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英《絳都春·余往來清華池館六年賦詠屢矣感昔傷今益不堪懷乃復作此解》

絳都春·余往來清華池館六年賦詠屢矣感昔傷今益不堪懷乃復作此解原文:

春來雁渚。弄艷冶、又入垂楊如許。困舞瘦腰,啼濕宮黃池塘雨。碧沿蒼蘚雲根路。尚追想、凌波微步。小樓重上,憑誰為唱,舊時金縷。
凝佇。煙蘿翠竹,欠羅袖、為倚天寒日暮。強醉梅邊,招得花奴來尊俎。東風須惹春雲住。□莫把、飛瓊吹去。便教移取熏籠,夜溫繡戶。

絳都春·余往來清華池館六年賦詠屢矣感昔傷今益不堪懷乃復作此解鑒賞

  《絳都春》,《夢窗詞集》入「仙呂調」。雙調,一百字,上下片各六仄韻。第二句第一字是領格,宜用去聲字。此調《夢窗詞集》共收六首,但因句逗上下片都不盡相同。所以各詞句數有些差異。大致可分為,上下各九句,一格;上片十句,下片九句一格;上下片各十句一格共三個格。一般以上片十句,下片九句的為正格。  

  「清華池館」,即夢窗友郭希道在蘇州的園林,內多佳景,詞人曾「賦詠屢矣」。

  「春來」六句,述園中景。「雁渚」,系園中水洲名,「雲根路」,指園中小丘。此言春天來臨,郭家園林內的「雁渚」,又將成為一處遊玩的勝景。我在園中一路玩賞,見鮮花繽紛,數株垂柳在春陽下懶洋洋地擺動「瘦腰」飄舞。一忽兒毛毛雨又沾濕了池旁的迎春花叢,池塘中也泛起了一片漣漪。園中的小山丘上,松柏蒼鬱,樹下小徑苔蘚青翠,曲徑通幽,令人聯想起或許會有一位凌波仙子在此散步。「凌波微步」,暗指郭家內眷。「小樓」三句,園中憶舊。言己重新登上園中的一座小樓撫今追昔,感歎還有哪一位嬌娘能再為我重唱那首《金縷曲》呢?上片遊園,「感昔傷今」。  

  「凝佇」五句,追憶園中四時之景。詞人「往來清華池館六年」,所以對園中四時之景印象深刻。因此,在他的追憶下,園中諸景,一一浮現眼前:夏天園中「煙蘿翠竹」,一派黯綠;秋日「天寒日暮」,羅袖迎風;冬季逞強拼酒,醉倚梅叢;春陽萬花作奴,醉夢侑酒。所以詞人對此也「賦詠屢矣」。「東風」兩句,向主人進言。舊時稱主人為「東翁」,所以這裡的「東風」應作主人郭清華;「瓊」,即骰子,古時的賭具。此言主人家應將園中快樂的生活像萬花似錦的春天,風雲變幻的春雲般保持下去,也不要將遣興娛樂用的骰子輕易地撤去,掃客人的逸興。「便教移取」兩句,夜宿尋夢。此言詞人想要在「小樓」之中重溫舊夢,所以請人搬來熏籠,將住宿處薰得溫暖如春,以便自己睡在那裡可以獲得美夢。下片重在追憶。

詩詞作品:絳都春·余往來清華池館六年賦詠屢矣感昔傷今益不堪懷乃復作此解
詩詞作者:【宋代吳文英
詩詞歸類:【追憶】、【寫景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