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翰《思吳江歌》

思吳江歌原文:

秋風起兮木葉飛,吳江水兮鱸正肥。
三千里兮家未歸,恨難禁兮仰天悲。

思吳江歌翻譯及註釋

翻譯
秋風起,樹葉飛,吳江的鱸魚鮮又肥。離家三千里,想回未能回。
思念家鄉的愁和恨,怎麼也壓抑不住,只能向天悲歎!

註釋
1木葉:樹葉。
2鱸魚:即桂花魚,古名銀鱸、玉花鱸。體側扁,巨口細鱗,身有桂花色紋,肉肥嫩鮮美。

思吳江歌賞析

  詩的前兩句「秋風起兮木葉飛,吳江水兮鱸魚肥」從又一次降臨人問的秋景寫起,引發出對故鄉風物的深沉思念。秋風颯颯,天高雲淡,一派佳麗景色。這景色對每一個人應該是一種享受,一種留戀。然而,在動人的佳景後面隱含著一個未曾道出的事實:身在洛陽,千里為宦。這樣寫的是洛陽的「秋風」、「佳景」,念的卻是家鄉的秋日風光,異地風光引起了作者難以自禁的鄉關之思。所以第二句就一下子寫到了家鄉吳江的水,家鄉水中那肥美的鱸魚美不美。一想起家鄉那甜美的水,已使作者心馳神往,更何況從家鄉水中打起肥美的鱸魚做成可口的菜餚,那該怎樣地讓作者心旌搖蕩,甚至於口涎難止。這首詩只提到鱸魚一種。在一首簡短的詩裡因受字句限制,撮取其一已可,而這詩與那段動人的佳話互相呼應,則更增加了詩與事共同的魅力。如果再推深一層來看,作者寫此詩的時候,那種濃濃的鄉關之思是因為對於政治的失望與擔憂而變得強烈的,這裡卻拋開對時局和本身遭際的任何感慨,將遠離黑暗官場的深層心理轉化為美食引誘的淺層的生理慾望,這不僅增加了詩的含蓄度,而且因為濃濃的鄉關之思使它具有更為普遍的人生情感與意義。

  詩的後兩句「三千里兮家未歸,恨難禁兮仰天悲」,明白地點出了故鄉千里未能歸去的「恨」與「悲」,強化了前兩句中蘊涵的情感,卻遠沒有前兩句含蓄深厚,滋味深遠。與上兩句的眼見秋風又起了,秋風吹落了樹上的黃葉,家鄉鱸魚肥美,可自己卻在這遙遠的北方,遠隔數千里,想回又回不去,做著與自己的期望相背的工作,怎麼不令人傷悲。可悲的是這種傷悲還無人可以訴說,只能壓抑在胸中。然而,終究是無法壓制了,張翰仰頭向天,發出了長長的悲歎。其中第三句「三千里兮家未歸」說身在幾千里外的異地,回鄉的心願難遂。這正是仰天悲的原因。第四句「恨難禁兮仰天悲」是詩前後因果相誶,氣蟄如高山流水,潺潺而進,暢達自然。

思吳江歌鑒賞

  讀唐宋詩詞,常常會遇到「秋風鱸膾」、「蓴羹鱸膾」(蓴(純)羹:即蓴菜湯。蓴,一種水生植物,葉橢圓,柔滑味美。鱸魚膾(快):即鱸魚片)的典故,這典故就是出自張翰張翰,字季鷹,西晉吳郡吳人,家住吳江(即吳淞江)、太湖間。其為人縱任不拘,時人比為阮籍,稱之為「江東步兵」。他本無意於功名,竟也鬼使神差到洛陽做了幾年官,自然覺著很不適應。其時「八王之亂」初起,齊王對他有籠絡之意,他就更感到不可久留了,「見秋風起,乃思吳中菰菜、蓴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宦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晉書》本傳)這首詩當是思歸時即興吟成(此詩各本文字有異,此從最早著錄本《歲華紀麗》)。

  「秋風起兮木葉飛」,出句即見其思情的發動。悲涼的秋風最易觸動人們的節序之感和念遠之情。從時間上說,秋往往意味著歲暮的到來,使人覺著時光的流逝、流年的虛度。從空間看,秋高氣清,萬木蕭蕭,視野一下空闊起來,不自覺中自有人在何方、家在何方之歎。《楚辭·湘夫人》有「裊裊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的句子,自是此句之本;不過,作為張翰來說,也不一定是有意地倣傚,實在是一種語言定勢、心理定勢。秋風一吹,使作者感到在洛陽羈留時間太久了;秋風一吹,又使作者想起往昔的鄉居生活、家鄉風物,第二句就自然接上了:「吳江水兮鱸正肥」。鱸魚,是作者家鄉的特產,味極鮮美,秋天又正是魚肥的季節。「鱸正肥」著一「正」字,便與「秋風起」連上了,同時還流露了一種「正」當其時、迫不及待的心情。下兩句就直抒其情了。「三千里兮家未歸,恨難禁兮仰天悲。」《晉書》本傳謂「數千里」,此言「三千里」,自是文句與詩句修辭的不同。「三」比「數」來得明確、爽口,同時它既可表確數,又可表虛數,而且往往指向多的方面,這「三千里」比「數千里」更能給人以距離遙遠之感。下句的「恨」是思歸不得之恨,這種恨想壓也壓不住,於是仰天悲歎。這裡把他的思歸之情表現得異常強烈。

  由前述背景可知,張翰的歸鄉既有放達情性的一面,又有懼禍避亂的一面,他「恨難禁兮仰天悲」,恐怕更多的還是出於後一方面考慮,時人謂其「知幾」,到宋初王贄過吳江還寫詩道:「吳江秋水灌平湖,水闊煙深恨有餘。因想季鷹當日事,歸來未必為蓴鱸。」(《中吳紀聞》)但是,唐代以後更多的人還是從敝屣功名的角度來理解、讚揚張翰的行為,「秋風鱸膾」成了厭棄仕途、嚮往家園、嚮往自由自在生活的代名詞,正如近人王文濡所言:「季鷹吳江鱸蓴與淵明故園松菊,同斯意致。」(《古詩評注讀本》)宋代張翰家鄉吳江垂虹橋旁還建有「三高祠」(紀念范蠡、張翰、陸龜蒙這三位「高人」)、鱸鄉亭,往來題詠甚多,張翰的《思吳江歌》也廣為人們傳誦。古代知識分子中不得意者總是居多,其中不乏潔身自好、不願蠅營狗苟之士,張翰其事、其詩正好表達了他們的心聲。

  這首短歌似是最早的七言四句押同部平聲韻的作品,雖然句句用韻,句句有「兮」,未脫楚歌格調,但畢竟是向後來的七絕體式前進了一步。

詩詞作品:思吳江歌
詩詞作者:【魏晉張翰
詩詞歸類:古詩三百首】、【秋天】、【思歸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