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嚴鄭公宅同詠竹》

嚴鄭公宅同詠竹原文:

綠竹半含籜,新梢才出牆。色侵書帙晚,陰過酒樽涼。
雨洗娟娟淨,風吹細細香。但令無剪伐,會見拂雲長。

嚴鄭公宅同詠竹翻譯及註釋

翻譯
嫩綠的竹子有一半還包著筍殼,新長的枝梢剛伸出牆外。翠竹的影子投映在書上,使人感到光線暗下來。竹影移過酒樽也覺得清涼。
竹經雨洗顯得秀麗而潔淨,微風吹來,可以聞到淡淡的清香。只要不被摧殘,一定可以看到它長到拂雲之高。

註釋
嚴鄭公:即嚴武,受封鄭國公
含han籜(tuo):包有筍殼。籜:筍殼
書shu帙(zhi):書套。帙:包書的布套。

嚴鄭公宅同詠竹賞析

  這是杜甫赴好友嚴武家宴飲時同題之作。嚴武素與杜甫友善,字季鷹,華州華陰人,雖武夫,亦能詩,全唐詩中錄存六首。他性豪爽,讀書不甚究其義。八歲時,因其父挺之不答其母,乃手刃父妾英。其父屢禁其習武。後以蔭調太原府參軍,累遷殿中侍御史。玄宗入蜀,(公元七五六年)擢諫議大夫。至德後,歷劍南節度使,再為成都尹。以破吐蕃功,進檢校吏部尚書,封鄭國公。與杜甫最友善,鎮劍南時,甫因避亂往依之。

  全詩清新雅致,風格與作者一貫詩風有異。

  「綠竹半含籜,新梢才出牆」描寫了新發之竹,「半含」「才出」抓住了春筍蓬勃生長的典型過程。竹生長是看不見的,作者化靜為動,用「含」,「出」把竹的生長過程寫活了。

  「色侵書帙晚」,竹的顏色綠得逼你的眼,綠色映照在書卷上,似乎是天色暗了下來,「陰過酒樽涼」,竹影搖曳,竹色青蔥,晃動的竹影移過酒器,顯得更加清涼了。頷聯選取竹「色」給人的感受,讓我們彷彿置身於竹蔭中,品著清涼的美酒。

  「雨洗娟娟淨,風吹細細香。」細細的春雨把竹洗得一塵不染,微微的春風送來縷縷竹的清香。頸聯繼續從視覺和嗅覺來感觸竹。

  「但令無剪伐,會見拂雲長。」尾聯作者展開想像,彷彿看到了高高的竹已經伸入雲端,輕輕的拂動著。

  本詩是一首應答之作,自然少不了對主人的一番讚頌,以竹盛讚了嚴鄭公高潔的情操,杜甫雖然長嚴武十四歲,嚴武也是一個毀譽參半的人物,但作者後半生長期依賴嚴武接濟,出語自然更加謙恭。不過本詩也值得稱道,特別是「綠竹半含籜,新梢才出牆。」與「雨洗娟娟淨,風吹細細香」四句,後人單獨輯錄在一起,成了一首詠竹的絕佳之句。

嚴鄭公宅同詠竹賞析二

  松、竹、梅,歷來為人喜愛,稱為「歲寒三友」。竹的品性也為人稱道。歷來詠竹之作,十分豐富。杜甫的《嚴鄭公宅同詠竹》,以「竹」為吟詠對象,托物言志,耐人尋味。詩的開篇即寫竹的新嫩和勃發的生機。竹的一半還包著筍殼,枝梢才伸出牆頭,寥寥幾字,寫出了「新竹」的特點。接著在頷聯突出竹的「色」和「陰」,轉換了描寫的角度,這裡是從視覺和嗅覺來寫的。窗外那翠綠的顏色似乎使室內的「書帙」都浸潤其中,「侵」字把竹影的漸漸擴大之勢寫得鮮活可人,富有動感!而書酒相伴,本是愜意之事,再加上竹影移過,那桌上的酒樽也覺得清涼宜人!竹的可愛之態,躍然紙上!陸游寫竹:「解籜時聞聲簌簌,放梢初見葉離離。」(《新竹》)杜甫這兩句,與陸游異曲同工。如果說,前兩聯,從視覺的角度寫竹,那麼頸聯詩人轉而寫竹的清香之氣,又是從嗅覺的角度描摹了。經雨洗濯的綠竹顯得更加秀麗而潔淨,微風過處,送來縷縷的竹的清香,沁人心脾,身居如此環境,真有欣然忘食、樂而忘憂之感了。以上三聯從不同的角度,突出了竹的品性,氣完意足。最後一聯,作者順勢一點:「但令無剪伐,會見拂雲長。」人們只有真心愛竹、護竹,不去「剪伐」,摧殘可愛的新竹,它一定會自然生長到拂雲之高!

  竹品,即人格。詩人反覆狀寫竹的可愛,意在突出心中所達之意:尊重天性,順應物性之自然;或者呼籲統治者要呵護人才,而不要隨意摧殘人才;或者以竹自況,期待朝廷能提攜自己,使自己能「致君堯舜上」,能為治國平天下奉獻綿薄之力……

  這首詠物之作,托物言志,十分妥貼,狀物,形象生動;言志,委婉含蓄。值得認真品味。

嚴鄭公宅同詠竹創作背景

  這是杜甫赴好友嚴武家宴飲時同題之作。嚴武素與杜甫友善,字季鷹,華州華陰人,雖武夫,亦能詩,全唐詩中錄存六首。他性豪爽,讀書不甚究其義。八歲時,因其父挺之不答其母,乃手刃父妾英。其父屢禁其習武。後以蔭調太原府參軍,累遷殿中侍御史。玄宗入蜀,(公元七五六年)擢諫議大夫。至德後,歷劍南節度使,再為成都尹。以破吐蕃功,進檢校吏部尚書,封鄭國公。鎮劍南時,甫因避亂往依之。

詩詞作品:嚴鄭公宅同詠竹
詩詞作者:【唐代杜甫
詩詞歸類:詠物】、【宴飲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