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楨《贈從弟》

贈從弟原文:

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風。
風聲一何盛,松枝一何勁。
冰霜正慘淒,終歲常端正。
豈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

贈從弟翻譯及註釋

翻譯
高山上挺拔聳立的松樹,頂著山谷間瑟瑟呼嘯的狂風。
風聲是如此的猛烈,而松枝是如此的剛勁!
任它滿天冰霜慘慘淒淒,松樹的腰桿終年端端正正。
難道是松樹沒有遭遇凝重的寒意?不,是松柏天生有著耐寒的本性!

註釋
1亭亭:高聳的樣子。。 
2瑟瑟:形容寒風的聲音。 
3一何:多麼。
4慘淒:凜冽、嚴酷。 
5罹( li )凝寒:遭受嚴寒。 罹,遭受。
6"豈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二句是說,難道松柏沒有遭到嚴寒的侵凌嗎?(但是它依然青翠如故,)這是它的本性決定的。
本文選自《先秦魏晉南北朝詩·魏詩》卷三。劉楨(?--217),東漢末詩人,建安七子之一,以五言詩著稱。有《贈從弟》詩三首,都用比興的修辭手法。這是第二首。作者以松柏為喻,讚頌松柏能夠挺立風中而不倒,經嚴寒而不凋。勉勵他的堂弟堅貞自守,不因外力壓迫而改變本性。
從弟:堂弟。

贈從弟鑒賞

  劉楨的詩剛勁挺拔,卓犖不凡。曹丕稱「其五言詩之善者,妙絕時人」。《贈從弟》共三首,為其代表作,尤以第二首著稱於世。

  《贈從弟》(其二)貌似詠物,實為言志,借青松之剛勁,明志向之堅貞。全詩由表及裡,由此及彼,寓意高遠,氣壯脫俗。

  起首二句,即以松的高潔之態動人情思,風的肅殺之聲逼人警覺。用「亭亭」標示松的傲岸姿態,用「瑟瑟」摹擬刺骨的風聲。繪影繪聲,簡潔生動。又以「谷中」映襯「山上」,更突出了位居全詩中心的青松的傲骨。

  起首二句以客觀描寫為主,三四兩句則加強了抒情的氛圍。而且在似乎不相關的松和風之間衝突頓起,令聽者心驚,觀者顏開。兩個「一何」強調詩人感受的強烈,一「盛」一「勁」表現衝突的激烈和詩人的感情傾向。第三句詩順接第二句,第四句呼應首句,章法綿密,展開有序。

  五六兩句,由風勢猛烈而發展到酷寒的冰霜,由松枝的剛勁而拓寬為一年四季常端正,越發顯出環境的嚴酷和青松歲寒不凋的特性。詩的意境格外高遠,格調更顯得悲壯崇高。松樹和環境的對比也更分明,而松樹品性的價值也更加突現出來。

  最後兩句變換句式,以有力的一問一答作結。詩人由外而內,由表層到深層,把讀者眼光從「亭亭」「端正」的外貌透視到松樹內在的本性,以此表明松樹之所以不畏狂風嚴寒,是因為有堅貞不屈的高風亮節。

  全詩以松樹為中心,寫得集中緊湊。反覆詠歌,卻不平板單調。用詞樸素無華,風骨雄健,氣勢有力。不重在工筆細描,而以層層深入事物的內核見長。

  這 首詩名為「贈從弟」,但無一語道及兄弟情誼。我們讀來卻頗覺情深誼長,而且能同詩人心心相印。這是因為詩人運用了象徵手法,用松樹象徵自己的志趣、情操和 希望。自然之物原本自生自滅,與人無關。但一旦詩人用多情的目光注入山水樹木、風霜雷電,與自然界中某些同人類相通的特徵一撞擊,便會爆發出動人的火花。 這種象徵手法的運用,劉楨之前有屈原的桔頌,劉楨之後,則更是屢見不鮮,且形成中國古典詩歌的傳統特徵之一。

  劉楨如果直接抒寫內心情感,很易直露,便借松樹的高潔來暗示情懷,以此自勉,也藉以勉勵從弟。全詩關於兄弟情誼雖「不著一字」,但味外之旨卻更耐人品嚐。

詩詞作品:贈從弟
詩詞作者:【魏晉劉楨
詩詞歸類:古詩三百首】、【初中古詩】、【詠物】、【松樹】、【言志】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