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刺巴郡守詩》

刺巴郡守詩原文:

狗吠何喧喧,有吏來在門。
披衣出門應,府記欲得錢。
語窮乞請期,吏怒反見尤。
旋步顧家中,家中無可為。
思往從鄰貸,鄰人言已匱。
錢錢何難得,令我獨憔悴。

刺巴郡守詩翻譯及註釋

翻譯
門外的狗叫聲為什麼大而雜?
原來是有官吏急凶凶來到了我家門。
我不敢怠慢,急忙披衣出門應酬官吏,
他是郡府來的官吏,命令我把應納的錢快快繳上。
我不斷乞求:家裡無錢糧,能否寬限幾日?
怎想官吏發怒,反而逼迫的更加凶狂。
我沒有辦法,只好轉身顧家中,東尋西覓,
但錢糧終無所獲,實在無法可想。
想一想只好去鄰家借貸,
誰想鄰家告訴我:他自己也是一貧如洗。
錢錢錢呀,怎麼如此難得?
讓我只有憔悴心傷。

註釋
1府記:官府的教令。
2請期:請另定交款日期。
3見尤:認為有過,加以遣責。
4已匱:言錢已用完。

刺巴郡守詩創作背景

  《刺巴郡守詩》最早見於《華陽國志·巴志》,原詩前面寫著「孝桓帝時,河南李盛仲和為巴郡守,貪財重賦,國人刺之。」後來選詩的人,多用這段文字作為這首詩的序。

刺巴郡守詩鑒賞

  詩從「狗吠」落筆,引出「吏來」,猛然扯開了一場逼租逼稅慘劇的序幕。首句劈空而至,來得突然、緊張,頗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何暄喧」既點明狗吠聲大而雜,又暗示了悍吏唯恐「獵物」躲逃而「奇襲」的凶暴淫威。

  「披衣」寫出了主人不敢怠慢地急匆匆去應酬的情狀。「欲得錢」 挑明了 「吏來」的目的,可見來者不善。「府記」 二字既照應了標題,又交代了逼祖逼稅的後台老闆,直把矛頭剌向官府,使作品的思想性更有深度。

  「窮」寫出了主人為緩期交錢而磨破了嘴皮;「乞」勾畫出主人哀求的可憐。糧窮盡,錢窮盡,語窮盡,都不能喚起悍吏的一絲憐憫,反而使悍吏且「怒」又「尤」。一方是「語窮乞請」,一方是 「怒反見尤」,這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使我們很自然地想到杜甫 《石壕吏》中「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的詩句。

  「旋步」四句寫出主人哀求免交不行,緩期無望,而吏又豈能善罷甘休!主人只得轉身環顧家中,東尋西覓,但糧錢終無所獲。看來唯有的一線希望是向鄰人借貸了,但在府記的貪財重賦下,鄰居也同樣赤貧如洗。「鄰人言已匱」這一句看似尋常,實為崎崛。它寫出了像主人這樣糧錢匱盡的人家何止一戶!這無疑大大增強了作品的思想性,使主題更典型、更有普遍性。這種「點」——主人的赤貧,「面」——鄰人的「已匱」,點面結合的表現手法,使得這首詩的思想性既有深度(點),又有廣度(面)。

  「錢錢」的迭用,活畫出主人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哀歎。大大加強了全詩的悲傷色彩,句中「獨憔悴」中的「獨」不當「獨自」講,而是「唯有」的意思,因為鄰人也巳匱,可見不「獨」。詩的最後兩句,寫出主人對錢難得的感慨,唯有憂愁憔悴而已。詩到這裡便戛然而止,這場悍吏斂錢的收場如何,也就不堪言狀了。其弦外之音就留給讀者去想像,令讀者也和主人一起去「憔悴」 了。

  全詩僅截取了官差逼租斂稅的一個片斷,這是當時社會典型的尖銳階級矛盾的真實寫照,深刻地反映了封建統治階級橫徵暴斂的凶殘和勞動人民貧困怨憤

  詩中主要採用了白描的技法,不以華麗的詞藻著色,不設喻少修飾地以「敘述」來代替「描寫」,把作者的主觀感受和評價融化在客觀的敘述中,讓事物本身直接感染讀者,這首詩的情節性是鮮明的,情節的發展層層深人。其軌跡是「狗吠」引出「吏來」——吏來逼出主人「出門應'——出門方知吏來「為得錢」——無錢只得「乞請期」——乞請期的結果招來吏「怒」且「尤」——為平息吏怒,只得「旋步顧」——「顧」的結果是「無可為」——「家中」無可為,只好「從鄰貸」——「貸」的結果是鄰「已匱」——鄰已匱,只得獨憔淬。詩的情節一環扣一環,步步進逼。其情節雖沒有明顯的高潮,但於平淡中見深度。收到了用事實說話,事實勝於雄辯的出色效果。

詩詞作品:刺巴郡守詩
詩詞作者:【兩漢佚名
詩詞歸類:人民】、【貧困】、【怨憤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