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沂孫《醉蓬萊·歸故山》

醉蓬萊·歸故山原文:

掃西風門徑,黃葉凋零,白雲蕭散。柳換枯陰,賦歸來何晚。爽氣霏霏,翠蛾眉嫵,聊慰登臨眼。故國如塵,故人如夢,登高還懶。
數點寒英,為誰零落,楚魄難招,暮寒堪攬。步屜荒籬,誰念幽芳遠。一室秋燈,一庭秋雨,更一聲秋雁。試引芳樽,不知消得,和多依黯。

醉蓬萊·歸故山賞析

  王沂孫元朝初年曾出任學官。後解除「慶元路學正」職事到故鄉紹興。詞人歸鄉之心情頗為複雜。事元非其所願,故國之戀深深地敲擊著他的胸膛。在這首詞中,作者用較為隱蔽的手法表達了這種複雜的情感。

  「掃西風門徑,黃葉凋零,白雲蕭散」。從秋景起筆,意即「西風掃門徑」,西風有知,似乎知主人歸來,慇勤地掃除門徑以示迎接。西風吹得黃葉凋零了,白雲蕭散了。凋零、蕭散,其實正是作者當時的心境的反映。此番回到故鄉,他並沒有感受到一般應有的那種溫暖與親切。內心有著一種難以明言的隱微情緒。「柳換枯陰,賦歸來何晚!」辭官四年,自無榮耀之感,卻有點悔恨的意思。離開鄞縣時,碧山曾作《齊天樂》:「正恐黃花,笑人歸較晚。」心境相同。

  回歸故鄉時,王沂孫似乎是悔恨出行的失計,不免自怨自艾,心裡頗不是滋味。「爽氣霏霏,翠蛾眉嫵,聊慰登臨眼。故國如塵,故人如夢,登高還懶。」流露出這種複雜的心緒。

  「爽氣霏霏」,形容開朗的山容紛然而呈。「霏霏」氣流紛起。「翠蛾眉嫵」,具體描繪故山的山容,從兩個方面連續使用比喻,以眉喻山曰:「翠蛾」「眉嫵」都是類比山峰狀似美女眉毛。此情此景,誠然可以使作客歸來的人感到賞心悅目。「故國如塵,故人如夢」,在登臨之際,徒增愁思,意興索然,雖美景在前,也懶於一顧了。欲登臨和懶登高相對,以見其愁情之重。登高懷遠,招來宋室覆亡之感慨,朋友淪替之傷悼,情難自禁,則又不如不上這山為好了。「登高還懶」,和「怕見夜間出去」李清照心緒相同。

  「數點寒英,為誰零落」,是作者的自我惋惜。「楚魄難招,暮寒堪攬」,意謂「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這幾句,寫法相當深刻,意味相當沉痛。至於「步屧荒籬,誰念幽芳遠」二句,則是與上文的「寒英。」「零落」緊相連接的,寫得參差錯落,顯得章法變換多姿。

  「一室秋燈,一庭秋雨,更一聲秋雁」是此詞最精彩的筆墨,用三排比短句。描繪出了一種清冷孤寂的境界,秋燈、秋雨、秋雁,所襯托的不過是一顆秋心而已。「試引芳樽」,以借酒澆愁,愁更愁「不知消得幾多依黯」作結,「依黯」這個詞語與「依依」和「黯黯」結合,承上「故國如塵,故人如夢」,比泛言「愁苦」,要細緻,要準確,值得細細玩味用它來表示這首詞所包含的複雜的情感意緒,還是很確切的。

  王沂孫之詞,曾被評為較為「深」、「厚」。含蓄較為豐富,表達詞意用筆轉折,耐人細細體味。陳廷焯在《白雨齋詞話》中評價較為貼切:「詞味之厚,無過碧山。」

詩詞作品:醉蓬萊·歸故山
詩詞作者:【宋代王沂孫
詩詞歸類:歸鄉】、【抒情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