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鴻《五噫歌》

五噫歌原文:

陟彼北芒兮,噫!
顧瞻帝京兮,噫!
宮闕崔嵬兮,噫!
民之劬勞兮,噫!
遼遼未央兮,噫!

五噫歌翻譯及註釋

翻譯
登上北芒山啊,噫!
回首遙望那皇帝住的京城啊,噫!
宮殿那高大壯麗啊,噫!
百姓那辛勤勞作啊,噫!
遙遠漫長那無止境啊,噫!

註釋
1陟(zhi):登高。《詩經·周頌·閔予小子》:陟降庭止。
2北芒:橫臥於洛陽北側,為崤山支脈。東西綿亙190餘公里,海拔250米左右。唐代詩人白居易詩云:「北邙塚墓高嵯峨」。俗諺說「生在蘇杭,死葬北邙」。其最高峰為翠雲峰。古時北芒樹木森列,蒼翠如雲。唐朝詩人張籍詩云:「人居朝市未解愁,請君暫向北邙游」。「邙山晚眺」,被稱為「洛陽八大景」之一。
3顧:回頭看。《史記·項羽本紀》:顧見漢騎司馬呂馬童。
4瞻:向遠處或向高處看。《詩經·邶風·燕燕》:瞻望弗及。
5崔嵬:高大,高聳。《楚辭·屈原·涉江》:帶長鋏之陸離兮,冠切雲之崔嵬。
6劬(qu):過分勞苦,勤勞。
7遼:遙遠。《楚辭·九歎·憂苦》:山修遠其遼遼兮。
8未央:未已,未盡。《楚辭·離騷》:及年歲之未晏兮,時亦猶其未央。

五噫歌鑒賞

  前三句如實描寫人人皆有的生活經驗,登高可以望遠。皇宮苑囿百姓無法進去的,其宅地之廣大與建築之豪華難以想見,但登高可以一目瞭然。詩人登山也一定看到了老百姓破爛、窄小、擁擠的平民窟,也一定看到了熙來攘往的商店街市,但這些同詩人要表達的主題無關,並且也不是詩人登高所見最突出的印象。因為這些景象不登高也可以看到,故詩人將這些省略不寫,單刀直入,開門見山地描寫登高望遠所得的最強烈的印象:帝王最崔嵬的宮闕殿閣,貴族那如連雲般的宅第苑囿。這樸實的描寫,為下文抒發感歎作鋪墊,或者說是詩人發生感歎的物質基礎。

  後兩句詩人一針見血地指出皇帝、貴族的豪華享樂是建築在老百姓的血汗之上!為了修建這些宮殿、宅第、苑囿,要花費老百姓多少血汗啊!

  《五噫歌》在藝術上的突出成就是:(1)選材上,描寫詩人登高所見最強烈的印象,突出主體,刪除一切枝葉,非常凝練。(2)結構上,一句緊扣一句,一氣呵成。先描寫詩人動作:登山,登上高處再回頭望(顧瞻),看見「宮闕崔嵬」,感歎「民之劬勞」。如同電影剪輯一樣形象、直觀、合乎邏輯。(3)語氣上,每句結尾都用一個感歎詞「兮」,每句終了,又有一個「噫」字停頓,表現出一言難盡、欲言又止、滿腹憂憤、無窮悲痛的感情,很有獨創性。清代張玉彀在《古詩賞析》中評此詩:「無窮悲痛,全在五個『噫』字托出,真是創體。」(4)構思上,《五噫歌》即事興情,並非拼湊字句作文章。何況周頤在《蕙風詞話》卷五中說寫詩詞有「流露於不自知,觸發於弗克自已」的情況。梁鴻由於出身家貧,親自耕織,瞭解人民苦難,所以看到帝王「宮闕崔嵬」時「弗克自已」,想到人民的苦難,深刻揭示了一種社會現象的本質。

五噫歌創作背景

  漢章帝時,梁鴻因事出函谷關,路過京城,作《五噫歌》諷世,章帝聞知,不悅,下詔搜捕。梁鴻於是改姓運期,名□,南逃至吳,為人作雇工。東家見孟光(梁鴻之妻)進食"舉案齊眉",認為其妻對丈夫如此敬重,可見並非一般傭工,乃禮遇之。梁鴻遂在吳閉門著書,死後葬於要離墓旁。

  梁鴻的詩,今僅存3首,俱載《後漢書》本傳。《五噫歌》僅五句,每句後有一"噫"字感歎,為楚歌變體,寫登北芒山望京城宮殿豪華,感慨"人之劬勞兮,噫!遼遼未央兮,噫"諷刺章帝勞民傷財,患害不盡,表現出他對國家、人民的深切關心和憂傷。所以魏晉之際的趙至說他"登岳長謠","以嘉□之舉,猶懷戀恨"(《與嵇茂齊書》)。

詩詞作品:五噫歌
詩詞作者:【兩漢梁鴻
詩詞歸類:生活】、【憂民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