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邦彥《大酺·越調春雨》

大酺·越調春雨原文:

對宿煙收,春禽靜,飛雨時鳴高屋。牆頭青玉旆,洗鉛霜都盡,嫩梢相觸。潤逼琴絲,寒侵枕障,蟲網吹黏簾竹。郵亭無人處,聽簷聲不斷,困眠初熟。奈愁極頓驚,夢輕難記,自憐幽獨。
行人歸意速。最先念、流潦妨車轂。怎奈向、蘭成憔悴,衛玠清羸,等閒時、易傷心目。未怪平陽客,雙淚落、笛中哀曲。況蕭索、青蕪國。紅糝鋪地,門外荊桃如菽。夜遊共誰秉燭。

大酺·越調春雨翻譯及註釋

翻譯一
  昨夜的煙霧已經散盡,四處聽不見鳥兒的啼鳴,只有飛落的雨滴敲打著屋頂。牆角處那蔥翠的竹子,皮上的籜粉都已被沖洗乾淨,稚嫩的竹梢互相磕碰。濕氣使琴弦都已變潮,蜘蛛網吹粘在竹簾上,寒意直透進廳屋之中。客舍四周寂靜無人,屋簷的水溜滴個不斷,不覺得使人睡眼朦朧。怎奈愁悶至極連連驚醒,恍惚的夢境難成記憶,更感到幽居的孤苦伶仃。
  遠行之人,歸心似箭,最令人擔心的就是泥濘的道路上積滿雨水,車轂難行,歸期難卜。真是無奈啊,我就像庾信那樣因思鄉而憔悴,因憂愁而像衛蚧那樣清瘦弱羸。旅途滯留,因頓清閒,更易愁損心目。難怪當年客居平陽的馬融,聽得笛聲便會傷心得雙淚直流。更何況原本繁花盛開的庭園,被風雨摧殘得滿目蕭瑟,雜草叢叢;凋落的花瓣片片點點,滿地鋪紅;門外的櫻桃已大如豆粒。在這愁風苦雨後的夜晚,有誰和我秉燭共游?

翻譯二
  夜色中煙霧消散,天地間寂靜,聽不到鳥聲喧喧,只有陣陣急雨,在屋頂上響成一片。新生的嫩竹探出牆頭,青碧的顏色如玉製的流蘇一般。皮上的粉霜已被沖洗淨盡,柔嫩的竹梢在風雨中搖曳,相互碰撞摩纏。雨氣潮濕,鬆了琴弦。寒氣陣陣,侵入枕頭幃幛之間。風吹著落滿塵灰的蛛網,一絲絲粘上竹簾。在寂寥的旅館,聽著房簷的水滴聲連綿不斷,昏昏沉沉,我獨自睏倦小眠。怎奈心中太苦悶焦煩,夢境連連被雨聲驚斷,夢境又是那麼恍惚輕淺,醒後難以記住星星點點,幽獨的我只有自傷自憐。我這遠方的遊子,歸心似箭,最擔心的是滿路泥潦把車輪粘連,使我無法把故鄉返還。怎奈我現在的情景,就像當年滯留北朝的庾信,苦苦地思念故園;就像瘦弱的衛玠,多愁多病而易傷心肝。困頓清閒,更容易憂愁傷感。難怪客居平陽的馬融,聽見笛聲中的憂怨,就悲傷得泣涕漣漣。更何況在這長滿青苔的客館,蕭條冷落,已被凋殘的點點紅花鋪滿。如今門外的櫻桃已經結成豆粒大的果實,卻無人與我共同賞玩。

註釋
1 青玉旆(pei):比喻新竹。旆,古代旗末燕尾狀飾品。
2 鉛霜:指竹子的籜粉。
3 流潦(liǎo):道路積水。
4 蘭成:庾信,字蘭成。初仕梁,後留北周。
5 衛蚧清羸(lei):晉衛階美貌而有羸疾。
6 平陽客:後漢馬融性好音樂,獨臥平陽,聞人吹笛而悲,故稱平陽客。
7 青蕪國:雜草叢生地。
8 紅糝(sǎn):指落花。糝,米

大酺·越調春雨賞析

  這是一首惜春詞。上闋從暮春的雨景寫到客中阻雨的愁悶,從視聽兩方面描繪,筆法細膩;下闋從雨阻行程寫到落紅鋪地、春事消歇,抒歸心似箭而難歸去的無奈和惆悵。

  此篇在春雨迷濛的意象中,點染人事。上片寫春雨中的閨愁。開頭三句寫一宿春雨初歇,拂曉時煙霧瀰漫,鳥兒剛剛睜開惺忪的雙眼,還未婉轉啼鳴,此時,大地一片寂靜。而昨日,風雨交加,鳥鳴高屋,一片喧囂。這是倒敘法,將靜與動、冷與熱兩相對照,以突出今日之「靜」,為下面閨愁作了襯托。「牆頭」三句,從「靜」字展開,寫牆頭青布酒招已不飄揚,樓上玉人洗盡鉛華,只有柳眼微睜,柳絲依依,脈脈含情。幾筆景物素描,已將閨愁暗暗托出。「潤逼琴絲」三句,進一步勾勒閨房景物──琴、枕、屏障、竹簾,都在春雨瀟瀟中蒙上了濕潤,浸透了寒氣,是淚濕?是心寒?閨中人的愁情就能在這閨房景物中。「蟲網吹粘簾竹」一句尤妙,以物象描繪之細微,揭示了閨中人百無聊賴無所事事之心境。「郵亭無人處」點出閨愁的原因──遊子未歸。「郵亭」古代驛站。「聽簷聲不斷」五句,正面寫出閨中人在春雨中的綿綿情思。她深夜不寐,聽夜雨淅瀝,簷水滴心,其情苦也。困乏時剛剛入睡,奈何又被「愁極」驚醒,夢中的相會是幸福的,然而又是短暫的,夢醒後,竟是「自憐幽獨」。

  下片寫春雨中的羈愁。開頭兩句寫遊子歸心似箭,然而最令人憂慮的是雨水成潦,阻住車輪,無法還鄉。羈留他鄉,豈不愁煞得蘭成憔悴,衛玠瘦羸,在等閒之時,在無可奈何之中,不更易使人傷心落淚。此處用典言羈旅之愁。衛玠,晉安邑人,字叔寶,風神秀異。官太子洗馬,後移家建業(今南京)。人聞其名,觀者如堵,年二十七卒。時人謂「看殺衛玠」。「未怪平陽客」二句,又以平陽客在春雨瀟瀟中聞哀笛落淚事寫羈愁。「平陽客」代指遊子。「況蕭索」以下四句,乃詞意一大轉折,說遊子在春雨瀟瀟中淚落思鄉,那麼在萬木蕭疏、落紅遍地、一片荒蕪的深秋時返鄉時,會如何呢?詞中只以景物與感慨作答──家門外,桃園菽畦,荊棘叢生,如此蒼涼景象,遊子那有心情與友人秉燭夜遊呢?此處結得突然,是轉折中的頓挫,詞意含蓄,將遊子之羈旅也愁、歸鄉也愁,寫得淋漓盡致。可謂「頓挫中別饒蘊藉」。

  陳振孫說:邦彥「長調尤善鋪敘,富艷精工,詞人之甲乙也」(《直齋書錄解題》)。邦彥詞的鋪敘從此篇中可看出其特點是不平鋪直敘,而是曲折迴環,開闔動盪,富於變化。

  邦彥善創慢曲。張炎《詞律·序》言:「美成(周邦彥)諸人又復增渲慢曲、引、近,或移宮犯羽為三犯、四犯之曲,按月律為之,其曲遂繁。」《大酺》則是美成所創之慢曲,雙調,133字,前段15句,5仄韻,後段11句,7仄韻。後為者,以此為律。

詩詞作品:大酺·越調春雨
詩詞作者:【宋代周邦彥
詩詞歸類:寫雨】、【惜春】、【憂愁】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