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浣溪沙·小院閒窗春色深》

浣溪沙·小院閒窗春色深原文:

小院閒窗春已深。重簾未卷影沉沉。倚樓無語理瑤琴。(春已深 一作:春色深)
遠岫出雲催薄暮,細風吹雨弄輕陰。梨花欲謝恐難禁。

浣溪沙·小院閒窗春色深翻譯及註釋

翻譯
透過窗子看見小院內的春天的景色將流逝。層層厚重的門簾沒有捲起,幽暗的閨房中顯得暗影沉沉。倚在繡樓闌幹上寂寞無語地輕輕撥弄著瑤琴。
遠處山峰上雲霧繚繞看起來黃昏即將來臨,暮色中的輕風吹動著細雨,撥弄著暗淡的輕雲。院子裡的梨花即將凋謝恐怕連這斜風細雨都難以承受,真讓人傷景。

註釋
[1]浣溪沙:唐教坊曲名,因春秋時期人西施浣紗於若耶溪而得名,後用作詞牌名,又名「浣溪紗」「小庭花」等。春景:《草堂詩餘》(楊金本無題)等題作「春景」。
[2]閒窗:雕花和護欄的窗子。閒,闌也。閒窗,一般用作幽閒之意。「已」字有些版本作「色」字。
[3]重簾:層層簾幕。沉沉:指閨房幽暗,意指深邃。五代·孫光憲《河瀆神》:「小殿沉沉清夜,銀燈飄落香池。」
[4]理:撥弄。瑤琴:飾玉的琴,即玉琴。也作為琴的美稱,泛指古琴。
[5]遠岫:遠山。岫:山峰。薄暮:日將落日薄暮,意指黃昏。范仲淹《岳陽樓記》:「薄暮冥冥,虎嘯猿啼。」宋代韓淲《蝶戀花》:「斜日清霜山薄暮。行到橋東,林竹疑無路」
[6]輕陰:暗淡的輕雲。唐·張旭《山行留客》:「山光物態弄春暉,莫為輕陰晚自開,青春白日映樓台」。
[7]「梨花」句:意謂梨花盛開之日正春色濃郁之時,而它的凋落使人為之格外傷感,甚至難以禁受。難禁:難以阻止。

浣溪沙·小院閒窗春色深解析

  詞的上片主要描寫環境,下片著重刻劃景物。

  起句中的「小院」點明詞中女主人公所在之地。這小院蔭蔽在春色已深、綠樹繁花中,天快黑了,樓上窗子一直閒掩著。庭院中未見人來往,窗欞間沒有燕穿簾,顯得寥廓落漠,真可謂深閨似海!

  第二句寫少女身處這深院之中,感到孤零岑寂、淒苦難言,一任簾幕低垂;因是重簾,室內光線暗淡。沉沉,是形容室內深邃。這裡「影沉沉」不是說夕陽投影拉得很長很長,而是說室內陰暗,更覺黑黝黝的。

  這兩句中的「小院閒窗」和「重簾未卷」,一是從外面看出的實景,一是就內面見到的現狀,並非兩處,只是一個地方的互文。通過環境描繪,女主人公因春意闌珊、幽閨深邃而產生的孤寂和愁苦統統突現了出來。

  在這枯寂愁悶時,將是怎樣破岑寂、遣愁懷的呢?信步走向樓前,憑樓遠眺,希望在開闊的自然景象中尋求一些慰藉。然而卻只見白雲催暮,風雨弄陰;天色轉暗,夜暮將臨,幾乎同自己的陰沉鬱悶的心情一樣,反而增添苦惱,煩悶起來。她開始站在那裡發愣,接著坐下來彈起琴來:「倚樓無語理瑤琴。」這句就是與她無可奈何時希圖擺脫心情苦惱、煩躁不堪的一種下意識動作。事實上詞中女主人並非有意練琴,只不過是藉以破除孤寂,訴說愁懷。所以不像毛熙震《後庭花》中的少女「倚欄無語搖輕扇」那樣輕鬆明快,自不及馮延巳(一作歐陽修)《蝶戀花》中的女友「淚眼倚樓頻獨語」那樣淒楚。儘管這樣,但她的閒愁鬱悶終於沒有被琴聲驅走,精神枷鎖,無法解脫。「倚樓無語」形象地寫出了那由愁苦鬱積進而陷於神魂無措的精神狀態。「無語」二字更深切地表達了她的苦澀難言的心情。

  過片兩個對句,與前段結語緊密聯繫,是她在樓前所見的實景,從正面揭示愁思之由:「遠岫出雲催薄暮」為遠景。這句是說地面水氣,入夜遇冷而成雲霧,籠罩峰巒,白天經太陽蒸發,逐漸消散,峰巒再現。而山穴中雲氣,日照困難,要到日將落時才冉冉升起。陶淵明《歸去來辭》云:「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就是寫傍晚景象,故云「催薄暮」。薄暮,日將落時之謂。「細風吹雨弄輕陰」為近景,是說傍晚時分,天色漸暗,暮靄沉沉,而微風吹拂,雨花飛濺,好似與輕陰相戲弄,故云「弄輕陰」。

  前句中著一「催」字,加速了夜暮降臨;後句中用一「弄」字,使輕陰轉濃,融成一片,天色變黑。既生動,又形象,無異於在愁人心上加蓋了一層厚厚的陰影,愁懷難遣,自不待言。

  結句「梨花欲謝恐難禁」是承「春色深」而來,按節候與「梨花落後清明」(晏殊《破陣子》中語)相合。因此以「梨花欲謝」總括環境和景色,以「恐難禁」概述落漠和愁苦。詞中女主人愁思之由,至此道出。出於它,才將細微的景物與幽渺的感情極為巧妙而和諧地結合起來,使由惜春引起難以捕捉的、抽像的愁思就成了可以接觸的具體形象。

浣溪沙·小院閒窗春色深賞析

  小、閒、深,正是空閨寫照。而春色深濃,未許洩漏,故重簾不卷,一任暗影沉沉。春情躁動,更不能形之言語,只可托之瑤琴矣!

  「深」字是上片之眼。閨深、春深、情深,「倚樓無語」,說三藏七,「此時無聲勝有聲」,蘊藉未吐之深情,更具有無限的韻味。

  下片宕天,由室內而室外。「遠岫出雲」見陶淵明《歸去來辭》:「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雲出雲歸,時光亦隨之荏苒而逝,不覺晚景催逼。夜來更兼細風吹雨,輕陰漠漠,「弄」既指風雨之弄輕陰,還指此時、此境中,詞人乍喜還愁的情感波動。結末仍結穴在風雨摧花,欲謝難禁的憂思上。

  歷代詩評家評此詞「雅練」,「淡語中致語」(沈際飛本《草堂詩餘》)。寫閨中春怨,以不語語之,又借無心之雲,細風、疏雨、微陰淡化,雅化,微微逗露。這種婉曲、蘊藉的傳情方式,是符合傳統詩歌的審美情趣的。

浣溪沙·小院閒窗春色深作品背景

  從版本方面考察,這首小令曾被誤作歐陽修、周邦彥詞,或不著撰人姓名。這當是此詞傳播中的一種發人深思的現象,當初的情景是這樣的:李清照於待字之年,從原籍明水來到京都,她的才華深受詞壇高手晃補之等「前輩」的賞識,從而激起了她的創作靈感,遂以記憶中的溪亭、蓮湖之遊和現時感受為素材寫了一首首令詞。觀者認為這首《洗溪沙》是出自歐陽修或周邦彥之手。

  李清照初期的詩詞作品,總的可謂一鳴驚人,但人們的反映各不相同。她從晃補之、張來等「前輩」那裡得到的是鼓勵、獎掖和逢人「說項」;縉紳、文士對她的作品也擊節稱賞。

詩詞作品:浣溪沙·小院閒窗春色深
詩詞作者:【宋代李清照
詩詞歸類:閨怨】、【傷春】、【懷人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