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英《風入松·桂》

風入松·桂原文:

蘭舟高蕩漲波涼。愁被矮橋妨。暮煙疏雨西園路,誤秋娘、淺約宮黃。還泊郵亭喚酒,舊曾送客斜陽。
蟬聲空曳別枝長。似曲不成商。御羅屏底翻歌扇,憶西湖、臨水開窗。和醉重尋幽夢,殘衾已斷熏香。

風入松·桂註釋

風入松:古琴曲有《風入松》,傳為晉嵇康所作。又唐僧皎然有《風入松歌》,見《樂府詩集》卷五十九,調名由此而來。《宋史·樂志》入「林鍾商」,調見晏幾道《小山詞》。又名「風入松慢」「遠山橫」。雙調,七十四字、七十六字,亦有七十二字體的。前後片各六句四平韻。《夢窗詞》系七十六字體。
2妨:一本作「坊」。

風入松·桂賞析

  「蘭舟」兩句。「蘭」通「欄」。言圍著欄干的客船從岸邊綠蔭下盪開,離之而去。客船漸去漸遠,詞人的心也隨之漸生愁意,更可恨的是,眺望客船的視線卻被一座矮橋無端隔斷,使他更增一分愁意。乘舟離去的是其愛人,所以依依不捨之情躍然紙上。「暮煙」兩句。西園,為吳文英曾居處,即詞人在蘇州的居所旁花園。在《夢窗詞集》中,詞人多次提到「西園」,如:《水龍吟》「西園已負,林亭移酒,松泉薦茗。」《鶯啼序》「殘蟬度曲,唱徹西園。」《浪淘沙》「往事一潸然,莫過西園。」可見「西園」並非泛指。據《鶯啼序》詞有「橫塘棹穿艷錦」,「念省慣吳宮憂愁」等句可知其地在蘇州。此處是說:如今我經過西園路上,只見那裡瀰漫著一片瀟瀟煙雨,此景此情,合而為一,更生愁思。想起從前因為離別依依,擔誤了愛人梳洗打扮的時候,所以匆匆離別而去。「約黃」,六朝婦女多妝黃色在額角上為飾,稱為約黃。梁簡文帝《美女篇》詩就有「散誕披紅帔,生情新約黃」句可證之。「還怕」兩句,一「還」字點明重來。兩句有「人面桃花」之感。此言詞人重來這裡兩人的離別之處,見到「郵亭」、「夕陽」景物依舊,卻不見「人面」,因為離人已如夕陽西墜般不顧而去,所以詞人只有「喚酒」澆愁。上片最後兩句點出乃是詞人憶舊之作,「還怕」、「舊曾」字樣都可證之。  

  「蟬聲」兩句。換頭以蟬棲別枝,長聲歌鳴,暗喻蘇姬離他而去。所以,詞人觸景生情,對曼聲而鳴的蟬聲,總感到難以卒聽,而且感到還不成曲調,更生出厭惡之心。「御羅」兩句,為倒裝句,一「憶」字,透露出詞人由蘇之去妾而聯想起杭之亡妾。想起兩個人在西湖邊臨水而居。夫唱婦隨曾度過多少個銷魂日子,其中就有杭妾舞袖翩翩,歌扇半遮的歌舞鏡頭的回憶。「和醉」兩句,復歸眼前。言詞人獨飲孤酒,不單單是為了銷愁,而且還為了能夠醉入夢鄉,去追覓尋找仙侶。可惜鴛鴦衾雖在,只剩己身獨臥,而且愛人(指蘇姬)特有的熏香氣息,在衾中也已消失殆盡。下片亦全是憶舊、思戀之作。  

  統觀全詞內容,似與題目「桂」,毫無聯繫之處,而與《風入松·春晚感懷》,則尚可以互為表裡參之。

風入松·桂創作背景

  此為吳文英西園賞桂憶姬之作。作者於蘇州愛姬去之後,再到吳地。未寓西園,寓盤門外。此游當是舟行,即在姬去之年,與《滿江紅·甲辰歲盤門外寓居過重午》作於同年,即公元1244年(宋理宗嘉熙四年)。
詩詞作品:風入松·桂
詩詞作者:【宋代吳文英
詩詞歸類:離別】、【憶舊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