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蝶戀花·淚濕羅衣脂粉滿》

蝶戀花·淚濕羅衣脂粉滿原文:

淚濕羅衣脂粉滿,四疊陽關,唱到千千遍。人道山長水又斷,蕭蕭微雨聞孤館。
惜別傷離方寸亂,忘了臨行,酒盞深和淺。好把音書憑過雁,東萊不似蓬萊遠。

蝶戀花·淚濕羅衣脂粉滿翻譯及註釋

翻譯
  與姐妹們分手時,惜別的淚水打濕了衣衫,洇濕了雙腮,送別的《陽關曲》唱了一遍又一遍,縱有千言萬語,也難盡別情。而今身在異鄉,望萊州山長水遠。寄宿館所,秋雨瀟瀟,不禁感到無限淒清。
  被離情別緒攪得心亂如麻,竟不知在餞行時姐妹們送別酒是如何喝下去的,那杯中酒是深是淺,都全不知道了。最後囑咐姐妹,你們要將音訊讓過往的大雁捎來,以慰我心,東萊畢竟不像蓬萊那樣遙遠。

註釋
蝶戀花:詞牌名。
2昌樂館:昌樂縣驛館,故址在今山東昌樂西北十里。
3淚濕羅衣脂粉滿:四印齋本自注云:「別作『淚搵征衣脂粉暖』。」滿:同「漫」。
4陽關:這裡指王維的《渭城曲》(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後人樂,曰《陽關曲》,亦稱《陽關》。蘇軾論《陽關三迭》唱法云:「余在密州,文勳長官以事至密,自雲得古本《陽關》,每句皆再唱,而第一句不疊。乃知古本三疊蓋如此」。《四疊陽關》蓋按蘇軾之言推之,或者第一句也疊,故稱四疊。究竟如何疊法,說法不一。宋劉仙倫《一剪梅》:「唱到陽關第四聲,香帶輕分。」
5蕭蕭:一作「瀟瀟」。孤館:孤獨寂寞的旅館。宋周邦彥《繞佛閣》:「樓觀迥出,高映孤館。」
6方寸:即「方寸地」,指人的心。《三國誌·諸葛亮傳》(徐庶)云:「今已失老母,方寸亂矣。」宋孔平仲《大風發長蘆詩》:「紛然方寸亂,魂干久不集。」
7把:四印齋本自註:「別作有。」
8東萊:即萊州,時為明城為官之地,今山東萊州市,曾名掖縣。蓬萊:傳說中的海上仙山名。《史記·秦始皇本紀》:「齊人徐芾(fu)具書言,海中有三神仙山,名為蓬萊、方丈、瀛洲。」

蝶戀花·淚濕羅衣脂粉滿賞析

  詞作當寫於宣和三年(1121)秋天,時趙明誠為萊州守,李清照從青州赴萊州途中宿昌樂縣驛館時寄給其家鄉姊妹的。它通過詞人自青州赴萊州途中的感受,表達她希望姐妹寄書東萊、互相聯繫的深厚感情。

  眼淚濕了衣服,臉上胭脂妝容化開。詞開頭作者便直接表露出了難分難捨的情感。四疊陽關唱了幾千遍但是還不足以形容自己內心對妹妹的萬種離情。「千千遍」則以誇張手法,極力渲染離別場面之難堪。「人道山長山又斷,蕭蕭微雨聞孤館」,妹妹此行路途遙遠,而自己已經到了「山斷」之處,離妹妹更加遙遠了,加上又有瀟瀟微雨,自己又是獨處孤館,更是愁上加愁。

  「惜別傷離方寸亂,忘了臨行,酒盞深和淺」,自己在臨別之際,由於極度傷感,心緒不寧,以致在餞別宴席上喝了多少杯酒,酒杯的深淺也沒有印象。詞人以這一細節,真切形象地展現了當時難別的心境。「好把音書憑過雁,東萊不似蓬萊遠。」詞人告慰姊妹們,東萊並不像蓬萊那麼遙遠,只要魚雁頻傳,音訊常通,姊妹們還是如同在一起。至此,已不僅僅表現的是離情別緒,更表現了詞人深摯感人的骨肉手足之情。

  李清照婉約派代表人物,通過這一詩詞,看出李清照詞細膩生動,而又不乏姿放的特點。

蝶戀花·淚濕羅衣脂粉滿賞析二

  此詞一開頭就寫她想念家中姊妹想得厲害,以至珠淚漣漣,浸濕身上羅衣,並且連臉上的脂粉也衝落下來沾滿了羅衣;這時,她不由得想起了家中姊妹送她出行時,一遍遍吟唱《陽關曲》時的情景。《陽關曲》,又名《渭城曲》。唐代著名詩人兼音樂家王維《送元二使安西》詩:「渭城朝雨 輕塵,西出陽關無故人。」後歌入樂府,以為送別之曲。至「陽關」句,反覆歌之,所以李清照稱「四疊陽關」。如今,這長長的山路已將親人隔於兩地了,她孤身一人在這異地的旅館中,聽著這淒苦的蕭蕭雨聲,心裡無比憂傷,竟使自己的心緒全亂了,亂得忘記了姊妹們送她時,餞行宴上酒杯斟得是淺還是滿。不管多麼想念,親人已經別於兩地了,只好靠鴻雁來傳遞音信吧。好在東萊是個實實在在的地方,不像蓬萊仙山那樣遙遠飄渺,可望而不可即。「蓬萊」,指蓬萊山,也稱醫壺,古人傳說與方丈、瀛洲並為海上三神山,都在渤海中,世人不能登及,所以說它「遠」。

  這是一首開闔縱橫的小令,王維的「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到了她的笑下變成「四疊陽關,唱到千千遍」的激情,極誇張,卻又極親切、真摯。通首寫惜別心情一層比一層深入,但煞拍「好把音書憑過雁,東萊不似蓬萊遠」,出人意料地作寬解語,能放能收,小令詞能用這種變化莫測的手法是很不容易的,這就是所謂善方情者不盡情。

蝶戀花·淚濕羅衣脂粉滿創作背景

  此詞寫作背景有兩說,一是以為作者在滯留青州時寫給移守萊州的丈夫;一是以為作者在赴萊州途中的昌樂館寫給留居青州的姊妹們。龔克昌《談〈蝶戀花·晚止昌樂館寄姊妹〉》以為,當以後者說為勝。理由是:一、元代劉應李《事文類聚翰墨大全》後丙案卷凹收此詞,題為《晚止昌樂館寄姊妹》。但劉氏對作者失考,歸入無名氏;其實,在此之前,也即在宋代曾慥的《樂府雅詞》裡,已標明此詞為李易安作;曾氏生活年代與作者同時,其說當較可信,正可補正劉氏將此詞編入無名氏之誤。而以為此詞為清照思夫念舊之作均出後代,殊無實據。二、詞中出現的「人道山長山又斷,蕭蕭微雨聞孤館」句,與所標「晚止昌樂館寄姊妹」題意正合,以詞中所流露的也恰是作者身處旅途中的口氣,和寄宿孤館中的心境。因此,斷此詞為作者寄姊妹之作,當較近是。

  平慧善《李清照詩文詞選譯》認為,公元1121年(宣和三年辛丑)八月間,李清照自青州赴萊州,途經昌樂宿館。作此詞奇姊妹。

  根據陳祖美《李清照簡明年表》,此詞作於公元1121年9月中旬。公元1120年(北宋宣和二年庚子)趙明誠知萊州,李清照未與之同去,仍居青州。公元1121年(宣和三年辛丑)秋天次年起身赴萊州與丈夫團聚,行到昌樂,遇雨宿於旅館中,一時難以見到久別的丈夫,又思念家中姊妹,在寂寞淒苦中寫了這首《蝶戀花·晚止昌樂館寄姊妹》。

詩詞作品:蝶戀花·淚濕羅衣脂粉滿
詩詞作者:【宋代李清
詩詞歸類:婉約】、【離別】、【親情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