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翃《宿石邑山中》

宿石邑山中原文:

浮雲不共此山齊,山靄蒼蒼望轉迷。
曉月暫飛高樹裡,秋河隔在數峰西。

宿石邑山中翻譯及註釋

翻譯
天上的浮雲不能與此山平齊,山巒雲霧蒼蒼遠望反更迷離。
拂曉彎月暫時飛隱到高樹裡,秋夜的銀河遠隔在數峰以西。

註釋
1石邑:古縣名,故城在今河北獲鹿東南。
2浮云:飄動的雲。《楚辭·九辯》:「塊獨守此無澤兮,仰浮雲而永歎。」共:同,與。
3山靄(ǎi):山中的雲氣。唐岑參《高冠谷口招鄭鄠》詩:「衣裳與枕席,山靄碧氛氳。」望:一作「翠」。迷:分辨不清。
4曉月:拂曉的殘月。南朝宋謝靈運 《廬陵王墓下作》詩:「曉月發雲陽,落日次朱方。」暫:短暫,突然。高:一作「千」。
5秋河:秋夜的銀河。

宿石邑山中賞析

  這首七絕以極簡煉的筆觸,描繪了石邑山變幻多姿的迷人景色。石邑,古縣名,故城在今河北獲鹿東南。石邑一帶為太行山餘脈,山勢逶迤,群峰錯列,峻峭插天。起句「浮雲不共此山齊」,用「烘雲托月」的手法,描寫了這種直插雲天的氣勢:那高空飄忽浮動的白雲也飛昇不到山的頂端,敢去與它比個高低。如果說第一句是寫仰望所見,那麼第二句「山靄蒼蒼望轉迷」,則是寫遠眺情景:摩天的山巒連綿不斷,飄蕩的晚霞忽淡忽濃,忽明忽暗,給重巒疊嶂的山增添了迷人的色彩。「望轉迷」三字,玲瓏剔透,活脫脫地寫出了詩人身臨其境的感受,將沉浸在暮色中的群山幽深神秘、變化莫測的氣氛,描繪得淋漓盡致。此句巧妙地照應上句,正因為山高雲繞,才使入山的遊人產生「望轉迷」的感覺。同時由「迷」字,又暗示夜暮來臨,詩人將在山中投宿。「宿」字是此詩的題眼,倘若不在此點出投宿,後面寫破曉時的景色就顯得無根無襻。

  三四句「曉月暫飛高樹裡,秋河隔在數峰西」,是這首七絕精妙傳神之筆。陳子昂有「明月隱高樹,長河沒曉天」(《春夜別友人》)詩句,寫拂曉與友人離別的景色,畫面是靜止的。韓翃這兩句詩由此化出,在寧靜的氣氛中增加了豐富的層次和鮮明的動感。句中「秋」字點明了投宿山中的節令,「曉」字寫出暮宿曉行的時間。踏上旅程,透過參天大樹的縫隙窺見朗月高懸天中;當旅人緣著山徑行進,隨著峰迴路轉視角的變換,剛才還可以看到的明月突然隱藏到濃密的樹中去了。「暫飛高樹裡」,看似隨意涉筆,無意求工,卻清絕洗煉,獨到含蓄:讀者從「暫」字中可以領悟到,隨著山路的曲折迴環,明月還會躍出樹叢;從「飛」字中可以感覺到,拂曉時萬籟俱寂,天空彷彿突然增添了動感。這是一幅語意新鮮、有層次有節奏的活動畫面,意境幽美,景色錯落有致,令人產生無限遐想。由於曙色漸開,銀河逐漸西流沉淪,又被群峰遮蔽,所以看不到了。最後一句「秋河隔在數峰西」,一筆帶過,戛然而止。這兩句一詳一略,一實一虛,把近景遠景、明暗層次、時間空間安排得井然有序,將所描繪的景色熔鑄在俊美流暢的對句中,給全詩增添了富有特色的藝術魅力與和諧悅耳的音樂效果。同時,透過這兩句景色描繪,使人深深體味到旅人夜宿曉行,奔波不已的艱辛。

  這首七絕寫得很圓熟。詩人採用剪影式的寫法,截取暮宿和曉行時自己感受最深的幾個片段,來表現石邑山中之景,而隱含的「宿」字給互不聯繫的景物起了紐帶作用:因為至山中投宿,才目睹巍峨的山,迷漫的雲;由於曉行,才有登程所見的曉月秋河。「宿」字使前後安排有軌轍可尋,脈斷峰連,渾然一體。這種寫法,避免了平鋪直敘的呆板,顯得既有波瀾又生神韻。表面看,這首詩似乎單純寫景,實際上景中寓情。一二句初入山之景,流露作者對石邑山雄偉高峻的驚愕與讚歎;三四句曉行幽靜清冷的畫面,展現了「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溫庭筠《商山早行》)式的意境,表達了詩人羈旅辛苦,孤獨淒清的況味。

宿石邑山中創作背景

  韓翃的生卒年暫無法確考,此詩的具體創作時間也難以考證。它大概是韓翃後期在汴宋、宣武節度使幕府時期途徑太行山夜宿石邑時所作。

詩詞作品:宿石邑山中
詩詞作者:【唐代韓翃
詩詞歸類:寫山】、【寫景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