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朓《詠落梅》

詠落梅原文:

新葉初冉冉,初蕊新霏霏。
逢君後園讌,相隨巧笑歸。
親勞君玉指,摘以贈南威。
用持插雲髻,翡翠比光輝。
日暮長零落,君恩不可追。

詠落梅鑒賞

  這首吟詠落梅的詩作,寄托了深沉的政治感慨,這對於只求形似的六朝一般詠物詩來說,是一大發展。

  「新葉初冉冉,初蕊新霏霏」,起首兩句便暗寓憂懼的心理。「冉冉」,是柔弱下垂的樣子,說梅花的嫩葉還很柔弱,意指自己在政治上並不是強有力的;「霏霏」,紛紛飄落的樣子,梅花的新蕊隨風飄落,暗寓自己政治地位的不穩。明寫落梅,暗寫政治。

  從「逢君後園讌」至「翡翠比光輝」,這六句以美人自擬,寫他同隨王的親密關係。意思說他的美才可比戰國晉文公時的美女南威之貌;參與隨王后園宴會,又如《詩經·衛風》所寫「碩人」之「巧笑」,相隨而歸;又說隨王親手摘下梅花贈送給他,他便像古美人把花插到髮髻上,其光彩勝過翡翠美玉。這段話表達了他受到隨王寵幸的感激之情。

  「日暮長零落,君恩不可追」,結尾兩句語氣一轉,由樂轉憂,以梅花之落,喻指君恩之衰。憂君恩之衰的心理,是由介入皇室內部矛盾鬥爭所產生的危懼心理引發出來的,與擔心「時菊委嚴霜」同義。這末兩句,從篇幅來說,只是全詩的五分之一,然而從中心思想而言,卻是全詩的主幹與核心。也可以說,擔心鬥爭失敗,反而招來殺身之禍,這才是他借詠落梅委宛地向隨王吐露出來的真情。

  詠物詩至六朝而自成一格,宮體詩中之詠物已極盡圖貌寫形之能事,其所追求者在於形似。與山水詩至謝朓手中由客觀之描寫轉而介入主觀之抒情一樣,詠物詩至謝朓手中亦一變,由求其形似,轉而求其寄托。謝朓詠物詩既有與時代相通的善於寫物圖形的特性,又汲取了《詩》《騷》以來比興的傳統,在客觀的物象之中寄托主觀的旨意。這首《詠落梅》詩便是如此。傳統的所謂「香草」「美人」的比興,這裡都用上了。詩中既以「落梅」(香草)自擬,又以「南威」(美人)自擬,其所比擬均在似與不似之間,即所謂不即不離,不粘不脫者也。這一藝術境界成了唐宋詠物詩詞的最高準則。可以說,這首詩的藝術,正標誌謝朓詠物詩方面的傑出貢獻。

詠落梅創作背景

  此詩的寫作時間難於確定,但從詩中所寄托的感慨,還是可以推知其大致的寫作年代。詩之結尾「日暮長零落,君恩不可追」,其意近似《暫使下都夜發新林至京邑贈西府同僚》詩中所謂「常恐鷹隼擊,時菊委嚴霜」,均表現出政治上的憂慮感。然則,當是同期所作。

  公元490年(南齊永明八年),謝朓由隨王(蕭子隆)鎮西功曹轉為隨王文學,次年荊州刺史隨王「親府州事」,謝朓也跟隨到荊州(今湖北江陵)。在江陵,他介入皇室內部的矛盾鬥爭,被捲進政治漩渦,所以憂心忡忡,惶惶不安。

詩詞作品:詠落梅
詩詞作者:【南北朝謝朓
詩詞歸類:詠物】、【梅花】、【抒懷】、【感慨】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