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庭筠《鳳棲梧·衰柳疏疏苔滿地》

鳳棲梧·衰柳疏疏苔滿地原文:

衰柳疏疏苔滿地。十二闌干,故國三千里。南去北來人老矣。短亭依舊殘陽裡。
紫蟹黃柑真解事。似倩西風、勸我歸歟未。王粲登臨寥落際。雁飛不斷天連水。

鳳棲梧·衰柳疏疏苔滿地賞析

  全詞抒發了作者的思鄉戀鄉之情,對仕途的失意,懷才不遇的鬱悶情緒也有新宣洩。

  首句描繪出一片衰微荒涼的景色,暗喻詞人卻抑鬱的悲涼的心情。在文學作品中,從來是「景無情不發,情無景不生」。衰柳本就引人寂寥,更何況青苔滿地!羈旅他鄉的詞人面對如此淒涼荒野,越發戀念故土家人。他「用十二闌干,故國三千里」抒發這種情結,使人感到極濃重的哀愁。「十二闌干」是家中的庭院迴廊,也代表家人的溫馨。樂府古題《西洲曲》有「闌干十二曲,垂手明如玉」之句,作者顯然在思念著嬌妻愛子。「故國三千里」,家鄉多遙遠。此句可見唐代張祜之《宮詞》。原作為:「故國三千里,深宮二十年。一聲《何滿子》,雙淚落君前。」本是抒發宮女背井離鄉,禁錮深宮,長期不得與親人團聚的孤苦情節的。作者深感自己的身世與宮女命運有相通之處,明寫三千里,實指二十年。想到自己宦游一生,南北奔波顛沛,垂垂老矣,矣「字飽含感歎與無奈。南句借用了杜牧詩句」南去北來人自老「,說不盡的辛酸。」短亭依舊殘陽裡「述說著欲歸來能歸的愁思。古制五里一短亭,十里一長亭,可供旅人休息,也供親友送別用。」依舊「道出物在人亦在,是啊,韶華已逝,生命如殘陽,而自己依舊人在旅途奔波勞碌。

  「紫蟹黃柑真解事」句用典。方岳詩云:「白魚如玉紫蟹肥,秋風欲老蘆花飛」,黃庭堅句:「塵思黃柑洞庭霜」都是秋令節物。同時詞人又活用晉代張翰睹秋風起思故鄉的佳餚美味蓴羹鱸膾而辭官歸里的故實。顯然詞人思歸還有其深層次的內容。決心僅限於思鄉、思家鄉之美味。「王粲」句中「寥落」二字語意雙關,既寫王粲又寫自己。漢末王粲羈留荊州,不為劉表看重,因此「登臨寥落」的是鄉愁,更是自己的懷才不遇。詞人的文章不受金章宗的欣賞,不久因罪免職,後仕翰林修撰。公元1196年(承安元年)又因趙秉文上書事牽連在內,被杖六十,解職,後又被貶為鄭州防禦判官,任途坎坷,「寥落」不下王粲。思歸之情也不弱於王粲。結句「雁飛不斷天連水」如一幅水墨畫,把思歸的情懷表述得深沉遼遠,綿綿不絕。宋代陸游詩云:「自恨不如雲際雁,來時就得過中原。」詞人自恨不如雲際雁的慨歎表達了更深沉的思想情感。

  此詞的寫作特點是情景相生,以情襯景,寓情於景,情景交融。全詞句句有景,句句有情,反覆吟味,愈感詩情畫意。另一特點是詞人工於用典,使詞意更加含蓄豐盈。

詩詞作品:鳳棲梧·衰柳疏疏苔滿地
詩詞作者:【宋代王庭筠
詩詞歸類:寫景】、【抒情】、【羈旅】、【思鄉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