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庭堅《水調歌頭·落日塞垣路》

水調歌頭·落日塞垣路原文:

落日塞垣路,風勁戛貂裘。翩翩數騎閒獵,深入黑山頭。極目平沙千里,惟見雕弓白羽,鐵面駿驊騮。隱隱望青塚,特地起閒愁。
漢天子,方鼎盛,四百州。玉顏皓齒,深鎖三十六宮秋。堂有經綸賢相,邊有縱橫謀將,不減翠蛾羞。戎虜和樂也,聖主永無憂。

水調歌頭·落日塞垣路翻譯及註釋

翻譯
塞外的太陽已經落下了,狂風呼嘯地襲捲著人們身著的戰袍。幾位兵士帶著弓箭,策馬深入黑山頭。極目遠眺,茫茫千里黃沙,一望無際,空曠的天地裡只有幾位行獵的好手攜雕弓,佩白羽,表情嚴肅,如風馳電掣般策馬飛奔。隱隱約約竟彷彿望見了夜色裡的昭君陵,心裡波瀾起伏。
漢家天子正當青春年盛,漢家天下幅員遼闊,洋洋四百州,民殷國富。然而,天子竟不能憑借實力鞏固國防,靠一位苦命的宮女去「和蕃」。朝堂上不是沒有經天緯地的奇才,邊境上更不缺少鎮守一方的良將,可「和蕃」一事還是照例進行,將天下社稷的安危托付於一女子之手,這是多麼可悲的事?如今邊疆地區太平、和睦,皇上也可以高枕無憂了。

註釋
1塞垣:邊防城池。戛(jia莢):敲擊。
2翩翩:輕快地來往奔馳。黑山:在今內蒙古自治區和林格爾西北。
3極目:放眼,一眼望不到邊。雕弓:古代雕、雕相通,雕弓,可以解釋為射鵰的弓,也可以說是雕刻過花紋的弓,這裡與白羽並列恐為後者。白羽:尾部纏有白色羽毛的箭。鐵面:戰馬所帶鐵製面具,用以保護馬的頭部。駿(jun俊):對好馬的美稱。驊騮,周穆王的八駿之一,這裡代指強壯快速的駿馬。
4青塚(zhǒng腫):漢王昭君墓。塚:隆起的墳墓。塞外千里白沙,相形之下,山、水、草,顯得特別墨綠,所以長有青草的王昭君墓稱青塚,山稱黑山。特地:特別。
5漢天子:指漢元帝,是他遣王昭君嫁給匈奴。方鼎(dǐng頂)盛:正當富強興盛的時候。四百州:漢代州的範圍很大,全國才只有十幾個州。宋代府下設州,範圍小得多,最多時全國也不到300個州,這裡作者是用宋代政區概念來說明漢元帝時領地的廣闊。
6玉顏:美玉一樣的容貌。皓齒:潔白的牙齒。玉顏皓齒代指美麗的宮女們。深鎖三十六宮秋:被關在深宮裡度過淒涼的春秋。漢有36所離宮別館。秋是淒涼冷寞的象徵。
7堂:古代宮廷,前為堂,後為室。堂即廟堂朝堂,引申為朝廷。經綸:整理絲縷,引申為處理國家大事。賢相:品德好、才能強的宰相。邊:邊防前線。縱橫謀將:智勇雙全的將軍。翠娥:黛眉,指王昭君。羞:蒙受遠嫁匈奴的恥辱。
8戎:古代對西北方面的少數民族統稱為戎。這裡指匈奴。虜:對敵人的蔑稱。聖主:對皇帝美化的稱呼。這兩句是說,王昭君遠嫁匈奴的羞辱,換來的是敵人的歡樂和皇帝的寬心。

水調歌頭·落日塞垣路創作背景

  本詞分上下兩片,上片描寫在邊境前沿外出打獵,隱隱約約地望見昭君墓,引發了他的「閒愁」。「閒愁」是什麼?就是他在下片中所發的感慨。詞的重點在下篇。表面上是議論擁有賢臣良將和廣闊疆上的強大的漢天子,不應當讓王昭君這個弱女子冤家蒙羞。實際上作者是借古諷今,批評宋朝廷的屈辱求和的對外政策。

  北宋時期,在金國興起之前,中華大地上長時間是宋、遼、夏鼎足而立的局面,可是堂堂大宋卻是懦弱而受屈辱的一方。公元1005年1月(真宗景德元年末),宋與遼在澶州定理「澶淵之盟」(澶州又名澶淵郡,治所在今河南濮陽市),宋每年向遼輸銀10萬兩,絹20萬匹,公元1006年(景德三年),在黨項族首領攻佔西北大片領土的情況下,宋朝反而封他為西平王(這時還沒有建立大夏國),每年「賜」銀萬兩、絹萬匹,錢二萬貫。公元1042年(仁宗慶歷二年),遼國揚言要發大軍南下,仁宗不敢抵抗,派大臣到遼求和,答應每年再贈給銀10萬兩,絹10萬匹。公元1044年底(仁宗慶歷四年),宋軍在連續慘敗後向西夏求和(黨項族首領元昊於公元1038年稱帝,建立大夏國,史稱西夏),又每年「賜」銀5萬兩,絹13萬匹,茶葉2萬斤,令在各節日和元昊生日共「賜銀2萬兩,銀器2千兩,絹、帛、衣著等2萬3千匹,茶葉1萬斤」。宋朝皇帝在強敵壓境,虎視眈眈的形勢下,不圖富國強兵,一味地屈膝求和,企圖用金錢來購買和平。須知乞討來的和平,用金錢買來的和平都是不能鞏固的。北宋亡於此,南宋也亡於此。這是付出了高昂代價的歷史教訓。黃庭堅有見於此,所以他在詞中提出:「堂有經綸賢相,邊有縱橫謀將」,就不應當採取這樣的下策。在詞的結拍中他說這樣的政策只能使「戎虜和樂」,而「聖主永無憂」則是反話,因為這種政策不可能產生「永無憂」的結果。這樣的「主」也不是「聖主」。黃庭堅兩次被謫貶,他在詞中借古喻今對國家大事委婉陳詞,可見其良苦用心。

水調歌頭·落日塞垣路賞析

  詞的上片主要描寫邊地騎兵馳騁射獵的雄壯場面。古人每以「獵」指稱戰事,「閒獵」實際就是進行軍事操練。落日、勁風渲染出緊張的戰鬥氛圍.平沙千里提供了遼闊的習武場景,弓箭駿馬烘托出騎士的諷爽英姿。循此理路當展開對國力軍威的鋪陳,高揚英雄主義的風采。不料「隱隱」以下折人了由昭君的青塚引起的「閒愁」,其實此「愁」不但非「閒」,相反是對國運的深長憂思。下片即是其所思的內容.在堂皇的頌詞下蘊含著辛辣的諷刺。皇帝貴為天子,統有天下,後官佳麗,供其享用;廟堂有治國的賢相,邊疆有善謀的良將:沒想到國家的安定卻要靠小女子的和親換來。「不減」一句將此前的堂堂國威全部掃卻,其犀利簡直使大宋君臣無地自容。結尾二句又復歸歌功頌德之詞,極盡椰榆挖苦,矛頭直指皇帝。回觀上片所寫的騎射場景,可知它只是詞人的想像之境,現實的情況

  是君王縱樂、文恬武嬉,邊備廢弛,只能以割地賠款來求得苟安於一時。有鑒於此,詞人才會以下計大段的諷刺感慨系之,以與上片的理想之境構成強烈對比。

  值得指出的是,聯繫山谷所處的時代背景,他的諷刺矛頭是直接指向變法派的。這『時期的詩歌中山谷表現出與當政者斷然不合作的態度,時露鄙夷譏諷,其例證彰彰具在,可以參觀。尤其可堪玩味的是,王安石有詠陽君的《明好曲》」首,當時和者甚眾。山谷由昭君這熱門話題而興感作詞,也在情理之中。王安釘在詩中稱「人生失意無南北」、「漢恩自淺胡自深」,在安石可能是要故作驚址駭俗之論,而這或許也是引發山谷深思的觸煤之一吧。

詩詞作品:水調歌頭·落日塞垣路
詩詞作者:【宋代】黃庭堅
詩詞歸類:宋詞精選】、【詠物】、【荷花】、【抒情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