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彝尊《長亭怨慢·雁》

長亭怨慢·雁原文:

結多少悲秋儔侶,特地年年,北風吹度。紫塞門孤,金河月冷,恨誰訴?回汀枉渚,也只戀江南住。隨意落平沙,巧排作、參差箏柱。
別浦,慣驚移莫定,應怯敗荷疏雨。一繩雲杪,看字字懸針垂露。漸欹斜、無力低飄,正目送、碧羅天暮。寫不了相思,又蘸涼波飛去。

長亭怨慢·雁註釋

1儔(chou)侶:伴侶。
2紫塞:指長城。此處泛指北方塞外。
3金河:指秋空。古代以陰陽五行解釋季節演變,秋屬金,所以稱秋空為金河。
4汀:水邊平地。渚:水中小洲。回,枉:彎曲的形狀。
5箏柱:指箏上的弦柱。此處用以形容大雁飛行的隊形。
6浦:水濱。
7一繩雲杪(miǎo):形容大雁排成一字形飛向天邊。
杪:梢。
8:同「針」。
9欹(qī)斜:傾斜不平。

長亭怨慢·雁鑒賞

  這首詞是朱彝尊詠物詞中最著名的一首。它題詠的是雁,說 得具體一點則是秋雁。全詞字面,均扣住「雁」字來寫:既有對群雁憩息時的靜態描述,如「隨意落平沙,巧排作、參差箏柱」,又有對雁 陣飛行時的動態勾勒,如「一繩雲杪,看字字、懸針垂露」;既有形象的外觀描寫,如「漸欹斜、無力低飄」,也有逼真的心理刻畫,如「慣 驚移莫定,應怯敗荷疏雨」;既有一般的白描手法,如「回汀枉渚,也只戀、江南住」,還有曲折的典故運用,如「紫塞門孤,金河月冷」 ……從而生動細緻地描繪出了一幅大雁南飛的畫圖。而時當金秋,卻是滿眼的北風、冷月,孤門、敗荷,疏雨,暮色,成群的大雁排 成不同的隊形,在略作休息之後又疲倦地向南飛去,這裡面充滿著 蒼涼悲淒的氣氛。

  然而,詠雁只是這首詞的表層現象,作者的用意顯然在於以雁 喻人,通過詠雁來表現自己的身世之悲。如同朱彝尊《解佩令『自題詞集》「十年磨劍,五陵結客,把平生、涕淚都飄盡」云云所反映的 那樣,他由於抗清失敗,生 計艱難,在很長一段時期 內飄零四海,客遊幕府,先後到過山西、山東、北京等 地。這種漫長的羈旅生 涯,加上時時要擔心清廷 的追捕,不能不使他既感 到厭倦,又感到驚恐,夢想著能夠回到自己江南的家 鄉,過上安定的日子。正 因為如此,所以他看到秋 天南飛的大雁,心中產生 了強烈的共鳴,忍不住發出了「也只戀、江南住」的 慨歎;而大雁尚能南飛,人 卻不能自主,有家難歸,有 「恨」也不知道向誰傾訴 ! 難怪乎這樣一首秋雁詞會充滿著如此悲涼的氣氛。

  更有可說者。朱彝尊的身世之感,最根本的原因在於明清改朝換代。因此,這首詞在敘述秋雁南飛的背景時,也特地點出了是 「北風吹度」。這裡的「北風」,以及下文的「紫塞」、「金河」,事實上都像征著來自北方的滿清貴族勢力。而與此相反,下面「也只戀、 江南住」的「江南」,則自然像征著明朝故國。詞的結拍「寫不了相思」云云,脫胎於南宋詞人張炎的《解連環·孤雁》:「寫不成書,只寄 得相思一點。」然而如今故國久已滅亡,連「相思」也「寫不了」了,其感情顯然更為沉痛。如果說這首詞有更深層的寓意的話,那麼就 在這裡。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卷三說此詞「感慨身世,以淒切之情,發哀婉之調,既悲涼,又忠厚」,所謂「忠厚」,恐怕也就是由個人 進而想到家國吧。

  縱觀全詞,它的主題思路由雁及人,又由人而推及故國淪亡的 背景,從而形成了一個近遠淺深逐層遞進的多層面體。這即使作品的主題得到了深化,又使作品產生出強烈的立體感,增加了作品 的藝術感染力。只是我們在閱讀這類作品的時候,需要細心辨析它寫的究竟是景耶情耶,抑或人耶物耶……

詩詞作品:長亭怨慢·雁
詩詞作者:【清代朱彝尊
詩詞歸類:詠物】、【寫鳥】、【寓人】、【抒懷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