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作者《【中呂】紅繡鞋_老夫人寬洪》

【中呂】紅繡鞋_老夫人寬洪原文:

老夫人寬洪海量,去筵席留下梅香,不付能今朝恰停當。款款的分開羅帳,
慢慢的脫了衣裳,卻原來紙條兒封了褲襠。
  掐掐拈拈寒賤,偷偷抹抹姻緣,幕天席地枕頭兒磚。或是廚灶底,馬欄邊,
忍些兒卻怕敢氣喘。
  背地裡些兒歡笑,手梢兒何曾湯著,只聽得擦擦鞋鳴早來到。又那裡挨窗兒
聽,倚門兒瞧。把我一個敢心都唬了。不甫能尋得個題目,點銀燈推看文書,被
肉鐵索夫人緊纏住。又使得他煎茶去,又使得他做衣服。倒熬得我先睡去。
  恰睡到三更前後,款款的擦下床頭,不堤防酒夫人被窩兒裡搜。這場事無
乾淨,這場事怎干休?唬得我摸盆兒推淨手。
  手約開紅羅帳,款抬身擦下牙床,低歡會共你著銀紅。輕輕的鞋底兒放,腳
不敢把地皮兒湯,又早被這告舌頭門扇兒響。
  款款的分開羅帳,輕輕的擦下牙床,栗子皮踏著不提防。驚得膽喪,唬得魂
揚,便是震天雷不恁響。
  雖是間阻了咱十朝五夜,你根前沒半米兒心別,不甫能帶酒的夫人睡著些。
休死勢,莫佯斜,直睡到他覺來時回去也。結斜裡焦天撇地,橫枝兒苫眼鋪眉,
吉料子三千般兒碎收拾。被窩兒裡閒唧噥,枕頭兒上冷禁持,又是那沒前程的調
泛你。
  背地裡些兒歡愛,對人前怎敢明白,情性的夫人又早撞將來。攔著粉頸,落
香腮,吃取他幾下紅繡鞋。
  小妮子頑涎不退,老敲才飽病難醫,做死的人前諱床食。也不索便問事,
也不索下鉗錘,對我吃半碗帶冰凌的涼酪水。
  麗日和風柳陌,花開相間紅白,見遊人車馬鬧該該。王孫爭蹴,仕女賭金
釵,直吃得醉顏桃杏色。
  霜落荷枯柳敗,風清天淡雲白,玩西山拂袖步蒼苔。黃花簪兩鬢,白酒暈雙
腮,直吃得醉顏紅葉色。
  楚霸王休誇勇烈,漢高皇莫說豪傑。一個舉鼎拔山一個斬白蛇。漢陵殘月照,
楚廟暮雲遮,二英雄何處也!
  搬興廢東生玉兔,識榮枯西墜金烏。富貴榮華待何如?斬白蛇高祖勝,舉鼎
霸王輸,都做了北邙山下土。
  韓信機謀枉用,項羽爭戰無功。一般瀟灑月明中。霸王刎烏江岸,韓侯斬未
央宮,都做了北邙山下塚。
  一個千鍾美祿,一個石粟之儲,天理如何有榮枯?三十二居陋巷,二十四位
中書,都做了北邙山下骨。
  開放眼春風錦樹,轉回頭暮景桑榆。富貴貧窮待何如?石崇曾居金谷,阮籍
曾哭窮途,都做了北邙山下土。
  岳王興邦死獄,秦相廢國居樞。兩個興廢事如何?忠義祠神像,奸宄杖身軀。
都做了北邙山下骨。
  窗外雨聲聲不住,枕邊淚點點長吁,雨聲淚點急相逐。雨聲兒添淒慘,淚點
兒助長吁。枕邊淚倒多如窗外雨。
  看黃卷消磨永夜,就銀挑繡些些。倒在我懷兒裡撒乜斜。見他將文冊放,
我索將女工疊,不良才又是也。
  伸玉臂把才郎摟定,束纖腰不整烏雲。美紺紺舌尖兒冷丁丁。低聲叫,悄聲
應,咱兩個親的來不待親。
  這場怪其實難做,又不敢明白的扯拽揪摔。止不過背地裡沒人處說些言語。
有人處偷睛兒看,看著他落聲長吁,空教人眼歡娛心受苦。
  我為你吃娘打罵,你為我棄業拋家。我為你胭脂不曾搽。你為我休了媳婦,
我為您剪了頭髮,咱兩個一般的憔悴煞。
  強打疊精神怎過,思量的做不得生活。越思量越間阻越情多。思量的身憔悴,
思量的似風魔,思量煞也怎奈何!
  孤雁叫教人怎睡?一聲聲叫的孤淒,向月明中和影一雙飛。你雲中聲嘹亮,
我枕上淚雙垂,雁兒我你爭個甚的!
  生來的千般嬌態,柳眉杏臉桃腮,不長不短俏身才。高挽著烏雲髻,斜插著
鳳頭釵,窄弓弓紅繡鞋。
  一兩句別人閒話,三四日不把門踏。五六日不來呵在誰家?七八遍買龜兒卦,
久已後見他麼,十分的憔悴煞。
  又不是天魔鬼崇,又不是觸犯神祇。又不曾坐筵席傷酒共傷食。師婆每醫的
鬼祟,大夫每治的沉疾,可教我羞答答說甚的? 嘲妓劉黑麻
  莫不是捧硯時太白墨灑?莫不是畫眉時張敞描差?莫不是蜻蜓飛上海棠花?
莫不是玄香染?莫不是翠鈿壓?莫不是明皇妃墜下馬?
詩詞作品:【中呂】紅繡鞋_老夫人寬洪
詩詞作者:【元代未知作者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