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彪《北徵賦》

北徵賦原文:

  余遭世之顛覆兮,罹填塞之阨災。舊室滅以丘墟兮,曾不得乎少留。遂奮袂以北征兮,超絕跡而遠遊。

  朝發軔於長都兮,夕宿瓠谷之玄宮。歷雲門而反顧,望通天之崇崇。乘陵崗以登降,息郇邠之邑鄉。慕公劉之遺德,及行葦之不傷。彼何生之優渥,我獨罹此百殃?故時會之變化兮,非天命之靡常。

  登赤須之長阪,入義渠之舊城。忿戎王之淫狡,穢宣後之失貞。嘉秦昭之討賊,赫斯怒以北征。紛吾去此舊都兮,騑遲遲以歷茲。

  遂舒節以遠逝兮,指安定以為期。涉長路之綿綿兮,遠紆回以樛流。過泥陽而太息兮,悲祖廟之不修。釋余馬於彭陽兮,且弭節而自思。日晻晻其將暮兮,睹牛羊之下來。寤曠怨之傷情兮,哀詩人之歎時。

  越安定以容與兮,遵長城之漫漫。劇蒙公之疲民兮,為強秦乎築怨。捨高亥之切憂兮,事蠻狄之遼患。不耀德以綏遠,顧厚固而繕藩。首身份而不寤兮,猶數功而辭鱤。何夫子之妄說兮,孰雲地脈而生殘。

  登鄣隧而遙望兮,聊須臾以婆娑。閔獯鬻之猾夏兮,吊尉滘於朝那。從聖文之克讓兮,不勞師而幣加。惠父兄於南越兮,黜帝號於尉他。降幾杖於藩國兮,折吳濞之逆邪。惟太宗之蕩蕩兮,豈曩秦之所圖。

  隮高平而周覽,望山谷之嵯峨。野蕭條以莽蕩,迥千里而無家。風猋發以漂遙兮,谷水灌以揚波。飛雲霧之杳杳,涉積雪之皚皚。雁邕邕以群翔兮,□雞鳴以嚌嚌。

  遊子悲其故鄉,心愴悢以傷懷。撫長劍而慨息,泣漣落而沾衣。攬余涕以於邑兮,哀生民之多故。夫何陰曀之不陽兮,嗟久失其平度。諒時運之所為兮,永伊郁其誰愬?

  亂曰:夫子固窮遊藝文兮,樂以忘憂惟聖賢兮?達人從事有儀則兮,行止屈申與時息兮?君子履信無不居兮,雖之蠻貊何憂懼兮? 

北徵賦翻譯

  遭遇這動盪的時代啊,就像被困在這堵塞的路上。從前的家被毀成為廢墟,我無法有片刻的停留。揮袖北征,漂泊到這沒有人際遙遠的地方。

  早晨從長都出發啊,晚上住在瓠谷的玄宮。經過雲門回頭望,瞭見了高高的通天台。爬上翻下登上了大山崗,歇息在郇邠的村落。仰慕公劉留下的美德啊,連路傍的野草也不能傷害。這天空為什麼烏雲密佈,這大地為什麼讓我遇上這百般的禍殃。是因為形勢在突變嗎?還是法度不正常?

  爬上了赤須的長坡,進入義渠的舊城。怨恨戎王的邪惡,鄙薄宣後的不貞。讚美秦昭王討賊,憤怒地北征西戎。離開舊都我心心緒煩亂,讓車馬慢慢地走過去。

  漸漸地加鞭消失在遠處,直至到了安定為止。路長長延綿不斷啊,跋涉在這些屈折的遠方。經過泥陽怎能叫人不歎息啊,傷心這祖廟沒有人修葺。在彭陽放開了我的馬,又停車暗自思量。太陽昏昏天將傍晚,看著牛羊已經下山。感悟曠夫怨女的傷情啊,悲痛的詩人此時只有歎息。

  越過安定緩緩的前行,沿著長城漫漫的征途。埋怨蒙恬過分的勞民啊,為了強秦築長城與民結怨。捨棄趙高胡亥叛逆的近猶不顧,卻從事防備蠻狄遠方的外患。不發揚道德安撫遠方,卻重視邊防工事的牢固。頭與身子分家仍不覺醒啊,還在歷數功勞而不肯認罪。何苦蒙恬要狂言胡說啊,什麼修長城斷了地脈。

  登上了彰城的烽火亭啊,姑且恣意的放縱。感傷匈奴禍亂華夏,悼念邛都尉在朝那被殺。自漢文帝聖明能讓,不用勞師征伐而以貨幣安撫。召南越父兄施與恩惠啊,使南越王去帝號稱臣報答。孝文帝賜幾杖與藩國啊,平息了吳濞的叛逆邪念。那漢文帝的廣闊王道啊,當年的秦國豈能夠設想。

  登上高平四面環望啊,瀏覽山谷高峻的峰巒。四野寂寥而空闊啊,遠望千里沒有人家。疾風刮來漂搖,谷水灌注揚波。穿梭在飛來的茫茫雲霧中,跋涉在滿山皚皚的白雪裡。大雁邕邕高叫著群飛,鵾雞喈喈齊聲合鳴。

  遊子哀思故鄉,內心猶懷悲傷。撫摸長劍而歎息,淚水漣漣沾衣衫。揩涕淚抽噎,哀民生多難。天為什麼總是陰沉不晴啊,歎長期沒有正常的法度。確實是時勢所造啊,深深地幽怨向誰傾訴。

  尾聲:孔子說安守困窮,游於文章典籍吧。樂觀忘憂是聖賢啊。通達的人,做事守法則啊。可行即行,可止即止。該屈就屈,該伸就伸,審時度勢,順應時勢。君子履行忠信之道,沒有不可居之地。雖在蠻貊之地,又有什麼憂懼呢。

北徵賦鑒賞

  公元23年,劉玄稱帝高陽,王莽死,劉玄遷都長安,年號更始。公元25年,赤眉入關,劉玄被殺。在這時期中,班彪遠避涼州,從長安出發,至安定,寫了這篇《北徵賦》。

  《北徵賦》是一篇紀行賦,為班彪的代表作,在紀行賦的發展過程中具有重要地位,它繼承《楚辭》、《遂初賦》等創作傳統,在繼承中又有變化,對後世紀行賦的創作有較大的影響。

  《北徵賦》紀述他在西漢末的動亂中離長安至天水避亂的行程。結構模仿劉歆的《遂初賦》,也是結合途中所見景物與有關的史事,抒發感想。由於時事更為艱難,所表現的情緒也更顯悲沉。它的語言精麗整齊,其中寫景的一段(從「隮高平而周覽」到「哀生民之多故」),則顯得清新自然。這種描寫洋溢著作者的真實感情,而且是寫實的筆法,不同於《上林賦》等那種誇張的羅列。此前《遂初賦》的寫景,也已經有這樣的特點。它們直接啟發了後代抒情小賦對自然景色的描寫。

  如果拿《北徵賦》與楚辭部分作品、《遂初賦》等相比較,就可以看出在結構上存在一些在繼承中又有發展變化的特點。

  (一)抒情方式由浪漫主義向現實主義的轉變。《九章》中的作品多紀實之辭,《涉江》一詩又是寫他放逐生活中最淒苦的一段經歷,但詩的開始卻採用了與《離騷》相類似的浪漫主義手法,表現他的極端苦悶,欲忍不能的感情。《涉江》的後半部分以及亂辭,也是採用的浪漫主義手法。特別是亂辭部分,採用香草美人的托喻,與《離騷》的寫法一致。《北徵賦》中,無論交待起行原因,還是描寫景色都從實際出發,即使是亂辭部分,也拋卻了香草美人的托喻手法,採用更為直接的抒情方式。

  (二)寫景與抒情由分離到逐漸緊密的結合。《涉江》中的景物描寫,雖然能夠表現作者的淒苦情懷,但景與情從整體上還顯疏遠,還有著為寫景而寫景的嫌疑。《遂初賦》和《北徵賦》寫景與抒情結合的較為緊密,特別是《北徵賦》,寫景能從作者的感情基調出發,更好的表現了作者感時傷世之情懷。

  (三)借助歷史事實抒情方面,由情與史的分離到逐漸緊密的結合。《涉江》的整個第四部分,都在敘寫歷史上忠而見棄的人物,以表達作者自己「余將董道而不豫兮,固將重昏而終身」之情。而《北徵賦》則沒有相應的部分。此賦是在紀行的過程中,將史實與感情緊密的結合了起來,而不再是單獨列為一部分去敘寫。

  (四)亂辭部分也發生了較大的變化。由《涉江》對君主忠誠不二的感情抒發,到《遂初》的以道家出世思想作結,抒發自己恬淡的自娛之情,再到《北徵賦》以君子固窮而守節的儒家思想的抒發,其發展軌跡是鮮明的。

  作為紀行賦的成熟之作,《北徵賦》確實表現出了與其在賦史地位上一致的優點。交待起行原因之簡潔,借景抒情之恰切,敘史抒情結合之緊密,抒發感情之真摯,語言之平易曉暢,都是《涉江》、《遂初》所不能比擬的。蕭統《文選》選賦,紀行一門首選《北徵賦》;清人陳元龍《歷代賦匯》亦列其為紀行賦第一篇。可見二人同選《北徵賦》列為首篇,並非偶然。

詩詞作品:北徵賦
詩詞作者:【兩漢班彪
詩詞歸類:辭賦精選】、【紀行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