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修《浪淘沙·把酒祝東風》

浪淘沙·把酒祝東風原文:

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垂楊紫陌洛城東。總是當時攜手處,遊遍芳叢。
聚散苦匆匆,此恨無窮。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

浪淘沙·把酒祝東風翻譯及註釋

翻譯
端起酒杯向東方祈禱,請你再留些時日不要一去匆匆。洛陽城東垂柳婆娑的郊野小道,就是我們去年攜手同游的地方,我們遊遍了奼紫嫣紅的花叢。
歡聚和離散都是這樣匆促,心中的遺恨卻無盡無窮。今年的花紅勝過去年,明年的花兒將更美好,可惜不知那時將和誰相從?

註釋
1把酒:端著酒杯。
2從容:留戀,不捨。
3紫陌:紫路。洛陽曾是東周、東漢的都城,據說當時曾用紫色土鋪路,故名。此指洛陽的道路。洛城:指洛陽。
4總是:大多是,都是。
5匆匆:形容時間匆促。
6「可惜」兩句:杜甫《九日藍田崔氏莊》詩:「明年此會知誰健,醉把茱萸仔細看。」

浪淘沙·把酒祝東風賞析一

  這是一首惜春憶春的小詞。寫自己獨遊洛陽城東郊,飲酒觀花時而產生的願聚恐散的感情。這首詞為作者與友人春日在洛陽東郊舊地重遊時有感而作,在時間睛跨了去年、今年、明年。上片由現境而憶已過之境,即由眼前美景而思去年同游之樂。下片再由現境而思未來之境,含遺憾之情於其中,尤表現出對友誼的珍惜。「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將三年的花季加以比較,融別情於賞花,借喻人生的短促和聚時的歡娛心情,而並非「今年」的花真的比「去年」更鮮艷,但由於是用樂景寫衷情,使詞的意境更加深化,感情更加誠摯。上片回憶昔日歡聚洛陽,同游郊野之樂趣。下片寫惜別之情,感傷氣息濃重。。結尾兩句「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更以今年花勝去年,預期「明年花更好」,映襯明年朋友聚散之難卜,不知與誰一道重來洛城游芳,更進一層地深化了這種人生聚散無常之感,然而,在人生聚散無常的傷感之外,所幸尚有「明年花更好」的希望在,良辰美景總能多少慰藉詞人悵惘失落的情懷,減輕了心頭的傷痛。故而詞人並無劇痛深哀,只是一種淡淡傷感而已。

浪淘沙·把酒祝東風賞析二

  此詞上片敘事,從游賞中的宴飲起筆。這裡的新穎之處,是作者既未去寫酒筳之盛,也未去寫人們宴飲之樂,而是寫作者舉酒向東風祝禱:希望東風不要匆匆而去,能夠停留下來,參加他們的宴飲,一道游賞這大好春光。首二句詞語本於司空圖《酒泉子》「黃昏把酒祝東風,且從容」,而添一「共」字,便有了新意。「共從容」是兼風與人而言。對東風言,不僅是愛惜好風,且有留住光景,以便游賞之意;對人而言,希望人們慢慢游賞,盡興方歸。「洛城東」揭出地點。洛陽公私園囿甚多,宋人李格非著有《洛陽名園記》專記之。京城郊外的道路叫「紫陌」。「垂楊」和「東風」合看,可想見其暖風吹拂,翠柳飛舞,天氣宜人,景色迷人,正是游賞的好時候、好處所。所以末兩句說,都是過去攜手同游過的地方,今天仍要全都重遊一遍。「當時」就是下片的「去年」。「芳叢」說明此游主要是賞花。

  下片是抒情。頭兩句就是重重的感歎。「聚散苦匆匆」,是說本來就很難聚會,而剛剛會面,又要匆匆作別,這怎麼不給人帶來無窮的悵恨呢!「此恨無窮」並不僅僅指作者本人而言,也就是說,在親人朋友之間聚散匆匆這種悵恨,從古到今,以至今後,永遠都沒有窮盡,都給人帶來莫大的痛苦。「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己矣!」(南朝梁江淹《別賦》)好友相逢,不能久聚,心情自然是非常難受的。這感歎就是對友人深情厚意的表現。下面三句是從眼前所見之景來抒寫別情,也可以說是對上面的感歎的具體說明。「今年花勝去年紅」有兩層意思。一是說今年的花比去年開得更加繁盛,看去更加鮮艷,當然希望同友人盡情觀賞。說「花勝去年紅」,足見作者去年曾同友人來觀賞過此花,此與上片「當時」相呼應,這裡包含著對過去的美好回憶;也說明此別已經一年,這次是久別重逢。聚會這麼不容易,花又開得這麼好,本來應當多多觀賞,然而友人就要離去,怎能不使人痛惜?這句寫的是鮮艷繁盛的景色,表現的卻是感傷的心情,正是清代王夫之所說的「以樂景寫哀」。末兩句更進一層:明年這花還將比今年開得更加繁盛,可惜的是,自己和友人分居兩地,天各一方,明年此時,不知同誰再來共賞此花啊!再進一步說,明年自己也可能離開此地,更不知是誰來此賞花了。杜甫《九日藍田崔氏莊》「明年此會知誰健,醉把茱萸仔細看」,立意與此詞相近,可以合看,不過,杜詩意在傷老,此詞則意在惜別。把別情熔鑄於賞花中,將三年的花加以比較,層層推進,以惜花寫惜別,構思新穎,富有詩意,是篇中的絕妙之筆。而別情之重,亦說明同友人的情宜之深。

  清人馮煦謂歐陽修詞「疏雋開子瞻(蘇軾),深婉開少游(秦觀)」(《宋六十家詞選例言》)。此詞筆致疏放,婉麗雋永,近人俞陛雲的評價正說明它兼具這兩方面的特色。

浪淘沙·把酒祝東風賞析三

  歐陽修入仕初期三年西京留守推官的生涯,不僅使他文名鵲起,而且與梅堯臣、尹洙等結下了深厚的友情,而洛陽東郊的旖旎芳景便是他們友誼的見證。公元1032年(明道元年)春,梅堯臣由河陽(今河南省孟縣)入洛,與歐陽修把酒言歡,重遊故地,曾寫下《再至洛中寒食》和《依韻和歐陽永叔同游近郊》等詩,紀其遊歷之盛。歐陽修的這首《浪淘沙》或作於同一時期,詞中同游之人則很可能就是梅堯臣。這是一首惜春憶春、傷時惜別的小詞,抒發了人生聚散無常的感歎

  此詞在時間上跨了前後三年。上片由現境而憶已過之境,即由眼前美景而思「去年」同游之樂。下片再由現境而思未來之境,含遺憾之情於其中,尤表現出對友誼的珍惜。首二句語本於司空圖《酒泉子》「黃昏把酒祝東風,且從容」,而添一「共」字,便有了新意。「共從容」是兼風與人而言。對東風言,不僅是愛惜好風,且有留住光景,以便游賞之意;對人而言,希望人們慢慢游賞,盡興方歸。「洛城東」揭出地點。洛陽公私園囿甚多,宋人李格非著有《洛陽名園記》專記之。京城郊外的道路叫「紫陌」。「垂楊」同「東風」合言,可想見其暖風吹拂,翠柳飛舞,天氣宜人,景色迷人,正是游賞的好時候、好處所。末兩句說,都是過去攜手同游過的地方,今天仍要全都重遊一遍。「當時」即下片的「去年」。「芳叢」說明此游主要是賞花。

  下片頭兩句深深地感歎:「聚散苦匆匆」,是說本來就很難聚會,而剛剛會面,又要匆匆作別,這怎能不給人帶來無窮的悵恨。「此恨無窮」並不僅僅指作者本人而言,也就是說,在親人朋友之間聚散匆匆這種悵恨,從古到今,以至今後,永遠都沒有窮盡,都給人帶來莫大的痛苦。「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南朝梁江淹《別賦》)好友相逢,不能長聚,心情自然是非常難受的。這感歎,就是對友人深情厚誼的表現。下面三句是從眼前所見之景來抒寫別情,也可以說是對上面的感歎的具體說明。「今年花勝去年紅」有兩層意思。一是說「今年」的花比「去年」開得更加繁盛,看去更加鮮艷,當然希望同友人盡情觀賞。說「花勝去年紅」,足見「去年」作者曾同友人來觀賞過此花,此與上片「當時」呼應,這裡包含著對過去的美好回憶;也說明此別已經一年,這次是久別重逢。聚會這麼不易,花又開得這麼美好,本來應該多多觀賞,然而友人就要離去,怎能不使人痛惜?這句寫的是鮮艷繁盛的景色,表現的卻是感傷的心情,正是「以樂景寫哀」。末兩句意為:明年這花還將比今年開得更加繁盛,可惜的是,自己和友人分居兩地,天各一方,明年此時,不知同誰再來共賞此花啊!再進一步說,「明年」自己也可能已離開此地,更不知是誰來賞此花了。把別情熔鑄於賞花中,將三年的花加以比較,層層推進,以惜花寫惜別,構思新穎,富有詩意,是篇中的絕妙之筆。而別情之重,亦即說明同友人的情誼之深。黃蓼園《蓼園詞選》說此詞「大有理趣」,或許是著眼於其對人生飄泊無定、聚散匆匆的大筆概括。其實由篤於友誼的深情而詠歎出人生長恨的苦調,才是這首詞更為動人之處。

  此詞筆致疏放,婉麗雋永,近人俞陛雲稱它「因惜花而懷友,前歡寂寂,後會悠悠,至情語以一氣揮寫,可謂深情如水,行氣如虹矣。」指出了歐陽修此詞篤於友情、風格疏雋的特點。

浪淘沙·把酒祝東風創作背景

  此詞為春日與友人在洛陽城東舊地同游有感而作。據詞意,在寫作此詞的前一年春,友人亦曾同作者在洛城東同游。公元1031年(宋仁宗天聖九年)三月,歐陽修至洛陽西京留守錢惟演幕做推官,與同僚尹洙和河南縣(治所就在洛陽)主簿梅堯臣等詩文唱和,相得甚歡,這年秋後,梅堯臣調河陽(治所在今河南孟縣南)主簿,次年(明道元年,1032)春,曾再至洛陽,寫有《再至洛中寒食》和《依韻和歐陽永叔同游近郊》等詩。歐陽修在西京留守幕前後共三年,其間僅公元1032年(明道元年)春在洛陽,此詞當即此年所作。詞中同游之人或即梅堯臣。
詩詞作品:浪淘沙·把酒祝東風
詩詞作者:【宋代歐陽修
詩詞歸類:宋詞三百首】、【惜春】、【友情】、【感歎】、【人生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