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採桑子·轆轤金井梧桐晚》

採桑子·轆轤金井梧桐晚原文:

轆轤金井梧桐晚,幾樹驚秋。晝雨新愁,百尺蝦須在玉鉤。
瓊窗春斷雙蛾皺,回首邊頭。欲寄鱗游,九曲寒波不泝流。

採桑子·轆轤金井梧桐晚翻譯及註釋

翻譯
深秋時節,梧桐樹下,轆轤金井旁,落葉滿地。樹木入秋而變,人見秋色而愁。手扶百尺垂簾,眼望窗外細雨,舊愁之上又添新愁。
閨中的思婦獨守著瓊窗,想到韶華漸逝,心願難成,怎不雙眉緊皺,愁在心頭。回首邊地,徵人久無音訊。想要寄書信,可是黃河寒波滔滔,溯流難上,思婦只能在孤獨寂寞中苦苦守望。

註釋
1此詞調名於《草堂詩餘》、《花間集補》中作《丑奴兒令》,《類編草堂詩餘》中注曰:「一名《羅敷令》,一名《採桑子》。」《類編草堂詩餘》、《花草粹編》、《嘯余譜》中均有題作「秋怨」。從詞意看,當屬李煜中期的作品。
2轆轤(lulu):一種安在井上絞起汲水斗的器具,亦即汲取井水用的滑車。金井:井欄上有雕飾的井,這裡指宮廷園林中的井。梧桐:一種落葉喬木,葉柄長,葉大,質地輕而韌。古代詩人常用梧桐金井說明時已至晚秋。如李白《贈別舍人弟台卿之江南》中有詩句:「去國客行遠,還山秋夢長。梧桐落金井,一葉飛銀床。」又王昌齡《長信秋詞》中也有詩句:「金井梧桐秋葉黃」。
3幾樹:多少的樹。樹,這裡指梧桐樹。驚秋:《詞林萬選》中作「經秋」。驚秋,有二種理解,一說吃驚秋天的到來,二說秋風驚動了梧桐樹。兩種理解儘管語意角度不同,但均可通。
4晝雨:指白天下的雨。晝,白天。新愁:《詞林萬選》、《嘯余譜》等本中均作「和愁」;《全唐詩》、《歷代詩餘》、《花間集補》、《古今詞統》等本中均作「如愁」,《古今詞統》注中云:「『如」一作『和』。」新愁,指悲秋之愁。
5百尺:這裡為約指,極言其長。蝦須:因簾子的表狀像蝦的觸鬚,所以用「蝦須」作為簾子的別稱。《類編草堂詩餘》注中云:「蝦須,簾也。」唐代陸暢《簾》詩中有句「勞將素手卷蝦須,瓊室流光更綴珠。」用法同。玉鉤:玉製的鉤子。這句話是說長長的簾子掛在玉鉤上。
6瓊窗:雕飾精美而華麗的窗。春斷:《詞林萬選》中作「夢斷」。春斷,這裡指情意斷絕,即男女相愛之情斷絕。春,指男女相愛之情。雙蛾:《花草粹編》、《花間集補》等本中均作「雙娥」。即指美女的兩眉。蛾,蛾眉,指婦女長而美的眉。皺:起皺紋,指皺眉。
7回首:回望。邊頭:指偏僻而遙遠的地方。唐代姚合《送僧游邊》詩有:「師向邊頭去,邊人業障輕。」之句。
8欲:想要。寄:寄托。鱗游:游魚,這裡借指書信。古人有「魚傳尺素」之說,古樂府《飲馬長城窟》中記載:「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後人遂以「雙鯉」或「魚信」代指書信。
9九曲:蕭本二主詞中「曲」作「月」。九曲,形容黃河河道的迂迴曲折,這裡代指黃河。九,泛指多數。唐代盧綸《邊思》詩有:「黃河九曲流,繚繞古邊州。」之句。遂以九曲代指黃河。泝(su)流:倒流。泝,同「溯」,逆流而上。

採桑子·轆轤金井梧桐晚創作背景

  此詞當作於開寶六年,宋太祖任命李煜的弟弟從善為泰寧軍節度使,並留在京師。李煜請求宋太祖讓從善回國,未獲允許,作登高文,哀念不已。據說李煜非常想念他,常常痛哭,這首詞是從善入宋後未歸,李煜為思念他而作的。

採桑子·轆轤金井梧桐晚賞析

  上片寫景,先點出「轆轤」、「金井」、「梧桐」三物,不單是寫實,也都有寓意。轆轤是井上汲水的工具,汲水是女子之事,故井邊常常是女子的懷人之所。轆轤的循環滾動又與思念的輾轉反覆相通,搖著轆轤,情思纏綿,往往是詩詞之中女子思情的象徵。古代的井邊多種梧桐,「一葉知秋」,秋來梧桐葉兒黃,故梧桐是常見的悲秋意象。這三者位置相關,意義相通,常常被聯繫到一起來寫女子的秋思,如吳均的「玉欄金井牽轆轤」,王昌齡的「金井梧桐秋葉黃」,與這裡的「轆轤金井梧桐晚」,都是同一個意思。不過,李煜的表達更精巧一些,他在句中強調了一個「晚」字。「晚」可以指黃昏,暗示了從早到晚的期盼,有「黃昏望絕」之意。「晚」也可以指秋深,突出梧桐葉黃隕落的形象,令人聯想歲華流逝、青春不再而引出悲哀。故接下來的「幾樹驚秋」,本來是寫人在驚秋,卻道以「樹驚秋」;寫情就更婉轉,更深沉,並使蕭瑟的秋景與女子的傷情融合到了一起。「晝雨如愁」引出人物。說是「晝雨」,可見是下了一天還沒有停的雨。而這雨是小雨,絲雨,紛紛揚揚,飛飛灑灑,就如同瀰漫在人心中的憂愁一樣,無邊無際,無休無止。「百尺蝦須在玉鉤」,是說精美的竹簾掛在鉤上,暗指人的遙望,下啟「回首邊頭」,景物描寫也就由室外轉入了室內。

  下片抒情,以「瓊窗」承接上片的「百尺蝦須」,過渡十分自然。這裡的「春斷」,要分作兩層意思來理解。一是說春去秋來,時光流逝,歲華漸老,青春不再復返,故日「斷」。一是說遠人無消息,任憑思念,深情不得傳達,「腸斷白萍洲」(溫庭筠),「春斷」也就是「情斷」。這兩層意思相輔相映,都在表現思念之深,於是而有「雙蛾」之皺,有「回首」之舉,有「欲寄」之事,更用一連串的動作寫出思念之切。由皺眉,到遙望,到「欲寄鱗游」,思念的感情漸進深化,寫出女子終於決定要以主動的訴說去打動對方的心,以喚回心愛的人。可是,「九曲寒波不湃流」。山高水寒路曲折,縱使信寫出,何人可傳寄?何處可投遞?無奈之極。可越是無奈,越見情深。

  全詞以意融景,一系列景像有機地融成一幅飽含秋意、秋思的風景畫,畫中有人,人外有秋,秋內有思,秋風秋雨關秋思,離情別恨聯秋怨,寫得婉約蘊藉,回味悠長。後人馬致遠之《天淨沙·秋思》頗得其婉約韻致。

詩詞作品:採桑子·轆轤金井梧桐晚
詩詞作者:【五代李煜
詩詞歸類:秋天】、【寫景】、【抒情】、【思念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