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璟《望遠行·碧砌花光照眼明》

望遠行·碧砌花光照眼明原文:

玉砌花光錦繡明,朱扉長日鎮長扃。夜寒不去寢難成,爐香煙冷自亭亭。
殘月秣陵砧,不傳消息但傳情。黃金窗下忽然驚,徵人歸日二毛生。

望遠行·碧砌花光照眼明賞析

  這是一首懷人詞。春光明媚,花團錦簇,閨中人本應來到庭院內飽覽春色。可朱門成天緊閉,閨中人足不出戶,無心賞春,見出心情極度惡劣。相思至極,便想夢中一見,可夢也難成。愁苦又深一屋。月下砧聲陣陣,徵人的消息依舊杳然。砧聲不僅搗碎了思婦之心,更激起她對遠在遼陽的徵人的思念。因為明月既照在遼陽也照在家鄉,由圓月自然想到要與徵人團聚。將遼陽月與秣陵砧場兩個空間跨度極大的意象組接在一起,精煉地寫出了徵人思婦的兩 地相思,就像唐人高適的《燕歌行》所寫的:「少婦城南欲斷腸,徵人薊花空回首。」雖然相互掛念,略感慰藉,但畢竟空閨獨守,總是難熬。等到徵人歸日,彼此都已頭髮斑白,大好的青春年華虛度,怎不叫人驚歎!

  從構思上看,上片是實景,分室內與室外兩層。由外而內,依次展現。李璟畢竟是代人寫愁,並沒有真切的苦悶,因此詞的意象色彩鮮明亮麗,不像李煜後期的詞作色彩總是那麼灰暗沉重。下片是虛擬,空間轉換大開大合,構成遼闊的意境。李璟生長富貴,詞也帶有強烈的富貴色彩。像碧玉、錦繡、黃金裝點出的豪華氣派,似乎與普通征夫思婦的身份不太協調,而帶有他自身生活環境的烙印。不過晚唐五代詞不管是寫平民還是寫貴族,都是把居住環境寫得富麗堂皇。炫耀富貴,是五代詞人普遍追求的審美風尚。李璟此詞正是這種時代風氣的體現。

詩詞作品:望遠行·碧砌花光照眼明
詩詞作者:【五代李璟
詩詞歸類:春天】、【女子】、【懷人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