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中輔《念奴嬌·炎精中否》

念奴嬌·炎精中否原文:

炎精中否,歎人材委靡,都無英物。胡馬長驅三犯闕,誰作長城堅壁。萬國奔騰,兩宮幽陷,此恨何時雪。草廬三願,豈無高臥賢傑。天意眷我中興,吾皇神武,踵曾孫周發。河海封疆俱效順,狂虜何勞灰滅。翠羽南巡,叩閽無路,徒有衝冠發。孤忠耿耿,劍鋩冷浸秋月。

念奴嬌·炎精中否註釋

1炎精:太陽的名號。
2踵:追逐、追隨。
3翠羽:帝王車子上裝飾的羽毛,代指皇帝。
4閽:宮門。此代指皇帝。
5劍鋩:劍的尖鋒。

念奴嬌·炎精中否背景

  1126年(靖康二年)金兵攻陷宋朝汴京,擄去宋徽宗、宋欽宗二帝及所有皇族,北宋滅亡。第二年(1127)康王趙構在應天府南京(今河南商丘)即帝位,建立南宋,改元建炎。任用主戰派李綱為相。李綱舉薦宗澤留守東京。宗澤整修城防,招摹義軍,聯絡八字軍,任用岳飛為將,屢次打敗金兵。宗澤備戰備糧,疏請高宗還都,下令北伐,以雪靖康之恥,奏章落到時在揚州宋高宗身邊的投降派大臣黃潛善、汪伯彥手裡,兩人卻肆意攻擊,百般阻撓,不讓宋高宗回汴京主持抗金。宗澤見奸臣當道,復國無望,憂憤成疾去世。宗澤死後汴京不保,金兵長驅直入,渡江南下。黃中輔愛國心切,很想報效國家,苦於請纓無路。

  黃中輔得知舅父抱恨去世,表哥宗穎也賦閒在外,壯志難酬。國家危亡,自己又報國無門,他悲憤極了,寫了這一首《念奴嬌》詞。

念奴嬌·炎精中否鑒賞

  上片感歎廣大的中原大地,沒有禦寇的統帥,也沒有堅強能戰的軍隊作保衛國家的長城,致使胡馬的鐵蹄三次入侵,直搗京闕,百姓奔走逃難,徽、欽二帝被擄幽陷。他憤怒地呼喊:「此恨何時雪?」接著,作者自然地聯想到輔佐劉備成就大業,鞠躬盡瘁的諸葛亮。喟然長歎:難道現 在就沒有在草廬中高臥的賢傑?當時許多詞人都抒發過對入侵者的強烈憤怒,但到此時,由於投降派的得逞,致使抗戰受到阻撓,那憤怒的憂國之音,無可奈何地降低了音調,從憤於外患而轉向憤於內患。

  下片,起首表面上讚頌了高宗趙構的中興,實則反映了趙構畏敵如虎,無心復國,在金人南下時即倉皇逃至杭州,不久又狼狽逃至海上,至使金人長驅直入的醜行。「翠雨南巡,叩閽無路」,廣大抗金將士連皇帝的影子都見不上,談何勤王報國!最後「孤忠耿耿,劍鋩冷浸秋月」,對自己滿腔報國之心而無報國之路,空使劍冷浸於秋月之下的無奈,表達了無限的悲憤和深深的感慨。

  作者的感情「高」而不「亢」,「壯」而不「強」,「憤」而含「悲」,為祖國的前途和民族的命運充滿了危機感和焦灼感,使人可以感受到作者那被壓抑的豪放,和深沉的悲涼。

詩詞作品:念奴嬌·炎精中否
詩詞作者:【宋代黃中
詩詞歸類:愛國】、【感歎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