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孝祥《水調歌頭·金山觀月》

水調歌頭·金山觀月原文:

江山自雄麗,風露與高寒。寄聲月姊,借我玉鑒此中看。幽壑魚龍悲嘯,倒影星辰搖動,海氣夜漫漫。湧起白銀闕,危駐紫金山。
表獨立,飛霞佩,切雲冠。漱冰濯雪,眇視萬里一毫端。回首三山何處,聞道群仙笑我,要我欲俱還。揮手從此去,翳鳳更驂鸞。

水調歌頭·金山觀月賞析一

  金山在江蘇鎮江。宋時原本矗立在長江之中,後經泥沙沖合,遂與南岸毗連。山上之金山寺為著名古剎。作者在乾道三年(1167)三月中旬,舟過金山,登臨山寺,夜觀月色,江水平靜,月色皎潔,如同白晝,此情此景,詩人心中生起無限的遐想和情思,於是寫下了這首著名的詞篇。

  詞的上闋描寫雄麗的長江夜景。「江山自雄麗」二句,既寫出江山雄偉、壯闊的氣勢,又點明夜間登臨時的風露與春寒的感覺。「寄聲月姊」二句,運筆不凡。「玉鑒」,指玉鏡。詞人置身於雄麗金山之中,馳騁著奇幻的想像:他對月傾吐心聲;欲借用她那珍貴的玉鏡來了望這美妙的景色。「幽壑魚龍」三句,承上意而具體描繪登山寺所見的各種景象。也許是借助著寶鏡的神威吧,詞人的視角不僅能看到天上的無數星辰倒影在浩渺的江面上,隨著微波搖動,山下的煙霧,一片迷漫,而且還能窺視躲藏在深水溝壑裡的魚龍在張口悲嘯。晉書其意。「湧起」二句,由大江轉寫山景。「白銀闕」借指金山寺。《史記·封禪書》說海山三神山「黃金銀為宮闕」,《藝文類聚》卷六十二引作「黃金白銀為闕」。蘇軾游廬山作《開先漱玉亭》詩云:「我來不忍去,月出飛橋東。蕩蕩白銀闕,沉沉水精宮。」寫金山上開先禪院等建築物在月下的奇妙景像有如仙山上的銀闕晶宮,可以參讀。「危駐」猶高駐,紫金山指金山。山在江中,寺在山上,亦如水中湧起。

  下闋接前結山上意指,寫詞人在山頭觀月的遐想,由自然景象的描寫轉而抒發富有浪漫氣息的感情。「表獨立」三句,既是作者對自己的一幅素描畫像,又是詞人心胸的袒露。「表獨立」化用屈原《九歌·山鬼》「表獨立兮山之上」句意,表現出詞人屹然獨立在金山之巔的瀟灑出塵的神態。「飛霞佩」,韓愈《調張籍》:「乞君飛霞佩,與我高頡頏。」這是在服飾上來描繪。

  「切雲」,古代一種高冠的名稱。《楚辭·涉江》:「冠切雲之崔嵬。」「漱冰濯雪」二句,承上進一層抒寫自然外景沁入詞人內心的感受。作者完全沉浸在如冰雪一樣的月光裡。感到整個世界是那麼廣闊潔淨,又是那麼深高幽遠,似乎在萬里之外的細微景物也能看得清楚。

  「回首三山何處」三句,由上面不同凡俗的氣象轉而,引出古代傳說中的三神山,即蓬萊、方丈、瀛洲。但這裡不是李清照《漁家傲》詞中「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的意象,而是把內心濃郁的感情移進虛擬的物象中,轉化成心靈的情致創造出另一種美妙的藝術境界。詞人說:聽說神山上的群仙,一個個都在向我打招呼滿面笑容地邀我去邀游那縹緲虛幻的世界。

  最後二句分別化用李白《送友人》「揮手自茲去,蕭蕭班馬鳴」和韓愈《送桂州嚴大夫》「遠勝登仙去,飛鸞不暇驂」的詩意。借寫由不暇驂轉化為驂鸞騰飛,登仙而去了。「翳鳳」,以鳳羽作華蓋。「驂鸞」,用鸞鳥來駕車。詞中結尾的虛擬與首起的實景,首尾照應,構成一個虛實相合、情景交融的整體。

  陳應行在《於湖先生雅詞序》中說:張孝祥「所作長短句凡數百篇,讀之泠然洒然,真非煙火食人辭語。予雖不及識荊,然其瀟灑出塵之姿,自然如神之筆,邁往凌雲之氣,猶可以想見也。」所謂「非煙火食人辭語」,大體都指這一類詞作。但是這首詞的藝術構思,獨具一格。詞人面對如此雄麗的江山、潔白的月色,心物感應由外在的直覺,漸漸地發展到內心的感受,相互滲透,從而創造出一種更為浪漫的飄然欲仙的藝術境界,顯示出作者的奇特才氣和曠達的心胸。

水調歌頭·金山觀月賞析二

  鎮江金山寺是聞名的古剎,唐宋以來吟詠者甚多。北宋梅堯臣的《金山寺》詩:「山形無地接,寺界與波分。」絕妙地勾劃出宋時金山矗立長江中的雄姿。蘇軾在《游金山寺》詩中更以矯健的筆力,描繪江心空曠幽優的晚景。而張孝祥這首詞則注入更多超塵的藝術幻覺。詞的上片描寫秋夜壯麗的長江,星空倒映,隨波搖動,呈現出一種奇幻的自然景象。起二句直寫秋夜江中金山的雄麗,落筆不同凡響。「寄聲」二句,更用擬人化的手法,賦予客觀物體以濃烈的主觀感情色彩。「玉鑒」,即玉鏡。「幽壑」三句承上抒寫月光映照下所見江面的奇特景色,天上的星星、月亮,倒影水中,隨波浮現出形態各異的圖像,透過瀰漫江面的無邊無際的夜霧,彷彿聽到潛藏在深水中魚龍呼嘯哀號的聲音。「湧起」二句是從上文「倒影星辰」而來。「白銀闕」,指月宮。蘇軾《開元漱玉亭》詩:「蕩蕩白銀闕,沉沉水精宮。」這裡是形容江上湧現的滾滾白浪,在月光下好像一座座仙宮。「紫金山」,此指鎮江金山。這種高駐金山的奇景,給人一種似乎寫真又是虛幻的藝術感受。

  換頭著重抒寫作者沉浸美景而飄然出塵的思緒。表,特。這是用屈原《九歌·山鬼》:「表獨立兮山之上」的詞句。佩,同佩,是佩帶的玉飾。切雲是一種高冠名。屈原《涉江》:「冠切雲之崔嵬」。如果說這三句是外在的描述,那麼「漱冰」二句則揭示內心的感受。詞人浸沉在如同冰雪那樣潔白的月光裡,他的目力彷彿能透視萬里之外的細微景物。「回首」以下五句,宕開筆力,飄然欲仙。「三山」,我國古代傳說海上有三座神山,即方丈、蓬萊、瀛洲。前人將三山融入詩詞境界中的並不少見,然而像這首詞中所具有的幻覺意識並不多。詞人超越常態的構想,充滿浪漫色彩。似乎神仙在向他微笑,要他與之同往。結末二句展現乘坐鳳羽做的華蓋,用鸞鳥來駕車的情景,更富有遊仙的意趣。

  陳彥行在《於湖先生雅詞序》中說,讀張孝祥詞作「泠然洒然,真非煙火食人辭語。予雖不及識荊,然其瀟散出塵之姿,自然如神之筆,邁往凌雲之氣,猶可想見也。」在這首詞中所抒寫的瀟散出塵、飄然欲仙的情思,不僅顯示出作者開闊的心胸和奇特的英氣,而且生動地反映了他的詞作個性和風貌。

詩詞作品:水調歌頭·金山觀月
詩詞作者:【宋代張孝祥
詩詞歸類:豪放】、【登高】、【寫景】、【長江】、【抒情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