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雄《酒箴》

酒箴原文:

  子猶瓶矣。觀瓶之居,居井之眉。處高臨深,動而近危。酒醪不入口,臧水滿懷。不得左右,牽於纆徽。一旦惠礙,為瓽所轠。身提黃泉,骨肉為泥。自用如此,不如鴟夷。

  鴟夷滑稽,腹大如壺。盡日盛酒,人復借酤。常為國器,託於屬車。出入兩宮,經營公家。由是言之,酒何過乎? 

酒箴註釋

瓶,古代汲水的器具,是陶制的罐子。
眉,邊緣,和水邊為湄的「湄」,原是一字。
醪(勞),一種有渣滓的醇酒。
臧,同「藏」。
纆(墨)徽,原意為捆囚犯的繩索,這裡指系瓶的繩子。
惠(專)礙,繩子被掛住。惠,懸。
瓽(擋dang),井壁上的磚。轠(雷),碰擊。
提,拋擲。
鴟(癡)夷,裝酒的皮袋。
滑(骨gǔ)稽,古代一種圓形的,能轉動注酒的酒器。此處借喻圓滑。
《漢書》作「腹如大壺」。今從《北堂書鈔》、《藝文類聚》、《初學記》等書所引。
國器,貴重之器。
屬車,皇帝出行時隨從的車。
兩宮,指皇帝及太后的宮。
經營,奔走謀求的意思。以上四句顯然指那些帝王貴族的追隨者。下文補足兩句反語,以寓譏刺。

酒箴創作背景

  這篇文章載在《漢書·陳遵傳》中,為什麼《陳遵傳》中有這篇文章呢?原來陳遵有個好友張竦,與他的個性恰恰相反,陳遵嗜酒放縱,而張竦是個束身自好的人。揚雄的文章從字面上看去好像是歌贊酒器的,這正合陳遵的胃口。於是他引用來和張竦抬槓。其實揚雄的本意是譴責那些貪榮好利,趨炎附勢的小人,而為高潔樸素的人抱不平。陳遵不過斷章取義而已。有論者認為該作品是揚雄為諷諫漢成帝而作,在沒有證據或新說出現之前,可稱一家之言。

酒箴鑒賞

  從表面看來,原文是說水瓶樸質有用,反而易招危害,酒壺昏昏沉沉,倒能自得其樂。讀者如不能體會揚雄的本意所在,也會產生不良印象,因此,後來柳宗元又作了一篇,將揚雄的話反過來,從正面敘說,另成一篇很好的文章《瓶賦》。其實也是相反而適相成的。

  乍一看,揚雄這篇典型的狀物小賦,著力描述的是兩種盛器的命運:水瓶質樸有用,反而易招損害;酒壺昏昏沉沉,倒能自得其樂。然而,請注意開篇那句話:「子猶瓶矣。」清楚地表明了作者的意圖在借器喻人。揚雄其人患有口吃,不善言談,但文名頗盛。他的這篇《酒箴》,用的當是曲筆,反話正說,語近旨遠,正所謂「假作真時真亦假」,其良苦用心,無非是要諫勸世人:莫為酒惑,應近君子而遠小人。

詩詞作品:酒箴
詩詞作者:【兩漢揚雄
詩詞歸類:辭賦精選】、【詠物】、【哲理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