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折楊柳歌辭五首》

折楊柳歌辭五首原文:

上馬不捉鞭,反折楊柳枝。
蹀座吹長笛,愁殺行客兒。

腹中愁不樂,願作郎馬鞭。
出入擐郎臂,蹀座郎膝邊。

放馬兩泉澤,忘不著連羈。
擔鞍逐馬走,何見得馬騎。

遙看孟津河,楊柳郁婆娑。
我是虜家兒,不解漢兒歌。

健兒須快馬,快馬須健兒。
蹕跋黃塵下,然後別雄雌。

折楊柳歌辭五首註釋

捉鞭:拿起馬鞭。捉:抓、拿。
蹀座:偏義複詞,取「座」義。蹀:行;座,同「坐」。
長笛:指當時流行北方的羌笛。
擐:系,拴。
羈:馬籠頭。
逐:跟隨。
孟津河:指孟津處的黃河。孟津:在河南孟縣南。
郁:樹木茂密狀。
婆娑:盤旋舞動,此指楊柳隨風搖曳的樣子。
虜家兒:胡兒,古代漢族對北方少數民族之貶稱。
蹕跋:快馬飛奔時馬蹄擊地聲。
黃塵:指快馬奔跑時揚起的塵土。
別雄雌:分高低、決勝負。

折楊柳歌辭五首賞析

  《折楊柳歌辭》,《樂府詩集》收入橫吹曲辭梁鼓角橫吹曲,共五首,內容相貫,主要為徵人臨行之際與其情人相互贈答之詞。折楊柳是古代送別的習俗,送者、行者常折柳以為留念。

  第一首是寫「行客」告別親友遠行之際,「上馬」理當揮鞭啟程,可他卻「不捉鞭」,反而探身去折一枝楊柳。柳者,留也,在古代習俗中是作為惜別的象徵。這一細節,正表現出其依依惜別的心情。而此時更傳來了悠悠長笛之聲,豈不更令人悵惘,別情難抑!詩前三句純用敘事代抒情,不明言離愁,而巧妙地用「柳枝」、「長笛」象徵離情的事物意象作墊襯,逼出最後一句「愁殺」兩字。

  第二首中,「愁不樂」點出與「郎」經常離別,故女子大發奇想,希望成為心上人的馬鞭,終日伴隨情郎身邊。詩蘊藉有致,頗帶南方吳聲西曲的柔情;但又頗有不同,「願作郎馬鞭」的癡想就明顯帶有北方器物的特徵。詩以剛健之筆抒溫婉之情,於爽健之中寓纏綿之情致。

  第三首是寫放馬的情形。馬不戴羈,人扛馬鞍,人隨馬走,然後提出疑問「何見得馬騎」,怎麼不見你騎馬呢。遠離故鄉前夕,作者的心情是沉重的,對未來充滿了迷惑與不解。

  第四首詩寫徵人遙望漫漫征程,對此行懷有隱憂。此詩應當注意兩點:(一)作者當是北方少數民族,或為鮮卑,或為其他,雖已難深究,但其顯然習慣於北方大漠生涯,來到中原沃土為時未久。故「遙望」之際,對「楊柳郁婆娑」之中原景物倍覺新鮮。「郁婆娑」三字十分傳神,令人想見垂柳成行、依依搖曳之美景。此種景物描寫,在北歌中極為罕見。(二)此詩當原用北族語言,經過漢譯。「虜家兒」者,即出諸漢人譯筆,北方民族斷不會用此貶詞自稱。至於詩中透露出其時南北民族融合與文化交流的信息,亦值得重視。

  第五首詩是寫一場激烈的馬賽前的情景。賽馬場上,人強馬壯,躍躍欲試。作者不禁感歎:健兒要獲勝,必須依靠駿馬;但快馬要顯示出其善奔,亦須依靠騎術高明的健兒。兩個「須」字,突出了人馬互相依賴的重要關係。「蹕跋黃塵」,動人心魄,展示出萬馬奔騰的壯闊景象。這是作者的揣想之辭,故云「然後」才能決一雌雄。詩有議論,有描寫,場景闊大,給人一種陽剛的美感。

詩詞作品:折楊柳歌辭五首
詩詞作者:【南北朝佚名
詩詞歸類:古詩三百首】、【樂府】、【離別】、【組詩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