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偉業《一舸》

一舸原文:

霸越亡吳計已行,論功何物賞傾城?
西施亦有弓藏懼,不獨鴟夷變姓名。

一舸註釋

1此詩1653年(順治十年)癸巳作,為《戲題仕女圖》十一首中第一首。詩題取自杜牧詩句「西子下姑蘇,一舸逐鴟夷」,詠西施隨范蠡乘船隱居事。舸(ge):船。
2傾城:始見於《詩經·大雅·瞻印》:「哲夫成城,哲婦傾城。」言女色之害足以傾城覆邦國。後多用「傾城」二字稱譽美人。此稱西施。
3弓藏:比喻功臣受害。《史記·勾踐世家》載越王勝利後,諸侯畢賀,號稱大王。范蠡遂去(離開),自齊遺大夫(文)種書曰:「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為人長頸鳥喙 ,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樂。子何不去?」文種不聽勸,終為越王害死。
4鴟(chi)夷:原意為皮製的袋。此處指范蠡的別號。《史記·貨殖列傳》:「范蠡既雪會稽之恥,……乃乘扁舟,浮於江湖,變名易姓,適齊,為鴟夷子皮。」

一舸賞析

  歷代詠西施的詩,或將她視為以色媚主,使吳王招致亡國殺身之禍的「尤物」,或將她視為滅吳的第一功臣。這首詩卻別出新意,揭露了統治者擅權負義的醜惡行徑,稱頌了西施的遠見卓識。據《吳越春秋》記載,越王勾踐為吳王夫差戰敗被俘後,范蠡用美人計,獻西施於吳王,讓吳王放越王回國,並使吳王沉湎於酒色,不理朝政。勾踐臥薪嘗膽,「十年生聚,十年教訓」,終得以滅吳,重建霸業。

  首句「計已行」三字,肯定了這一策略已獲成功。毫無疑問,西施在實現「霸越亡吳」的謀略方面功不可沒,越國對她本該論功行賞。

  第二句詩也肯定了西施的功績,同時又故意設問啟人深思:她究竟該得到何種獎賞呢?這一問,使詩顯出了曲折,也在讀者腦海中掀起了波瀾。

  第三、四兩句回答了這一問題,同時也點了題。「西施為越苧蘿村西鬻薪之女」,傳說勾踐攜西施歸越後,越王夫人暗中派人將她沉屍江底,一說西施「復歸范蠡同泛五湖而去」。詩人更相信後說。為什麼呢?「西施亦有弓藏懼」一句,可謂獨具慧眼,一語破的。「亦有」與下句的「不獨」互文對照,更說明在詩人看來,西施是一位聰慧過人的女子,當她犧牲自身拯救了淪亡的祖國後,必然會像范蠡一樣具有先見之明,洞察越王的奸惡,也必然會懷著與范蠡 一樣的「弓藏懼」作出變名易姓、浪跡江湖的抉擇,以免功高震主,成為統治者權力私慾的受害者。這首詩突破了封建統治階級女人誤國的「禍水」觀,史識深刻,感慨深婉,行文曲折,體現出「指事類情,又宛轉如意」(趙翼)的藝術特色。

詩詞作品:一舸
詩詞作者:【清代吳偉業
詩詞歸類:寫人】、【懷古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