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菩薩蠻·銅簧韻脆鏘寒竹》

菩薩蠻·銅簧韻脆鏘寒竹原文:

銅簧韻脆鏘寒竹,新聲慢奏移纖玉。眼色暗相鉤,秋波橫欲流。
雨雲深繡戶,來便諧衷素。宴罷又成空,魂迷春夢中。

菩薩蠻·銅簧韻脆鏘寒竹註釋

1這首詞是李煜前期的作品。《續選草堂詩餘》、《古今詞選》中有題作「宮詞」。
2銅簧:樂器中的薄葉,用銅片製成,吹樂器時能夠發出聲響。韻脆:指吹奏出來的聲音清越響亮。鏘寒竹:竹製管樂器發出的鏘然的聲音。竹,指笛、簫、笙一類的樂器。鏘,指樂器發出鏘然的聲響。寒竹,指簫笛樂器因久吹而含潤變涼。全句意謂管簧樂器吹奏出清脆響亮的樂曲,簫笛樂器因久吹而使夜晚變得寒冷。
3新聲:指新制的樂曲或新穎美妙的聲音。晉代陶潛《諸人共游周家墓柏下》中有句:「清歌散新聲,綠酒開芳顏。」移纖玉;指白嫩纖細的手指在管絃樂器上移動彈奏。纖玉,比喻美女纖細潔白如玉的手指。
4眼色:眼神,傳情的目光。鉤:同「勾」,招引。
5秋波:《詞林紀事》中作「嬌波」。比喻美女的目光猶如秋水一樣的清澈明亮。宋代蘇軾《百步洪》中有詩句云:「佳人未肯回秋波,幼輿欲語防飛梭。」
6雨云:降雨的雲,這裡比喻男女之間的歡情作愛。典故出自宋玉的《高唐賦》中。繡戶:雕繪華美的庭戶,這裡指精美的居室。
7來便:一作「未便」。此從《花間集補》、《全唐詩》、《詞林萬選》等本。便,立即。諧:諧和。衷素:內心的真情。素,通「愫」,本心、真情。全句意思是,馬上就使二人的情感諧和一致。
8宴(yan)罷:歡樂之後。宴,指歡樂、快樂。
9魂迷:呂本二主詞、吳主二王詞、侯本二主詞、《花間集補》、《詞林萬選》、《歷代詩餘》、《全唐詩》、《詞林紀事》本中均為「夢迷」。此從晨本二主詞、蕭本二主詞、《花草粹編》本。春夢:呂本二主詞中作「春雨」,注中為:「『雨』一作『睡』。《全唐詩》、《詞林萬選》、《歷代詩餘》、《詞林紀事》、《花間集補》中均作「春睡」。此從吳本二主詞、侯本二主詞、晨本二主詞、蕭本二主詞、《花草粹編》。

菩薩蠻·銅簧韻脆鏘寒竹賞析

  這首詞描寫一位男子在宴席上對一位奏樂女子的鍾情和迷戀,也可說是李煜前期帝王生活的又一實錄。

  詞的上片首先寫樂聲動聽,「脆」「鏘」等,都是比喻形容音樂的美妙,生動形象,顯示出作者有極高的藝術修養,對音樂有較強的鑒賞力。樂由人奏,作者先寫樂聲有賞樂的一層意思,但其視點主要的還是要落在奏樂的人身上。「纖玉」用手指的形容就明確寫出了奏樂的人一定是一位美麗動人的女子。樂美人更美,作者的心思已昭然若揭。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此句中的「新聲」二字,指其用在這裡是別有意寓。據馬令《南唐書》中載,李煜曾得唐玄宗時大樂《霓裳羽衣》曲譜,由大周後「變易訛謬,頗去窪淫,繁手新聲,清越可聽」,這裡的「新聲」即是有特指的。另據《徐游傳》中載:「昭惠後好音律,時出新聲。」而陸游《南唐書·昭惠後傳》中載,大周後「嘗雪夜酣燕,舉杯請後主起舞。後主曰:『汝能創為新聲則可矣。』後即命箋綴譜,喉無滯音,筆無停思,俄頃譜成,所謂《邀醉舞破》也。」分析起來,「新聲慢奏」句中之「新聲」雖與大周後之「新聲」有關,但也並不一定即為同一「新聲」,況且自全詞看,兩人「暗相鉤」、「諧衷素」,卻又「成空」至「魂迷」,如果是大周後,李煜當未必如此感傷。而且李煜向來「性驕侈,好聲色」,故詞中「慢奏移纖玉」者當是一個貌美而又通曉音樂的宮女。「眼色」二句,實寫奏樂女子對作者的色誘神情,語言直白,表現大膽,使一個有著熱烈情性的女子的動作情態明白地呈於讀者眼前。有人從李煜的身份入手分析這是一位宮女獻媚邀寵之舉,從而體現出了作者本人的陰暗心理,有道理,但並不準確。李煜作為一個封建帝王,有其空虛淫佚的一面,但也有真情率性的一面,因此宮中有女如此眉目傳情,也不能就說李煜的心理邪惡淫蕩。還是將其虛解為男女主人公感情相通,心許目成較妥。

  下片首句承上片情意相通後即繡戶之中歡會,前面所鋪墊而出的柔情蜜意至這裡盡興歡會,接著筆鋒陡轉,寫宴會後情意轉眼「成空」,從側面說明了兩人之間的相見恨晚、春光苦短的依戀心境。所以也才引出「魂迷」「春夢」之辭。「成空」實際上是指歡會後的內心空虛,但更多地應是不忍離別偏離別的悵惘。所以在作者的無限追想中,美人才能再入春夢。由此可見,與作者相戀的應是一個宮女,而不是大周後,所以作者才感到處處有限,不能盡歡,然後又相思不得,輾轉成夢。

  全詞寫男女戀情,大膽直露,不拘禮制,形象生動,有輕有重。既有明白直敘的描寫,又有委曲含蘊的深沉。雖然有些語句似乎不脫色情之嫌,但卻仍有一種清麗明艷的風致,尤其在女子形象的描繪和男女情思的藝術表現上,都有著十分可貴的傳神之筆。沈際飛《草堂詩餘續集》中評此詞為「精切」。又說其:「後疊弱,可移贈妓。」徐士俊《古今詞統》中也有點評:「後主詞率意都妙,即如『衷素』二字,出他人口便村。」近人俞陛雲的《南唐二主詞輯述評》中也說此詞:「幽情麗句,固為側艷之詞,賴次首末句以迷夢結之,尚未違貞則。」這些都說明這首詞雖然描寫男女戀情,但未失清雅。

詩詞作品:菩薩蠻·銅簧韻脆鏘寒竹
詩詞作者:【唐代李煜
詩詞歸類:愛情】、【感傷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