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駒《和李上捨冬日書事》

和李上捨冬日書事原文:

北風吹日晝多陰,日暮擁階黃葉深。
倦鵲繞枝翻凍影,飛鴻摩月墮孤音。
推愁不去如相覓,與老無期稍見侵。
顧藉微官少年事,病來那復一分心?

和李上捨冬日書事翻譯及註釋

翻譯
北風呼嘯,吹走雪花,白天也是陰沉沉;傍晚了,階前吹攏的黃葉,又堆高了幾分。
那烏鵲也疲倦了,冒著寒冷,繞著樹飛著,它的影子在空中翻騰;飛往他鄉的大雁,高高地幾乎要碰到月亮,不時傳來幾聲淒涼的鳴聲。
我想排解緊緊纏繞的愁怨,可它總是自己尋覓到我心上;原本與老年沒有約定,它卻不知不覺地向我入侵。
做官啊,立功建勳啊,這些都是少年時的夢想;如今又老又病,再也沒有一分利慾名心。

註釋
1 李上捨:不詳。宋太學分三等,即外捨、內捨、上捨,以上捨為最高。此「上捨」即指太學上捨生。
2 日暮:傍晚;天色晚。
3 黃葉:枯黃的樹葉。亦借指將落之葉。
4 倦鵲繞枝:用曹操《短歌行》「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無枝可依」句意。
5 飛鴻:飛行著的鴻雁。
6 摩:接近,碰到。
7 孤音:孤獨的聲音。
8 顧藉:顧念,顧惜。
9 微官:小官。

和李上捨冬日書事賞析

  詩人不因為詩是和作而勉強從事,而如他的其他詩一樣,以全力出之,磨淬剪裁,均臻妙境。

  首聯切題,寫出冬天的景色,說北風呼嘯,吹走了飛雪,但天色仍然是陰沉晦暗,黃昏時,階前堆積的黃葉越來越深。這兩句開宗明義,似乎直寫所見,細細品味,仍可見烹煉之工。詩寫的是初冬,所以枝上仍有黃葉,這些殘存的黃葉,經受北風的勁吹,終於紛紛墜下,又被風吹得集中在階下。這是人們習見而不注意的現象,被詩人拈出,就覺得分外傳神。一個「擁」字,把黃葉堆積的情景寫得很形象。用好「擁」字是韓駒的看家本領,宋陸游《老學庵筆記》說:「韓子蒼詩喜用『擁』字,如『車騎擁西疇』,『船擁清溪尚一樽』之類,出於唐詩人錢起『城隅擁歸騎』。」雖然點出韓駒詩的祖述關係,但也由此可見,韓駒善於琢磨字義,能把同一個字用在不同場合,都非常熨帖。

  頷聯寫景,幾乎句錘字煉,戛戛獨造。寫倦鵲繞枝,是承上面朔風吹雪而來,所以說它們「翻凍影」;由於天氣驟寒,所以大雁紛紛南飛,在夜空中不時傳來幾聲哀鳴。這兩句佈局仍然同前一聯一樣,每句各寫一景,因為詩寫冬日,所以不同於一般的即目詩,拘泥於一時一刻,因而上面寫陰天,這裡仍然可以寫夜月,不是詩病。詩的第五字即所謂的詩眼,所用動詞都很生動。以一個「翻」字,狀出烏鵲繞枝翩翩飛舞的情況,以一個「墮」字,描摹高空雁鳴傳到地面的狀況,都道人所未道。而以「倦」字形容繞枝欲棲的烏鵲,也很工致。有人認為詩鍛煉得有些過分,其實正點出了韓駒詩的特點,工總比圓熟滑俚要好。唐詩講究意象,宋詩講究工巧,唐人不為正是宋人所樂為,從這裡可以見得韓駒這首詩代表了典型的宋詩風格。

  詩的前半全是寫景,滿目淒其肅穆、哀涼孤苦的現象,已或多或少透露了詩人的心境。詩下半轉入抒情。上半寫得很綿密,下半風格隨內容而變,轉而虛疏。頸聯歎愁哀老,說愁苦纏身,推也推不掉;與老無約,老卻悄悄來臨。詩將愁與老用擬人化的手法寫出,在調侃中帶有無可奈何之意,寫得很活,把尋常歎老訴愁語全都抹絕,有強烈的新鮮感,所以方回評說:「五、六前輩有此語,但鍛得又佳耳。」尾聯由哀愁歎老,進而想到功名富貴,說自己少年時對功名一味爭取,如今老病,把這些都看得很淡薄了。詩結尾情調很低落,正是詩人處在新舊黨爭的漩渦中心的心理反映。果然沒多久,他便因「坐為蘇氏學」(《宋史》)而遭貶。

和李上捨冬日書事創作背景

  徽宗政和初,韓駒因獻頌得官,任秘書省正字。據吳曾《能改齋漫錄》記載,這首詩是作者因坐蘇氏學「自館職斥宰分寧縣」所作,即後因從學蘇轍(元祐黨人)而被貶官分寧縣。分寧屬江西洪州,即今修水縣,是江西詩派創始人黃庭堅的家鄉。
詩詞作品:和李上捨冬日書事
詩詞作者:【宋代韓駒
詩詞歸類:冬日】、【愁病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