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至德二載甫自京金光門出問道歸鳳翔乾元初…有悲往事》

至德二載甫自京金光門出問道歸鳳翔乾元初…有悲往事原文:

此道昔歸順,西郊胡正繁。
至今殘破膽,應有未招魂。
近得歸京邑,移官豈至尊。
無才日衰老,駐馬望千門。

至德二載甫自京金光門出問道歸鳳翔乾元初…有悲往事翻譯及註釋

翻譯
當年由金光門這條路,去投奔鳳翔,長安西郊,到處是安史叛軍正作亂。
直到如今想起來,仍叫人心驚膽顫,有人神魂尚未招回,依然誠恐誠惶。
我拜近得左拾遺,回到了京畿地方,貶我華州掾,這旨意難道出自至尊。
算了吧,我這庸才已逐日衰老鬢蒼,告別長安,駐馬回望千門宮殿簷房!

註釋
1至德二載:公元757年。載,唐自玄宗天寶三年改「年」為「載」,至肅宗乾元元年又改為「年」。京:指長安。金光門:長安外城有三座門,中間一座叫金光門。間道:偏僻的小路。鳳翔:在今陝西,肅宗時一度改名西京,當時肅宗駐蹕於此。左拾遺,職司規諫君主,薦舉人才,屬門下省。移:這裡是貶降的意思。華州:今陝西華縣。掾:屬官的通你。這裡指當時降為華州司功參軍。因出此門:浦起龍《讀社心解》云:「華在東而出西面門,為與親故別,親故有在西者也。」
2此道:指金光門。昔歸順:指至德二載投奔鳳翔時,長安西邊的胡騎正甚繁亂。歸順:指逃脫叛軍歸鳳翔,投奔肅宗。
3正:一作「騎」。胡:這裡指安祿山部隊。
4破膽:喪膽,驚駭。
5未招魂:指活人的神魂,意謂推想叛軍佔據時,臣民神魂驚散之常,應有未招而不歸之魂。未,一作「猶」。
6近侍:指拜左拾遺。侍,一作「得」。京邑:指華州,因系畿縣,距京城長安不遠。
7移官:調動官職,指由左拾遺外放為華州司功參軍。豈至尊,難道出自皇帝之意。豈,一作「遠」。
8千門:原指宮中的門戶,這裡借代宮殿,形容其建築宏偉,門戶很多。

至德二載甫自京金光門出問道歸鳳翔乾元初…有悲往事賞析

  首聯扣題,從「悲往事」寫起,述說往日虎口逃歸時的險象。「胡正繁」有兩層含義:一是說當時安史叛軍勢大,朝廷岌岌可危;二是說西門外敵人多而往來頻繁,逃出真是太難,更能表現出詩人對朝廷的無限忠誠。頷聯「至今」暗轉,進一步抒寫昔日逃歸時的危急情態,伸足前意而又暗轉下文,追昔而傷今,情致婉曲。章法上有金針暗度之效。

  頸聯轉寫今悲,滿腔忠心卻遭外貶,本是皇帝刻薄寡恩,是皇帝自己疏遠他,可詩人卻偏說「移官豈至尊」,決無埋怨皇帝之意,故成為杜甫忠君的美談。但若仔細體會,杜甫在這兩句中還是含有怨艾之情的,只不過是說得婉曲罷了。尾聯在自傷自歎中抒寫眷戀朝廷不忍遽去的情懷。感情複雜而深婉,雖然寫得很含蓄,實際是在埋怨肅宗。

  這首詩追憶了當年九死一生從胡塵中間道逃往鳳翔的情景,痛定思痛,感慨萬千。當年是「麻鞋見天子,衣袖露兩肘。朝廷憫生還,親故傷老醜。涕淚授拾遺,流離主恩厚」,本以為從此可以效忠王室、裨補國政,誰知卻因正直敢言了遭奸按誹傍,天子疏遠,從政一年多就被貶斥。詩人內心的怨望很深,卻以「不怨之怨」的委婉筆法寫出。篇末抒發自己眷念京國的深情,更加襯托出統治者的黑白不辨、冷酷無情。

至德二載甫自京金光門出問道歸鳳翔乾元初…有悲往事創作背景

  安史亂中,杜甫曾被叛軍捉住,押往長安。至德二載(757),他從長安西門中的金光門混出城,由小路逃往鳳翔見唐肅宗,被任命為左拾遺。當年十月在長安收復後,他隨皇帝回京。次年(乾元元年,758)因上疏營救好友房琯而得罪,被貶為華州司功參軍,恰好又從金光門出城,作者撫今追昔,悲慨萬分,寫下此詩。
詩詞作品:至德二載甫自京金光門出問道歸鳳翔乾元初…有悲往事
詩詞作者:【唐代杜甫
詩詞歸類:唐詩三百首】、【歲月】、【懷念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