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江城子·孤山竹閣送述古》

江城子·孤山竹閣送述古原文:

翠蛾羞黛怯人看。掩霜紈,淚偷彈。且盡一尊,收淚唱《陽關》。漫道帝城天樣遠,天易見,見君難。
畫堂新構近孤山。曲欄干,為誰安?飛絮落花,春色屬明年。欲棹小舟尋舊事,無處問,水連天。

江城子·孤山竹閣送述古賞析

  這首詞作於公元1074年(宋神宗熙寧七年),是蘇軾早期送別詞中的佳作。詞中傳神地描摹歌妓的口氣,代她向即將由杭州調知應天府(今河南商丘南)的僚友陳襄(字述古)表示惜別之意。此詞風格柔婉卻又哀而不傷,艷而不俗。作者對於歌妓的情態和心理描摹得細緻入微,栩栩如生,讀來令人感歎不已。

  上片描述歌妓餞別時的情景,首句表現她送別陳襄時的悲傷情態。「翠蛾」即蛾眉,借指婦女。「黛」本是一種黑色顏料,古代女子用來畫眉,這裡借指眉。「羞黛」為眉目含羞之態。「霜紈」指潔白如霜的紈扇。她因這次離別而傷心流淚,卻又似感羞愧,怕被人知道而取笑,於是用紈扇掩面而偷偷彈淚。她強制住眼淚,壓抑著情感,唱起《陽關曲》,慇勤勸陳襄且盡離尊。《陽關曲》即唐代詩人王維《送元二使安西》詩譜入樂府後所稱,亦名《渭城曲》,用於送別場合。上闋的結三句是官妓為陳襄勸酒時的贈別之語:「漫道帝城天樣遠,天易見,見君難」。這次陳襄赴應天府任,其地為北宋之「南京」,亦可稱「帝城」。她曲折地表達自己留戀之情,認為帝城雖然有如天遠,但此後見天容易,再見賢太守卻不易了。

  下片模寫歌妓的相思之情。「畫堂」當指孤山寺內與竹閣相連接的柏堂。蘇詩《孤山二詠並引》云:「孤山有陳時柏二株,其一為人所薪,山下老人自為兒時已見其枯矣,然堅悍如金石,愈於未枯者。僧志詮作堂於其側,名之曰柏堂。堂與白公居易竹閣相連屬。」蘇軾詠柏堂詩有「忽驚華構依巖出」句,詩作於熙寧六年六月以後,可見柏堂確為「新構」,建成始一年,而且可能由陳襄支持建造的(陳襄於熙寧五年五月到任)。此宴別陳襄,自然有「樓觀甫成人已去」之感。官妓想像,如果這位風浪太守不離任,或許還可同她於畫堂之曲欄徘徊觀眺呢!由此免不了勾起一些往事的回憶。上年春天,蘇軾與陳襄等僚友曾數次遊湖,吟詩作詞。蘇軾《有以官法酒見餉者因用前韻求述古為移廚飲湖上》詩有「游舫已妝吳榜穩,舞衫初試越羅新」;後作《常潤道中有懷錢塘寄述古》詩亦有「三月鶯花付與公」之句,清人紀昀以為「此應為官妓而發」。可見當時遊湖都有官妓歌舞相伴。她回憶起上年暮春時節與太守遊湖的一些難忘情景,歎息「春色屬明年」,下年將不會歡聚一起了。結尾處含蘊空靈而情意無窮。想像明年春日,當她再駕著小船西湖尋覓舊跡歡蹤,「無處問,水連天」,情事已經渺茫,唯有倍加想念與傷心而已。

  此詞上片寫人,下片寫景,兩片之間看似無甚聯繫,其實上片由人及情,下片借景寓情,人與景都服從於離愁、別情的抒發,語似脫而意實聯。從風格上看,此詞近於婉約,感情細膩,但「天易見,見君難」、「無處問,水連天」等句,於委婉中仍透粗獷。

詩詞作品:江城子·孤山竹閣送述古
詩詞作者:【宋代蘇軾
詩詞歸類:【離別】、【相思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