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鶴沖天·黃金榜上》

鶴沖天·黃金榜上原文: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明代暫遺賢,如何向。未遂風雲便,爭不恣狂蕩。何須論得喪?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
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尋訪。且恁偎紅倚翠,風流事,平生暢。青春都一餉。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鶴沖天·黃金榜上翻譯及註釋

翻譯
  在金字題名的榜上,我只不過是偶然失去取得狀元的機會。即使在政治清明的時代,君王也會一時錯失賢能之才,我今後該怎麼辦呢?既然沒有得到好的機遇,為什麼不隨心所欲地遊樂呢!何必為功名患得患失?做一個風流才子為歌姬譜寫詞章,即使身著白衣,也不亞於公卿將相。
  在歌姬居住的街巷裡,有擺放著丹青畫屏的繡房。幸運的是那裡住著我的意中人,值得我細細地追求尋訪。與她們依偎,享受這風流的生活,才是我平生最大的歡樂。青春不過是片刻時間,我寧願把功名,換成手中淺淺的一杯酒和耳畔低徊婉轉的歌唱。

註釋
鶴沖天:詞牌名,即「喜遷鶯」。
明代:政治清明的時代。一作「千古」。

鶴沖天·黃金榜上賞析

  這首詞反映了柳永的反叛性格,也帶來了他人生路上一大波折。據傳說,柳永善作俗詞,而宋仁宗頗好雅詞。有一次,宋仁宗臨軒放榜時想起柳永這首詞中那句「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就說道:「且去淺斟低唱,何要浮名」,就這樣黜落了他。從此,柳永便自稱「奉旨填詞柳三變」而長期地流連於坊曲之間、花柳叢中尋找生活的方向、精神的寄托。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考科舉求功名,他並不滿足於登進士第,而是把奪取殿試頭名狀元作為目標。落榜只認為「偶然」,「見遺」只說是「暫」,由此可見柳永狂傲自負的性格。他自稱「明代遺賢」是諷刺仁宗朝號稱清明盛世,卻不能做到「野無遺賢」。但既然已落第,下一步該怎麼辦呢?「風雲際會」,施展抱負是封建時代士子的奮鬥目標,既然「未遂風雲便」,理想落空了,於是他就轉向了另一個極端,「爭不恣狂蕩」,表示要無拘無束地過那種為一般封建士人所不齒的流連坊曲的狂蕩生活。「偎紅倚翠」、「淺斟低唱」,是對「狂蕩」的具體說明。柳永這樣寫,是恃才負氣的表現,也是表示抗爭的一種方式。科舉落第,使他產生了一種逆反心理,只有以極端對極端才能求得平衡。所以,他故意要造成驚世駭俗的效果以保持自己心理上的優勢。柳永的「狂蕩」之中仍然有著嚴肅的一面,狂蕩以傲世,嚴肅以自律,這才是「才子詞人」、「白衣卿相」的真面目。柳永把他內心深處的矛盾想法抒寫出來,說明落第這件事情給他帶來了多麼深重的苦惱和多麼煩雜的困擾,也說明他為了擺脫這種苦惱和困擾曾經進行了多麼痛苦的掙扎。寫到最後,柳永得出結論:「青春都一餉。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謂青春短暫,怎忍虛擲,為「浮名」而犧牲賞心樂事。所以,只要快樂就行,「浮名」算不了什麼。

  這首詞是柳永進士科考落第之後的一紙「牢騷言」,在宋元時代有著重大的意義和反響。它正面鼓吹文人士者與統治者分離,而與歌妓等下層人民接近,有一定的思想進步性。

鶴沖天·黃金榜上創作背景

  這首詞是柳永早期的作品,是他初次參與進士科考落第之後,抒發牢騷感慨之作,它表現了作者的思想性格,也關係到作者的生活道路,是一篇重要的作品。南宋人吳曾的《能改齋漫錄》卷十六里有一則記載,與這首詞的關係最為直接,略云:(宋)仁宗留意儒雅,而柳永好為淫冶謳歌之曲,傳播四方,嘗有《鶴沖天》詞云:「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及皇帝臨軒放榜,特落之,曰:「且去淺斟低唱,何要浮名!」其寫作背景大致是:初考進士落第,填《鶴沖天》詞以抒不平,為仁宗聞知;後再次應試,本已中式,於臨發榜時,仁宗故意將其黜落,並說了那番話,於是柳永便自稱「奉旨填詞柳三變」而長期地流連於坊曲之間,在花柳叢中尋找生活的方向、精神的寄托。
詩詞作品:鶴沖天·黃金榜上
詩詞作者:【宋代柳永
詩詞歸類:宋詞三百首】、【考試】、【抒懷】、【豪邁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