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棄疾《鷓鴣天·送人》

鷓鴣天·送人原文:

唱徹《陽關》淚未乾,功名餘事且加餐。浮天水送無窮樹,帶雨雲埋一半山。
今古恨,幾千般,只應離合是悲歡?江頭未是風波惡,別有人間行路難!

鷓鴣天·送人翻譯及註釋

翻譯
唱完了《陽關》曲淚卻未干,視功名為餘事(志不在功名)而勸加餐。水天相連,好像將兩岸的樹木送向無窮的遠方,烏雲挾帶著雨水,把重重的高山掩埋了一半。
古往今來使人憤恨的事情,何止千件萬般,難道只有離別使人悲傷,聚會才使人歡顏?江頭風高浪急,還不是十分險惡,而人間行路卻是更艱難。

註釋
1唱徹《陽關》:唱完送別的歌曲。 徹,完;《陽關》,琴歌《陽關三疊》。
2餘,多餘;加餐,多吃飯。
3無窮:無盡,無邊。
4今古,古往今來;般,種。
5只應,只以為,此處意為「豈只」。
6未是:還不是。
7別有:更有。

鷓鴣天·送人賞析

  送別詞是詞裡一個大家族。晚唐五代至北宋詞,多敘男女離別。從古以來,「黯然銷魂者,惟別而已矣」(江淹《別賦》 )。纏綿悱惻之情,哀怨淒惋之音,往往籠罩全篇。辛棄疾送別詞,卻多立意不俗,又總是超出常境,這首《鷓鴣天》可作代表。詞開篇即述離情。
上闋頭二句:「唱徹《陽關》淚未乾,功名餘事且加餐」。上句言送別。《陽關三疊》是唐人上闋送別歌曲,加上「唱徹」、「淚未乾」五字,更覺無限傷感。

  從作者的性格看,送別絕不會帶給他這樣的傷感。他平日對仕途、世事的感慨一直,鬱積胸中,恰巧,遇上送別之事的觸動,便一湧而發,故有此情狀。下句忽然宕開說到「功名」之事,便覺來路分明。作者和陸游一樣,都重視為國家的恢復事業建立功名的。他的《水龍吟》詞說:「算平戎萬里,功名本是,真儒事,公知否。」認為建立功名是分內的事;《水調歌頭》詞說:「功名事,身未老,幾時休?詩書萬卷,致身須到古伊周。」認為對功名應該執著追求,並且要有遠大的目標。這首詞中卻把功名看成身外「餘事」,乃是不滿朝廷對金屈膝求和,自己的報國壯志難酬,而被迫退隱、消極的憤激之辭:「且加餐」,運用《古詩十九首》「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之句,也是憤激之語。「浮天水送無窮樹,帶雨雲埋一半山」。寫送別時翹首遙望之景,景顯得生動,用筆也很渾厚,而且天邊的流水遠送無窮的樹色,和設想行人別後的行程有關;雨中陰雲埋掉一半青山,和聯想正人君子被奸邪小人遮蔽、壓制有關。景句關聯詞中的兩種不同的思想感情,不但聯繫緊密,而且含蓄不露,富有餘韻。

  下闋起三句:「今古恨,幾千般,只應離合是悲歡?」這裡的「離合」和「悲歡」是偏義複詞。由於題目「送人」與下闋頭句「今古恨」,的情景的規定,所以「離合」,就只取「離」字義,「悲歡」就只取「悲」字義。上闋寫送別,下闋抒情本應該是以「別恨」為主調的,但是作者筆鋒拗轉,說今古恨事有幾千般,豈只離別一事才是堪悲的?用反問語氣,比正面的判斷語氣更含激情。作詞送人而居然說離別並不是唯一可悲可恨的事,顯示出詞的思想感情將有進一步的開拓。緊接著下文便又似呼喊又似吞嚥地道出他的心聲:「江頭未是風波惡,別有人間行路難。」行人踏上旅途,「江湖多風波,舟楫恐失墜」(杜甫《夢李白》),但作者認為此去的遭遇比它更險惡。那是存在於人們心中、存在於人事鬥爭上的無形的「風波」;它使人畏,使人恨,有甚於一般的離別之恨和行旅之悲。「瞿塘嘈嘈十二灘,人言道路古來難;長恨人心不如水,等閒平地起波瀾。」(劉禹錫《竹枝詞》)其中的滋味,古人已先言之。作者在此並非簡單地借用前人的詩意,而有他切身的體會。他一生志在恢復事業,做官時喜歡籌款練兵,並且執法嚴厲,多得罪投降派,和豪強富家,所以幾次被劾去官。如在湖南安撫使任內,籌建「飛虎軍」,後來在兩浙西路提點刑獄公事任內,即因此事實被劾為「奸貪凶暴」、「厲害田里」而被罷官。這正是人事上的「風波惡」的明顯例證。作者寫出詞的最後兩句,包含了更多的傷心經歷,展示了更廣闊、更令人驚心動魄的藝術境界,情已淋漓,語仍含蓄。李白《行路難》的「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同此悲憤;白居易《太行路》的「行路難,不在水,不在山,只在人情反覆間」,正可說明悲憤的原因和實質。

  這首小令,篇幅雖短,但是包含了廣闊深厚的思想感情,它的筆調深渾含蓄,舉重若輕,不見用之跡而力透紙背,顯示辛詞的大家氣度。

鷓鴣天·送人賞析三

  詞開篇即述離情。唐代詩人王維有七絕《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清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後入樂府,以為送別。李東陽《麓堂詩話》曰:「此辭一出,一時傳誦不足,至為三疊歌之。後之詠別者,千言萬語,殆不能出其意之外」。通稱《陽關三疊》,又名《渭城曲》。這裡把送別場面凝縮成「唱徹」(唱畢)而「淚未乾」,展示出形象的淒苦情狀。一接卻正話反說:「功名餘事且加餐」。「功名」,指官爵。張華《答何劭》詩:「自予及有識,志不在功名」。視功名為「餘事」,或者說「志不在功名」,在封建社會真如鳳毛麟角。辛棄疾「有客慨然談功名,因追念少年時事」的《鷓鴣天》詞云:「壯歲旌旗擁萬夫,錦襜突騎渡江初」。簇擁千軍萬馬,突破重圍渡江投奔大宋朝廷,固是愛國壯舉,又何嘗不是為了功名!「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破陣子》)。在封建社會裡,是互相聯繫的。換言之,只有「達」,才能「兼善天下」。所以視功名為餘事而勸加餐,處於「國仇未報壯士老」(陸游詩句)的具體歷史情況下,這裡曠達的成分不多,更多的是激憤,是反語,是色荏內厲的。

  下片宕開,從久遠的歷史長河來作論述:「今古恨,幾千般;只應離合是悲歡?」古往今來使人憤恨的事情,何止千件萬般,難道只有離別使人悲哀?聚會才使人歡樂嗎?無論「離」,無論「合」畢竟都是個人間的事,它們只是「今古恨」的一種,言外之意是國家的分裂,人民的苦難,較之個人的悲歡離合,是更值得關注的事!用「只應」詰問句更力重千鈞。

鷓鴣天·送人賞析二

  送別詞是詞裡一個大家族。晚唐五代至北宋詞,多敘男女離別。從古以來,「黯然銷魂者,惟別而已矣」(江淹《別賦》 )。纏綿悱惻之情,哀怨淒惋之音,往往籠罩全篇。辛棄疾的送別詞,卻多立意不俗,又總是超出常境,這首《鷓鴣天》可作代表。

  一接卻正話反說:「功名餘事且加餐」。「功名」,指官爵。張華《答何劭》詩:「自予及有識,志不在功名」。視功名為「餘事」,或者說「志不在功名」,在封建社會真如鳳毛麟角。

  前結「浮天」二句,以景映情,烘托點染。先寫江中之水:水天相連,好像將兩岸的樹木送向無窮的遠方;後寫空中之云:烏雲挾帶著雨水,把重重的高山淹埋了一半。正是「情以景幽,單情則露;景以情妍,獨景則滯」(沈雄《古今詞話·詞品》卷下引宋征壁語)。而「言情之詞,必藉景色映托,乃具深宛流美之致」(吳衡照《蓮子居詞話》卷二)。這樣,把行色的淒涼況味,推上一個高層次。「浮天水送無窮樹,帶雨雲埋一半山」蘊含了作者離別時的淒涼傷感之情以及壯志難酬的激憤之情。作者借景抒情,先寫水天相連,好像將兩岸的樹木送向無窮的遠方;後寫空中之雲,烏雲挾帶著雨水,把重重的高山淹埋了一半,而情感蘊含其中,真是含蓄不露,富有餘韻。

  後結仍扣緊送人題意:「江頭未是風波惡,別有人間行路難。」江頭風高浪急,十分險惡,但哪有人間行路難呢?郭茂倩《樂府詩集》卷七十引《樂府解題》曰:「《行路難》,備言世路艱難及離別悲傷之意,多以『君不見』為首。」今不存。南朝宋鮑照有《擬行路難》十八首(一作十九首),多述個人不為世用,或針砭社會現實。這兩句托意深刻,正應辛棄疾的身世遭遇並包容如今帶湖閒居種種生活的體驗在內。一首五十六個字的《送人》小詞,寫得這樣內蘊豐富,寄情高遠,絕少「黯然銷魂」情緒,「英雄感愴,有在長情之外」(劉辰翁《辛稼軒詞序》),由此詞正可悟出。下闕表達了這樣兩層新意:一是古往今來使人憤恨的事情千件萬般,不止是只有生離死別,還有國家大事;二是作者以江頭風波險惡突顯人間行路之難,世事之險。

詩詞作品:鷓鴣天·送人
詩詞作者:【宋代辛棄疾
詩詞歸類:宋詞精選】、【送別】、【感傷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