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芄蘭》

芄蘭原文:

芄蘭之支,童子佩觿。雖則佩觿,能不我知。容兮遂兮,垂帶悸兮。
芄蘭之葉,童子佩韘。雖則佩韘,能不我甲。容兮遂兮,垂帶悸兮。

芄蘭翻譯及註釋

翻譯
芄蘭枝上結尖夾,小小童子佩角錐。雖然你已佩角錐,但不解我情旖旎。走起路來慢悠悠,搖搖擺擺大帶垂。
芄蘭枝上葉彎彎,小小童子佩戴韘。雖然你已佩戴韘,但不跟得來親近。走起路來慢悠悠,搖搖擺擺大帶垂。

註釋
1.芄(wan)蘭:蘭草名,一名蘿藦,亦名女青,蔓生,斷之有白汁,嫩者可食,莢實倒垂如錐形。
2.支:借作「枝」。
3.觿(xī):用獸骨製成的解結用具,形同錐,似羊角,也可為裝飾品。本為成人佩飾。童子佩戴,是成人的象徵。
4.能:乃,於是。一說「寧」「豈」。知:智,一說「接」。
5.容、遂:舒緩悠閒之貌。一說容為佩刀,遂為佩玉。
6.悸:本為心動,這裡形容帶下垂、擺動貌。
7.韘(she):用玉或象骨制的鉤弦用具,著於右手拇指,射箭時用於鉤弦拉弓,即扳指。
8.甲(xia):借作「狎」,戲,親暱。一說長也。

芄蘭鑒賞

  此詩兩章開篇都以「芄蘭」枝葉起興,描述女詩人眼中「童子」的年幼無知。因為芄蘭的莢實與觿都是錐形,很相像,故詩人觸景生情,產生聯想。這位女詩人與詩中的「童子」,可能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關係非常親密。可是,自從「童子」佩帶觿、套上韘以來,對自己的態度卻冷淡了。觿本是解結的用具,男子佩觿並沒有嚴格年齡限制,與行冠禮不同。據《禮記·內則》記載:「子事父母,左佩小觿,右佩大觿。」《說苑·修文篇》也說「能治煩決亂者佩觿」,故毛傳謂觿是「成人之佩」,佩韘則表示「能射御」。當時,貴族男子佩觿佩韘標誌著對內已有能力主家,侍奉父母;對外已有能力從政,治事習武。正因為如此,所以詩中的「童子」一旦佩觿佩韘,便覺得自己是真正男子漢了,一下子穩重老成了許多。這本來是很正常的,可是這一變化,在那多情的女詩人眼裡,不過是裝模作樣假正經罷了,實際他還是以前那個「頑童」。最使她惱怒的是,本來他們在一起無拘無束,親暱得很,而現在他卻對自己疏遠了,冷落了。因而「童子」的日常言行舉止乃至垂下的腰帶,無一不惹她生氣,看了極不順眼,甚而覺得這一切都是故意做給她看的。儘管他「容兮遂兮」,處處顯示出一副成熟男子的模樣,而她偏要口口聲聲喚他「童子」。「童子」的稱呼,正包含著她似嬌還嗔的情態,從這一嘲諷揶揄中不難察覺她「怨」中寓「愛」的綿綿情意。

  全詩兩章重疊,實際只有三個字不同,寥寥數語,就把「童子」態度的變化及姑娘的惱怒心理描摹出來了。這是詩經中慣用的復沓的手法,用以強調本意,訴說「童子」的不解風情。每章前四句一韻,後兩句一韻,從樂歌的角度考察,後兩句大約是附歌。

芄蘭創作背景

  有關此詩背景的說法很多,一謂刺詩,漢《毛詩序》說:「《芄蘭》,刺惠公也,驕而無禮,大夫刺之。」元劉玉汝《詩纘緒》說:「愚意衛人之賦此,毋亦歎衛國小學之教不講歟?」明豐坊《詩說》說:「刺霍叔也,以童僭成人之服,比其不度德量力,而助武庚作亂。」明季本《詩說解頤》說:「世俗父兄不能教童子習幼儀,而躐等(超越級別)以騖高遠也,故詩人作詩以刺之。」今人高亨等則以為是刺童子早婚,高亨《詩經今注》說:「周代統治階級有男子早婚的習慣。這是一個成年的女子嫁給一個約十二三歲的兒童,因作此詩表示不滿。」程俊英《詩經注析》則認為「這是一首諷刺貴族少年的詩」。一謂美衛惠公,近人徐紹楨《學壽堂詩說》說:「當是惠公初即位,以童子而佩成人之觿,行國君之禮,其大夫作詩美之,欲勉其進德耳。」一謂戀歌,今人朱東潤《詩三百篇探故》說:「以次章『能不我甲(狎)』之句推之,疑為女子戲所歡之詞。」
詩詞作品:芄蘭
詩詞作者:【先秦佚名
詩詞歸類:【詩經】、【諷刺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