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西北有高樓》

西北有高樓原文:

西北有高樓,上與浮雲齊。
交疏結綺窗,阿閣三重階。
上有絃歌聲,音響一何悲!
誰能為此曲,無乃杞梁妻。
清商隨風發,中曲正徘徊。
一彈再三歎,慷慨有餘哀。
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
願為雙鴻鵠,奮翅起高飛。

西北有高樓翻譯及註釋

翻譯
那西北方有一座高樓矗立眼前,堂皇高聳恰似與浮雲齊高。
高樓鏤著花紋的木條,交錯成綺文的窗格,四周是高翹的閣簷,階梯有層疊三重。
樓上飄下了絃歌之聲,這聲音是多麼的讓人悲傷啊!誰能彈此曲,是那悲夫為齊君戰死,悲慟而"抗聲長哭"竟使杞之都城為之傾頹的女子.。
商聲清切而悲傷,隨風飄發多淒涼!這悲弦奏到"中曲",便漸漸舒徐遲蕩迴旋.
那琴韻和"歎"息聲中,撫琴墮淚的佳人慷慨哀痛的聲息不已。
不歎惜錚錚琴聲傾訴聲裡的痛苦,更悲痛的是對那知音人兒的深情呼喚。
願我們化作心心相印的鴻鵠,從此結伴高飛,去遨遊那無限廣闊的藍天白雲裡!

註釋
1疏:鏤刻。綺:有花紋的絲織物。這句是說刻鏤交錯成雕花格子的窗。 
2阿(e)閣:四面有曲簷的樓閣。這句是說阿閣建在有三層階梯的高台上。 
3無乃:是「莫非」、「大概」的意思。杞梁妻:杞梁妻的故事,最早見於《左傳·襄公二十三年》,後來許多書都有記載。據說齊國大夫杞梁,出征莒國,戰死在莒國城下。其妻臨屍痛哭,一連哭了十個日夜,連城也被她哭塌了。《琴曲》有《杞梁妻歎》,《琴操》說是杞梁妻作,《古今注》說是杞梁妻妹朝日所作。這兩句是說,樓上誰在彈唱如此淒惋的歌曲呢?莫非是象杞梁妻那樣的人嗎? 
4清商:樂曲名,聲情悲怨。清商曲音清越,宜於表現哀怨的情緒。 
5中曲:樂曲的中段。徘徊:指樂曲旋律迴環往復。 
6慷慨:感慨、悲歎的意思。《說文》:「壯士不得志於心也。」 
7惜:痛。 
8知音:識曲的人,借指知心的人。相傳俞伯牙善鼓琴,鍾子期善聽琴,子期死後,伯牙再不彈琴,因為再沒有知音的人。這兩句是說,我難過的不只是歌者心有痛苦,而是她內心的痛苦沒有人理解。
9鴻鵠:據朱駿聲《說文通訓定聲》說:「凡鴻鵠連文者即鵠。」鵠,就是「天鵝」。一作「鳴鶴」。此二句以雙鴻鵠比喻情志相通的人,意謂願與歌者同心,如雙鵠高飛,一起追求美好的理想。 
十高飛:遠飛。這二句是說願我們像一雙鴻鵠,展翅高飛,自由翱翔。

西北有高樓鑒賞

  慨歎著「何不策高足,先據要路津」的漢末文人,面對的卻是一個君門深遠、宦官擋道的苦悶時代。是騏驥,總得有識馬的伯樂才行;善琴奏,少不了鍾子期這樣的知音。壯志萬丈而報國無門,——在茫茫人和事,沒有什麼比這更教人嗟傷的了。

  此詩的作者,就是這樣一位彷徨中路的失意人。這失意當然是政治上的,但在比比傾訴之時,卻幻化成了「高樓」聽曲的淒切一幕。

  從那西北方向,隱隱傳來錚錚的絃歌之音。詩人尋聲而去,驀然抬頭,便已見有一座「高樓」矗立眼前。這高樓是那樣堂皇,而且在恍惚之間又很眼熟:「交疏結綺窗,阿閣三重階」——刻鏤著花紋的木條,交錯成綺文的窗格;四周是高翹的閣簷,階梯有層疊三重,正是詩人所見過的帝宮氣象。但帝宮又不似這般孤清,而且也比不上它的高峻:那巍峨的樓影,分明聳入了飄忽的「浮雲」之中。

  欣賞指要

  這是一首寫知音難覓的詩。從詩意看,詩中主人公是一位在生活中因失意而彷徨的人。淒涼的絃歌聲從重門緊鎖的高樓上隱隱傳來,其聲調的悲涼深深地感染了樓下聽歌的人。從那清婉悠揚、感慨哀傷而又一唱三歎的歌聲中,詩人清晰地感受到了歌者經歷的慘痛和被壓抑的內心痛苦。這令人不禁要推想,歌者是誰?莫非是杞梁妻那樣的憂傷女子?可是,最值得憂傷的不是歌者的哀痛,而是沒有人能夠理解她箇中的傷感,知音難覓可能才是她感傷歎息的真正原因。詩人借高樓上的歌者之悲抒寫的是自己的人生感受,「但傷知音稀」是一種具有廣泛社會性的苦悶、悲傷和期待。

  作者將所抒之情融於幻景之中。對於聲音的描寫細膩生動,歌者與聽者遙相呼應,把失意之人的徘徊、悲切、希冀全面地展現出來了。閱讀時,要細細體會詩中那種若隱若現、縹緲空靈的意境。

  詩中的「托」

  人們常把這四句所敘視為實境,甚至還有指實其為「高陽王雍之樓」的(楊炫之《洛陽伽藍記》)。其實是誤解。明人陸時雍指出,《古詩十九首》在藝術表現上的一大特點,就是「托」:「情動於中,郁勃莫已,而勢又不能自達,故托為一意、托為一物、托為一境以出之」(《古詩鏡》)。此詩即為詩人假托之「境」,「高樓」云云,全從虛念中托生,故突兀而起、孤清不群,而且「浮雲」縹緲,呈現出一種奇幻的景象。

  那「絃歌」之聲就從此樓高處飄下。詩中沒有點明時間,從情理說大約正什夜晚。在萬籟俱寂中,聽那「音響一何悲」的琴曲,恐怕更多一重哀情籠蓋而下的感覺吧。這感覺在詩人心中造成一片迷茫:「誰能為此曲?無乃杞梁妻!」「杞梁」即杞梁殖。傳說他為齊君戰死,妻子悲慟於「上則無父,中則無夫,下則無子,人生之苦至矣」,乃「抗聲長哭」竟使杞之都城為之傾頹(崔豹《古今注》)。而今,詩人所聽到的高樓琴曲,似乎正有杞梁妻那哭頹杞都之悲,故以之為喻。全詩至此,方著一「悲」字,頓使高樓聽曲的虛境,蒙上了一片淒涼的氛圍。

  詩中的「歌者」是誰

  那哀哀絃歌於高處的「歌者」是誰,詩人既在樓下,當然無從得見;對於讀者來說,便始終是一個未揭之謎。不過有一點是清楚的:詩中將其比為「杞梁妻」,自必是一位女子。這女子大約全不知曉,此刻樓下正有一位尋聲而來、佇聽已久的詩人在。她只是錚錚地彈著,讓不盡的悲哀在琴聲傾瀉:「清商隨風發,中曲正徘徊。」「商」聲清切而「多傷」,當其隨風飄發之際,聽去該是無限淒涼。這悲弦奏到「中曲」,便漸漸舒徐遲回,大約正如白居易《琵琶行》所描述的,已到了「幽咽泉流水下灘」、「冰泉冷澀弦凝絕」之境。接著是鏗然「一彈」,琴歌頓歇,只聽到聲聲歎息,從高高的樓窗傳出。「一彈再三歎,慷慨有餘哀」:在這陣陣的歎息聲中,正有幾多壓抑難伸的慷慨之情,追著消散而逝的琴韻迴旋!這四句著力描摹琴聲,全從聽者耳中寫出。但「摹寫聲音,正摹寫其人也」。

西北有高樓創作背景

  慨歎著「何不策高足,先據要路津」的漢末文人,面對的是一個君門深遠、宦官擋道的苦悶時代。東漢末年,是統治階級內部矛盾表現得最尖銳的時期,同時也是政治上最混亂,最黑暗的時期。一批官僚和平日敢於議論朝政的大知識分子,接連地受到殺戮和禁錮。賣官鬻爵,賄賂公行。東漢王朝崩潰的前夕,政治上的腐化和墮落已達到頂點。在這種情況下,一般士人更是沒有出路。同時這又是黃巾大起義的暴風雨即將到來的時候。都市情況混亂的另一面,則是農村的凋殘破落。東漢政權的建立,實際並沒有安定幾十年,就不斷地發生農民暴動。隨著土地兼併的劇烈,苛捐雜稅的增加, 到了靈帝劉宏時代, 廣大人民的生活已陷入絕境。家園的殘破,時代的擾攘,安定生活的不可能實現,正當職業的無法取得,使這批脫離生產的知識分子們陷於有家歸不得的境地。因此在詩中處處充滿失意沉淪的情感 。南朝蕭統在編選《文選》時,由於這十九首詩歌思想內容和藝術風格都比較接近,在古詩中是一個有獨立意義的作品群,於是將失去樂調與作者姓名的十九首五言古詩編在一起,題為「古詩十九首」。本詩即是其中一首。

詩詞作品:西北有高樓
詩詞作者:【兩漢佚名
詩詞歸類:古詩十九首】、【詠物】、【抒懷】、【失意】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