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約《詠簷前竹》

詠簷前竹原文:

萌開籜已垂,結葉始成枝。
繁蔭上蓊茸,促節下離離。
風動露滴瀝,月照影參差。
得生君戶牖,不願夾華池。

詠簷前竹鑒賞

  歲寒三友,竹居其中。人們之所以看重它,或者因為它「翠葉與飛雪爭采,貞柯與曾冰競鮮」的凌寒之質(齊·王儉《靈丘竹賦》);或者因為它「未出土時便已有節,直到凌雲高處依然虛心」的君子之風(管樺《竹頌》)。傳說它的竹實只為鳳凰所食;竹竿又能製成簫笛橫吹。所以碰到豪爽之士,便以它的「所欣高蹈客,未待伶倫吹」慨然自許(陳·賀循《賦得夾池修竹》);遇上才高位卑者流,便又借它發出「誰能制長笛,當為吐龍吟」的孤傲嘯歎(齊·劉孝先《竹詩》)。這樣詠竹自無不可,只是不免都帶有情隨境遷的主觀隨意性。以至於意有所譏,就嚴斥竹筍的「嘴尖皮厚腹中空」;愛有所偏,便厲聲揚言「惡竹應須斬萬竿」。這真教竹子左右為難了。

  倘能摒棄這類借題發揮之習,僅把竹子當作客觀審美對像來觀賞,則它的「葳蕤青翠,風來動音」、「拂景雲以容與,拊惠風而回縈」的清姿,也自有不同於蒼松、老梅的風神。沈約這首詩,大約就沒有深意的寄托,只是客觀地為簷前之竹畫了一幅動人的「肖像」。不過,這肖像帶有一種「生成」的動態,在詩人開筆時才正拔節抽枝:「萌開籜已垂,結葉始成枝」。「籜」指筍殼,當竹莖拔節而出時,它便已經垂脫;隨著細長竹葉的抽生,慢慢就長出了嫩枝。幾株幼嫩之竹,就這樣帶著清新的生氣,從詩人筆下鑽出。轉眼之間,它又挺拔直上:「繁蔭上蓊茸,促節下離離」,變得枝葉繁茂、亭亭如蓋了。「蓊茸」畫簷竹枝葉披離之態,使人簡直能感覺到,正有一片清蔭從高處淌下。「離離」狀竹節歷歷分明之貌,因為是在低處(下),竹節間距離較近,故又用「促節」形容。這四句描繪綠竹的生態,帶有強烈的動感。但沒有聲響,也不用濃彩。只見到詩人沾著蕭淡的水墨,疏疏落落地揮灑那麼幾筆,數竿綠竹便無聲無息地拔節而出、由矮而高,終於英挺地站立「簷前」,甚至還帶來了一階清蔭。

  畫成翠竹,這對詩人來說並不費力。但要表現它的風韻,光靠這平面的勾勒就不夠了。接著的「風動露滴瀝,月照影參差」兩句,著力的便是環境、音響的烘托映襯,於是這「畫」便有了「伴樂」和「燈光」:詩人選擇的是露水初凝之夜,因為是夜間,竹葉上那湛湛露珠就顯得朦朧不清。好在有風,詩人便讓讀者聽那靜夜中風動竹葉、露珠滴階的清韻,這可是異常動聽的。詩人還嫌不夠,又在烏藍的中天添上一輪明月,那月光灑在竹上,便在階前印下斑駁的竹影。前面說到「有風」,清風徐來,那地上的竹影便參差而動。這兩句妙在均不直接寫竹,只從露珠滴階、竹影參差中映襯、烘托,而簷竹之沾滿清露,在朗月清風中颯颯舞弄的美好風韻,已栩栩如在耳目之間。按照這一思緒寫下去,結句便該是詩人的讚美之語了。但沈約偏不這樣,他的結句正如蔡邕之詠「翠鳥」一樣,卻是被詠之物的深情傾訴:「得生君戶牖,不願夾華池!」這美好的翠竹,本該生長在花草芳美的池畔,度那月下花前的風光才是哩。而今卻在詩人居處簡陋的簷前,伴著他度過清寂的晨昏。詩人在觀賞簷前之竹的深深憐愛之中,大約曾浮起過一種微微的惋惜和不安吧。而簷竹似乎有解人心意的靈性,立即前來安慰詩人:「我所仰慕的是君子的風儀,而不是花前月下的池畔風光;能夠生長在您的窗門前,正是我的心願哪!」這兩句初看顯得突兀,但在詩人觀賞入神之際,將竹葉颯颯之音,想像為它的嫣然解人之語,也正符合情理。這話語之中所顯示的,正是簷竹那不慕風華、清心自守的高節,其實也還是詩人對簷竹的一種讚美。不過,採用簷竹自身傾訴的方式,既情意動人,又含蘊不露,較之於那種「唯有山中蘭與竹,經春歷夏又秋冬」的直贊之語,似乎有更多的情韻。

  這就是沈約的《詠簷前竹》:詩中只把竹子作為客觀審美對像來觀照,形象地勾勒它的清姿,映襯它的風韻,別無政治上的寓意或個人身世的感慨。從詠物寄興的傳統眼光來看,這樣詠竹似乎「淺」了些。但讀夠了寄興、說教的詩作以後,吟誦—下這類美好單純而寓意不多的詠物詩,倒也可使耳目一新。

詩詞作品:詠簷前竹
詩詞作者:【南北朝沈約
詩詞歸類:詠物】、【竹子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