酈道元《三峽》

三峽原文:

  自三峽七百里中,兩岸連山,略無闕處。重巖疊嶂,隱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見曦月。(闕 通:缺;重巖 一作:重巒)

  至於夏水襄陵,沿溯阻絕。或王命急宣,有時朝發白帝,暮到江陵,其間千二百里,雖乘奔御風,不以疾也。(溯 同:泝;暮到 一作:暮至)

  春冬之時,則素湍綠潭,回清倒影。絕巘多生怪柏,懸泉瀑布,飛漱其間,清榮峻茂,良多趣味。(巘 寫作:山獻)

  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澗肅,常有高猿長嘯,屬引淒異,空谷傳響,哀轉久絕。故漁者歌曰:「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

三峽翻譯及註釋

翻譯
  在三峽七百里之間,兩岸都是連綿的高山,完全沒有中斷的地方;重重疊疊的懸崖 峭壁,遮擋了天空和太陽。若不是在正午半夜的時候,連太陽和月亮都看不見。

  等到夏天水漲,江水漫上小山丘的時候,下行或上行的船隻都被阻擋了,不能通航。有時候皇帝的命令要緊急傳達,這時只要早晨從白帝城出發,傍晚就到了江陵,這中間有一千二百里,即使騎上飛奔的馬,駕著疾風,也不如它快。

  等到春天和冬天的時候,就可以看見白色的急流,迴旋的清波。碧綠的潭水倒映著各種景物的影子。極高的山峰上生長著許多奇形怪狀的柏樹,山峰之間有懸泉瀑布飛流沖蕩。水清,樹榮,山高,草盛,確實趣味無窮。

  在秋天,每到初晴的時候或下霜的早晨,樹林和山澗顯出一片清涼和寂靜,經常有高處的猿猴拉長聲音鳴叫,聲音持續不斷,非常淒涼怪異,空蕩的山谷裡傳來猿叫的回聲,悲哀婉轉,很久才消失。所以三峽中漁民的歌謠唱道:「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

註釋
(1)自:在,從
三峽:指長江上游重慶、湖北兩個省級行政單位間的瞿塘峽、巫峽和西陵峽。三峽全長實際只有四百多里。
(2)略無:毫無,完全沒有。闕:通「缺」,空缺。
(3) 嶂(zhang):直立如屏障一樣的山峰。
(4)自非:如果不是。自:如果。非:不是
(5)亭午:正午。夜分:半夜。
(6)曦(xī):日光,這裡指太陽。
(7)襄(xiāng):上,這裡指漫上。 陵:大的土山,這裡泛指山陵。
(8)沿:順流而下(的船)。溯:逆流而上(的船)。
(9)或:有的時候。王命:皇帝的聖旨。宣:宣佈,傳達。
(10) 朝發白帝:早上從白帝城出發。白帝:城名,在重慶奉節縣東。朝:早晨
(11)江陵:今湖北省荊州市。
(12)雖:即使。 奔:奔馳的快馬。御:駕著,駕駛
(13)不以:不如。此句謂和行船比起來,即使是乘奔御風也不被認為是(比船)快,或為「以」當是「似」之誤。(見清趙一清《水經注刊誤》) 疾:快。
(14)素湍:白色的急流。素:白色的。綠潭:碧綠的潭水。
(15)回清倒影:迴旋的清波,倒映出(山石林木)的倒影。
(16)絕巘(yǎn):極高的山峰。絕:極。巘:高峰
(17)懸泉:懸掛著的泉水瀑布。飛漱:急流沖蕩。漱:沖蕩。
(18)清榮峻茂:水清,樹榮(茂盛),山高,草盛。
(19) 良:實在,的確,確實。
(20) 晴初:(雨後或雪後)天剛剛放晴的時候。霜旦:下霜的早晨。
(21)屬引:連續不斷。屬(zhǔ):動詞。連接。引:延長。淒異:淒涼怪異。
(22)哀轉久絕:悲哀婉轉,猿鳴聲很久才消失。絕:消失,停止。轉:通「囀」鳴叫。
(23)巴東:漢郡名,在今重慶東部雲陽,奉節,巫山一帶。
(24)三聲:幾聲。這裡不是確數。
(25)沾:打濕。
(26) 裳(chang):衣服。

三峽賞析

  酈道元的《三峽》(選自《水經注》)是一篇著名的山水之作,只用不到區區200字的篇幅,作者描寫了三峽錯落有致的自然風貌。全文描寫隨物賦形,動靜相生,情景交融,情隨景遷,簡潔精練,生動傳神。

  作者用「自三峽七百里中」起筆,既交代了描寫對象,又介紹了其總體長度。

  接著,作者先寫山,用「兩岸連山,略無闕處」寫山之「連」,「重巖疊嶂,隱天蔽日」寫山之「高」,又用「自非亭午夜分,不見曦月」側面烘托,讓人進一步感到三峽的狹窄,寥寥數筆形象地勾勒出三峽磅礡逶迤、雄偉峭拔的整體風貌,使讀者很快被三峽的雄險氣勢所吸引。

  水是山的眼睛。作者按自然時令來寫水,先寫水勢最大最急的夏季。用「夏水襄陵,沿溯阻絕」正面描寫水勢之險惡、水位之高、水流之急。「朝發白帝,暮到江陵,其間千二百里,雖乘奔御風,不以疾也」,通過對比、誇張更加突出了夏季江水暴漲後的水流之疾。再寫水勢減小的春冬,此時的三峽可用一「秀」字概括。「素湍」「綠潭」,兩種色彩、兩種情態,動靜交織,對比鮮明;「怪柏」「懸泉」「瀑布」,也是有靜有動、有聲有色,山水樹木交匯其中,蔚為奇觀。「清榮峻茂」一句話四字寫四物:「清」字寫水,「峻」字寫山,「榮」字寫柏樹,「茂」字寫草。「良多趣味」,又摻入了作者的審美意趣,使得詩情畫意融為一體。寫秋水,作者用一「霜」字暗示,寫三峽秋景的清寒,並用猿鳴來烘托蕭瑟的秋高,讓人不勝淒涼。

  作為描寫山水之作並非單純寫景色,而是以情托景(如「良多趣味」托出春冬景色之佳,「猿嘯」「淒異」托出秋季景色之涼),緣情入景(如開頭幾句體現了初賞三峽的總體之情,使人頓有雄偉奇險之感,以下再分寫時而悚懼,時而欣喜,時而哀淒的四季之情),作者以情而非四季的順序來佈局謀篇。

  凡景語皆情語,初學寫作者,寫景狀物要做到寫出其特點,要和自己的思想感情相一致。

  《三峽》以凝練生動的筆墨,寫出了三峽的雄奇險拔、清幽秀麗的景色。作者抓住景物的特點進行描寫。寫山,突出連綿不斷、遮天蔽日的特點。寫水,則描繪不同季節的不同景象。夏天,江水漫上丘陵,來往的船隻都被阻絕了。「春冬之時,則素湍綠潭,回清倒影。絕巘多生怪柏,懸泉瀑布,飛漱其間。」雪白的激流,碧綠的潭水,迴旋的清波,美麗的倒影,使作者禁不住讚歎「良多趣味」。而到了秋天,則「林寒澗肅,常有高猿長嘯」,那淒異的叫聲持續不斷,在空曠的山谷裡「哀轉久絕」。三峽的奇異景象,被描繪得淋漓盡致。作者寫景,採用的是大筆點染的手法,寥寥一百五十餘字,就把七百里三峽萬千氣象盡收筆底。寫春冬之景,著「素」「綠」「清」「影」數字;寫秋季的景色,著「寒」「肅」「淒」「哀」數字,便將景物的神韻生動地表現了出來。文章先寫山,後寫水,佈局自然,思路清晰。寫水則分不同季節分別著墨。在文章的節奏上,也是動靜相生,搖曳多姿。高峻的山峰,洶湧的江流,清澈的碧水,飛懸的瀑布,哀轉的猿鳴,悲涼的漁歌,構成了一幅幅風格迥異而又自然和諧的畫面,給讀者以深刻的印象。引用的詩句表現了突出山高水長的特點同時渲染三峽秋色悲寂淒涼的氣氛。

三峽文言知識

古今異義
1、或或王命急宣古義:有時今義:常用於選擇複句的關聯詞
2、雖雖乘奔御風古義:即使今義:雖然

一詞多義
1自自三峽七百里中(從)自非亭午夜分(如果)
2絕沿溯阻絕(斷絕)絕巘多生怪柏(極)哀轉久絕(消失)

通假字
1略無闕處,「闕」通「缺」空缺。
2哀轉久絕,「轉」通「囀」鳴叫。

詞類活用
1雖乘奔御風不以疾也:奔,動詞用作名詞,飛奔的馬。
2回清倒影:清,形容詞用作名詞,清波。
3晴初霜旦:霜,名詞用作動詞,結霜。
4空谷傳響:空谷,名詞作狀語,在空蕩的山谷裡。

特殊句式
1省略句(三峽)兩岸連山省略定語「三峽」。
2省略句(兩岸)重巖疊嶂省略主語「兩岸」。

三峽創作背景

  酈道元生活於南北朝北魏時期,出生在范陽郡(今河北省高碑店市境內)一個官宦世家,世襲永寧侯。少年時代就喜愛遊覽。後來他做了官,就到各地遊歷,每到一地除參觀名勝古跡外,還用心勘察水流地勢,瞭解沿岸地理、地貌、土壤、氣候,人民的生產生活,地域的變遷等。

  他發現古代的地理書——《水經》,雖然對大小河流的來龍去脈有準確記載,但由於時代更替,城邑興衰,有些河流改道,名稱也變了,但書上卻未加以補充和說明。酈道元於是親自給《水經》作注。因此寫就《水經注》。

三峽賞析二

  本文是《水經注》中《江水》中的「(江水)又東過巫縣南,鹽水從縣東南流注之」的一條注。記敘了長江三峽雄偉壯麗的奇景,能激發人們熱愛祖國大好河山的感情。

  「自三峽七百里中,兩岸連山,略無闕處。重巖疊嶂,隱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見曦月。」總寫三峽的特點:山高嶺連,中間狹窄。「自三峽七百里中」,交代峽之長,接著指出兩岸山的特點在於「連」。「略無闕處」,毫無殘缺的地方,進一步寫「連」。下面接著寫山的「高」。山峰相重,群山覆疊,山上壘山,說明山高。山隱,遮蔽住太陽匿於天空,從另一個角度寫山的高。「重」和「疊」,就山本身的狀態寫其高,是俯瞰而得;「隱」和「蔽」,以天和日來襯其高,乃仰視所見。下面兩句,則以特定條件下的情景形象地綜合表現以上特點。只有正午和半夜的時候才能見到太陽和月亮。如果不是「兩岸」連山,哪怕只有一岸連山,也不會形成這種狀況;如果連山有缺,其他時間於缺處也能見到日月;如果連山不高,也不必待到這時才見日月;如果三峽不窄,其他時候也可見到日月。正午見日,夜半見月,由特定條件充分顯示了三峽特點。

  「至於夏水襄陵,沿溯阻絕。或王命急宣,有時朝發白帝,暮到江陵,其間千二百里,雖乘奔御風,不以疾也。」寫夏季三峽情景:水漲流速,交通阻斷。夏季水漲,淹了山陵,上行和下航的船隻都被阻絕了。這裡所寫的是水勢大水流速情況下的通例。下舉一特例,以進一步證明水速。只有王朝的緊急命令要向各地傳達時,才會有航船。這一方面照應了平常情況下是「沿溯阻絕」的,同時借此可寫出船行之快。朝發白帝,暮到江陵,補筆交代「其間千二百里」,則時速約為百里,加上更用奔馬和疾風作比較,給人的感受也就更為形象而深刻了。

  本節承上段而來。上段寫三峽山的特點,為本節寫水設置了條件。山高,則水的落差大,山高自然流急。山連,則水不得他洩,必然盡在漕中。峽窄,則斷面小,單位面積裡的水的流量也就大。水「漲」的因素和峽的特點及條件,構成了水流的湍急。作者是為江水作注,重點是寫水,而水以夏季為盛,故先寫「夏水」。為寫水勢,先寫山勢,這既能揭示水速的原因,又能使急流和峻嶺相互映襯,能形成一幅險峻壯奇的圖畫。

  「春冬之時,則素湍綠潭,回清倒影,絕巘多生怪柏,懸泉瀑布,飛漱其間,清榮峻茂,良多趣味。」寫春冬時三峽情景:水退潭清,風景秀麗。以「春冬之時」領起,很自然地轉換了描寫對象,時易則景異,鏡頭中搖出了另外一種景象。白色的急流回映著清光,綠色的水潭倒映著景物的影子。這裡先寫俯視江中所見。「湍」是動態,「潭」為靜境。以「素」飾「湍」,水如白練,明淨輕快,上有清光回照,白中間青,水光變幻。深水為潭,以「綠」飾「潭」,益見深沉寧靜。水中有影,則水平如鏡,倒影入潭,更覺風光秀麗。急流上波光粼粼,深潭裡景物重重,動靜相雜,色彩各異,相映成趣,堪稱秀麗雋逸。下文即寫仰視所見,由峽底寫到山上。以「絕」狀山,以「怪」寫柏,道出了當地的自然特徵。山巖陡削,高聳入雲,故為「絕」。山上的柏樹,托足於岩石之間,正午之時方見日光,它要曲體向陽,加之峽窄風大,自然枝幹扭曲,何況年代久遠,當然要變成「怪」形。在這人跡罕至、鳥獸少見的境地,「怪柏」顯示著旺盛的生命力和堅強的意志,給山水之間投進了一股生命的活流,使人頓覺生意盎然。作者寫此,還只是給「懸泉瀑布」勾勒出一個背景。山靜、泉飛、柏怪、水奇,靜中有動,聲色紛沓,山水相配,構成了一幅挺拔超脫的圖畫,這和「素湍綠潭,回清倒影」又大為異趣。最後作者總括說:水清、木榮、山峻、草茂,實在富有趣味。以極為精練的四字,狀寫了四種景物,且各具特色,由景境導出了作者的心境。

  作者將冬春二季放在一道寫,要兼及兩季的特點。冬季水竭,才會出現「素湍綠潭」,春天物鮮,始有草木「榮茂」。本節所寫與上節所述,意趣迥異。夏水急猛,春水潺;夏水多險,春水富趣。作者認為三峽風光「良多趣味」,和封建士大夫對三峽「悉以臨懼相戒」的思想感情大相逕庭。

  「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澗肅,常有高猿長嘯,屬引淒異,空谷傳響,哀轉久絕。故漁者歌曰:『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寫秋天三峽情景:水枯氣寒,猿鳴淒涼。以「霜旦」的「霜」暗指秋季,開筆多變。接著以實景補足前意,林澗之間,清冷肅穆。這時已無江水喧騰,也不見草木爭榮,而是充滿了淒清肅殺的氣氛。寫秋峽以代表性事物猿來表現,寫猿又分兩層,一是直接敘述,一是引漁歌為證。寫猿又圍繞著「山」和「哀」兩個重點,從而顯示秋峽的特色。以「高」形容猿,指明是高山上的猿,以「長」形容嘯,送聲長遠,暗示是在長峽之中。「空谷傳響」,直言在山中。「久絕」,回應「兩岸連山,略無闕處」。寫漁歌也是一言「峽長」,一言聲哀。從猿鳴之中,使人進一步體會到山高、嶺連、峽窄、水長,同時山猿哀鳴,渲染了秋天的蕭瑟氣氛。也讓人從這句漁歌中體會到了,漁者們的辛苦和生活的艱苦。

  本文雖屬節選,但全文結構嚴謹,佈局巧妙,渾然一體,尤其作者在描山摹水上更見功力。由於作者曾「踐躋此境」,有具體感受,所以能掌握三峽的特點和不同季節的風貌。首先,作者採取先大而小,先總後分的辦法,按季節分層次,寫得起訖分明,各具特色。其次,善於選取富有特徵性的事物,寥寥幾筆,使境界全出,叫讀者恍如身臨其境。如以「朝發白帝,暮到江陵」表現水流湍急,以「素湍綠潭,回清倒影」形容江水澄澈,風光嫵媚,以「空谷傳響,哀轉久絕」渲染猿鳴幽淒、山谷空曠,都言簡意賅,情景交融。再次,各個部分,各有側重,互相映襯,互相補充,從不同角度寫出了三峽特色,而下面的三個部分,又都圍繞著首段關於山峽總的特點來寫。最後,作者運筆富於變化,有正面落筆,有側面烘托,有粗線勾勒,有工筆細描,有明言直寫,有隱喻暗示,有全景鳥瞰,有特寫鏡頭,有仰觀遠景,有俯察近物,有繪形寫貌,有摹聲錄音,有自己立言,有由人代語,雖只幾百字的短文,卻概括千里,包容四季,收納山水草木,羅入清猿怪柏,真可謂片言敵萬語,尺素羅千里。

詩詞作品:三峽
詩詞作者:【南北朝酈道元
詩詞歸類:初中文言文】、【寫水】、【長江】、【寫景】、【熱愛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