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惠言《江城子·填張春溪西湖竹枝詞》

江城子·填張春溪西湖竹枝詞原文:

碧雲無渡碧天沉,是湖心,是儂心。心底湖頭,路斷到如今。郎到斷橋須有路,儂住處,柳如金。
南高峰上望郎登,郎愁深,妾愁深。郎若愁時,好向北峰尋。相對峰頭俱化石,雙影在,照清潯。

江城子·填張春溪西湖竹枝詞註釋

江城子:詞調名。分單調、雙調兩類,各有數體。單調始於晚唐韋莊,五代歐陽炯,雙調始於北宋蘇軾。
2張春溪:名伯魁,字春溪,清浙江海鹽縣人,張惠言友。 
3西湖竹枝詞:西湖,在今浙江省杭州市西區。竹枝詞,樂府《近代曲》名,本巴渝(今重慶周圍地區)一帶民歌。
4碧雲無渡碧天沉,是湖心,是儂心:碧雲,指碧色的雲。此詞與「雲雨」、「魚雁」等意像一道,常為古人用來作男女戀情的象徵。
5心底湖頭,路斷到如今:心底,指「儂」的心底。湖頭,湖起始的地方。此處指「儂」心上人所居住的地方。路斷,指道路不通。暗示「儂」與心中人許久音訊阻隔,沒有相會了。 
6斷橋:橋名,在西湖孤山邊。本名寶祐橋,又名斷家橋。以孤山之路,至此而斷,故自唐以來皆呼為斷橋。 
7金:金黃色。此指柳葉由綠泛黃,與金黃色相似。又黃色醒目,容易辨認。 
8南高峰、北峰:西湖周圍多山,環湖有南高峰、北高峰、玉皇山等。 
9相對峰頭俱化石:相對,面對面的相向、對峙。化石:南朝劉義慶《幽明錄》:「武昌山上有望夫石,狀若人立。古傳云:『昔有貞婦,其夫從役,遠赴國難,攜弱子餞送北山,立望夫而化為立石,因以為名焉。』」相傳有貞婦送夫從役,站在山頭望丈夫,久之化而為石。後遂以此典表現女子對丈夫的忠貞與思念,形容精誠至極。
十雙影在,照清潯:清潯,清澈的水邊。潯,水邊深處。《淮南子·原道訓》:「故雖游於江潯海裔。」句謂西湖邊上的南、北兩峰,就像那古代的望夫石一樣,相對眺望,佇立凝視,它們的雙影,倒映在清澈的水流中。

江城子·填張春溪西湖竹枝詞賞析

  從這首詞的小序「填張春溪西湖竹枝詞」看,可知這首詞為步韻之作。竹枝詞為詩體,張惠言一生不作詩,自言:「餘年十八、九時,始求友,最先得雲珊。時余姊之婿董超然,與雲珊銳意為詩。三人者,居相邇,朝夕相過,過即論詩。余心好兩人詩,未暇學也。其後三、四年,各以衣食奔走南北,率數年乃一得見,見輒出新詩各盈卷。而余學詩,久之無所得,遂絕意不復為。每見超然、雲珊讀其詩,恧然以愧」(《茗柯文編·楊雲珊覽輝閣詩序》),所以,他以詞來和友人張伯魁的詩韻。

  詞的上闋主要寫闈中佳秀對「郎」的思念、盼望,寫她與「郎」雖有情卻彼此音訊睽隔,展示出這位女子多情、勇敢且驚世駭俗的風致。詞下闋承上闋的情感,過片即直言「儂」對「郎」的思念與盼望:「南高峰上望郎登,郎愁深,妾愁深。」詞中女子對戀人的思念是如此之不可遏止,煎熬其心魂,以致她爬上西湖傍邊的南高峰來眺望心中人,希望他也能登上山峰,與其相會。固然,詞中女子是否登上山峰我們不必過於坐實來解,這也許只是她的一個想像而已,或者一時的情感衝動罷了,不一定真有其事。那麼,她是否與「郎」相會了呢?沒有,因為「郎愁深,妾愁深」。如果兩個久相睽隔的人能夠相會,以慰相思之苦,也許他們的痛苦或者能夠得到稍許的沖淡,然而這樣的事情並沒有發生,所以,他們雙方的痛苦是如此的深沉。於是,詞中女子在心中默默地告誡她的戀人:「郎若愁時,好向北峰尋。」不叫「郎」到我身在其中的南峰來尋找,卻叫他南轅北轍到北峰去追尋,顯然是有情緒,鬧彆扭了。或者,詞中女子在埋怨戀人太沒有膽量了。或者,她對戀人的猶豫不決深感失望。在這種情緒的驅使下,她脫口而出拋出了重話:「相對峰頭俱化石,雙影在,照清潯。」意思是:你最好到北峰去找我,那時,我在南,你在北,我們兩個都變成佇立的石頭,遙相眺望,永遠揆隔,只有我們的雙影,倒映在清澈的水波中!話說得重了一些,但從這牢騷語中我們可以窺見詞中女子的耿耿深情,也由衷的喜歡她那種直來直去,有話就要說的率直、潑辣的性格。 

  此詞寫得明白曉暢,中多口語,頗具民歌風味。詞中女主公率直且頗有幾分陽剛的個性,與唐宋詞以來小詞中流行的纖弱女性形象相比,頗具幾分異量之美。而詞中女主人公對戀情的堅貞與不懈追求,也令此詞的言情純真、坦白,楚楚動人。

詩詞作品:江城子·填張春溪西湖竹枝詞
詩詞作者:【清代張惠言
詩詞歸類:【女子】、【相思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