾的華美,勾勒出他們的形象,「燁然若神人」,像神那樣光彩艷麗。這是個比喻,這一個比喻越是突出,下面的對比就越鮮明。「余則袍敝衣處其間」,一邊是服裝鮮艷,一邊是破衣爛襖。這就進一步突出了作者的寒酸相。在經過這樣的對比後,作者的筆墨開始轉折,進入對精神境界的揭示,「略無慕艷意」,表明他一點也不羨慕,不自慚形穢。那麼,他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中有足樂者」,內心有精神安慰和思想寄托,所以他就不會在吃、穿上和別人比較了。接下來作者用「蓋余之勤且艱若此」結束這一層,說明這只是一個例子,是一種特定情景,從而用特定來說明一般,概括了許多類似情形。

  這篇文章中心意思明確,但作者不是板著面孔空講道理,而是用夾敘夾議的方法。而這種夾敘夾議手法的運用,又是通過現身說法的途徑,包含著自己親身的經歷和感受,因而顯得情意懇切,語重心長,使人感到親切。文章從敘述入手,表面上看似乎離題,實際上內在的勾連很緊。寫年輕時讀書、從師、求學的經歷,選取的是跟題旨有關的事情,因而在敘述中隱隱地有著議論的意圖。寫自己的艱苦經歷是正面教育,寫富家子弟求學的情形是提供反面的教訓。這一切又無不是為著勉勵馬生。因而,全文的結構緊密,最後推出題旨就顯得水到渠成。

  本文的另一個重要的寫作特色是善於運用對比手法。比較明顯的是富家子弟的豪華和作者自己的貧寒的對比。本章的結論便是從這些對比中引出的,因而很鮮明,很有說服力。

送東陽馬生序(節選)體裁介紹

  《送東陽馬生序》是一篇贈序。「序」是一種文體,其中的「序」並非「序言」,而是「贈言」的意思。「序」有書序和贈序兩種。書序比較早,多為敘述著作者的意趣、寫作緣起等,如《易序》《太史公自序》等;贈序與書序的性質不同,它始於唐朝,一般是文人之間以言相贈,表達離別的某種思想感情,往往因人立論,闡明某些觀點,相當於議論性散文的一種文體,內容多為勉勵、稱許、推重之辭,如韓愈的《送孟東野序》,柳宗元的《送薛存義序》等。宋濂在京城建康(今南京市)做官,他的同鄉、浙江東陽縣青年馬君則也在京城,就讀於「太學」。馬生回鄉探親,宋濂寫了這篇文章,結合自己的實踐體會「道為學之難」,以身作則,勉勵馬生刻苦·學習。這篇贈序不是板著面孔說教,也非輕施諛詞以恭維對方,而是現身說法,針對時弊以加針砭,因而寫得事信、情真、理足,文辭流暢,其中所講道理對我們今天也很有啟發意義。

送東陽馬生序(節選)賞析

  宋濂少時勤苦好學,元時曾受業於文豪吳萊、柳貫、黃之門,得其薪傳。於書無所不窺;自少至老,未嘗一日釋卷,故學識、文才俱登峰造極。及事明太祖,凡國家祭祀、朝會、詔諭、封賜之文,多出其手。相傳明太祖嘗以文學之臣問於劉基,基對曰:「當今文章第一,輿論所屬,實在翰林學士臣濂,華夷無間言者。其次臣基,不敢他有聽讓。」(《跋張孟兼文稿序後》)當時日本、高麗使臣來京朝貢者,每問「宋先生安否」,且以重金購其文集而歸。著有《宋學士集》《宋文憲全集》並行於世。宋濂文雍容高華,醇厚演迤,而多變化。《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謂:「濂文雍容渾穆,如天閒良驥,魚魚雅雅,自中節度。」劉基於其所著《宋景濂學士文集序》中引歐陽玄贊濂之言曰:「先生天分極高,極天下之書無不盡讀;以其所蘊,大肆厥辭。其氣韻沈雄,如淮陰出師,百戰百勝,志不少懾;其神思飄逸,如列子御風,飄然騫舉,不沾塵土;其詞調清雅,如殷卣周彝,龍紋漫滅,古意獨存。其態度多變,如晴霽終南,眾騶前陳,應接不暇,非具眾長,識邁千古,安能與此!」他在文學上主張崇實務本,「必有其實,而後文隨之」;強調「隨物賦形」、「人能養氣則情深文明,氣盛而化神」(《文原》)。著名篇章有《秦士錄》《王冕傳》《胡長孺傳》《李疑傳》《環翠亭記》《看松庵記》等,《送東陽馬生序》也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敘自己「為學之難」,先揭示「嗜學,家貧」的主客觀情況。「嗜學」,有強烈的讀書願望,濃烈的讀書興趣,而「家貧」則無力購書,無資聘師,無法結友。在這種處境下,唯有靠自己的「專心」、「勞苦」予以克服。作者先敘無書之苦。「家貧,無從致書以觀」,好讀書卻買不起書,只有走借書之途。再寫借書之難,借來的書,不能污損,不可久待,只有「手自筆錄,計日以還」。為了不逾約,即使是「天大寒」,「硯冰堅,手指不可屈伸」,也「弗之怠」,仍要「筆錄」。複寫求師之艱。先寫「從鄉之先達執經叩問」,「嘗趨百里外」求教,不辭勞苦。鄉賢因門人弟子眾多,對他「未嘗稍降辭色」,他不因冷遇而灰心,不因疏淡而反感,相反的卻是「俯身傾耳以請」;甚至會遇到「叱咄」,而他卻「色愈恭,禮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復」,「俟其欣悅,則又請焉」。鄉先達的態度愈差,他的態度卻愈敬,可見求知的心誠。再寫外出從師的「勤且艱」。「負篋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窮冬烈風,大雪深數尺」,道路、環境、季節、氣候,都極惡劣,而他「足膚皸裂」、「四肢僵勁」,則置天寒地凍於不顧,山高路遠而不管。對於衣、食、住也不講究。寄居旅舍,一天兩頓飯,無甘美肥鮮;一身粗布破袍,無光鮮錦繡。作者於前面以環境的惡劣突顯其堅苦不移,這裡則以「燁然若神人」的紈褲子弟為對比,反襯其獨得其樂。正由於如此,不計客觀條件的艱苦,執著追求,虛心求教,他才能「遍觀群書」,而列於君子之列,居天子之側,四海稱其姓氏。從封建社會的「學而優則仕」的觀點看,宋濂可謂學有所成的了。接著寫諸生學習條件優裕而懈怠,回應上文,又明揭意圖。作者仍然從食、住、書、師四個方面予以對比。太學生無衣食之患,相反的是鮮服美食;高堂大廈,群書畢集,師隨左右,不像自己當年的學習,有「凍餒之患」、「奔走之勞」、「求而不得」之苦,可是條件好了,卻有「業有不精,德有不成」者。條件的優裕和效果的不佳又形成對照。作者在充分比照的基礎上其理穎然而出:「非天質之卑,則心不若余之專耳,豈他人之過哉!」顯示了不容置辯的力量。最後一節文字寫作這篇序的目的:「勉鄉人以學」。作者和馬君則系同鄉關係,又是位勤奮好學的青年,加之以長信為進見禮,言和色夷,是個流輩稱其賢的「善學者」,因而才誠懇地以「為學之難以告之」。由於文中是以個人的經歷和體會為例證的,因而要申說一下無「誇際遇之盛而驕鄉人」的意思。作者在行文中也一直注意防止驕矜之意,寫向人請教,說「余雖愚,卒獲有所聞」,稱自己「今雖耄老,未有所成」,以及「幸預」、「綴」、「謬稱」等謙讓之辭,純然是長者之風,學者之范。

  作者勖勉後生馬君則,語重心長,寓理於事,其事一為己事,一為人事。敘己事,娓娓動聽;述人事,頭頭是道。以己事與人事相比照,其理煜然。人事即為太學生事,馬生系太學生中之一員。但又不同於一般的太學生,是個「用心於學甚勞」的「善學者」,因而具有勸勉的基礎,否則也不必如此諄諄告誡。這篇勸學篇,因為作者現身說法和嚴密對比,事繁而不蕪。語簡而意昭,不愧是宋濂的力作之一,也是明文中的佼佼者。

  宋濂不僅學識豐贍,文才彪炳,而且政治經驗富足,馬生原是個用心於學的人,也已取得了一定的成績,那作者又為何還要如此教誨?作者不說太學使人養尊處優,不求上進,而講條件優越,要充分運用。這是因為他深知朱元璋登上寶座後一直妒賢嫉能、殺戮功臣,以鞏固其統治。他的親信謀士、開國功臣劉基就死於朱元璋的陰謀,開國元勳徐達、太師韓國公李善長、中丞塗節、吏部尚書詹徽、開國公常升等都被朱元璋以各種借口而殺害。宋濂可謂知時識世,在朱元璋大清洗之前就告老還鄉,退居林泉。他這次「朝京師」,馬生「撰長書以為贄」,對他加以讚頌,他為了避免朱元璋的疑忌,在贈序中不講為國為民之類的涉嫌的話,而講萬年百處可說的讀書問題。談讀書,還不忘讚揚一下太學,對皇帝主辦的學校條件說了一番好話。從這裡可見宋濂不僅飽有學識,而且老於世故。宋濂雖然如此小心謹慎,可是後來他的孫子與一案有牽,最後也誅及了他。

  點評:欲得真學問,須下苦工夫。

詩詞作品:送東陽馬生序(節選)
詩詞作者:【明代宋濂
詩詞歸類:初中文言文】、【送別】、【勸勉】、【學習】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