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冠《蝶戀花·春暮》

蝶戀花·春暮原文:

遙夜亭皋閒信步。才過清明,漸覺傷春暮。數點雨聲風約住。朦朧淡月雲來去。
桃杏依稀香暗渡。誰在鞦韆,笑裡輕輕語。一寸相思千萬緒。人間沒個安排處。

蝶戀花·春暮翻譯及註釋

翻譯
夜間在亭台上踱著步子,不知道為何清明剛過,便已經感覺到了春天逝去的氣息。夜裡飄來零零落落的幾點雨滴,月亮在雲朵的環繞下,散發著朦朧的光澤。
桃花、杏花在暗夜的空氣中散發著幽香,不知道在園內蕩著鞦韆,輕聲說笑的女子是誰?對她千萬般思念,在遼闊的天地裡,竟無一處可以安排「我」的相思愁緒。

註釋
蝶戀花,詞牌名,分上下兩闋,共六十個字,一般用來填寫多愁善感和纏綿悱惻的內容。此詞於《唐宋諸賢絕妙詞選》、《類編草堂詩餘》、《詞的》、《古今詩餘醉》等本中均有題作「春暮」。
2遙夜:長夜。亭皋:水邊的平地。《漢書·司馬相如傳上》:「亭皋千里,靡不被築。」閒:吳本《二主詞》誤作「閉」。信:吳訥本、呂遠本、侯文燦本《南唐二主詞》作「倒」。王仲聞《南唐二主詞校訂》云:「倒步不可解,必信步之誤。」劉繼增《南唐二主詞箋》云:「舊鈔本作信。」
3風約住:下了幾點雨又停住,就像雨被風管束住似的。
4杏:《尊前集》、《唐宋諸賢絕妙詞選》、《類編草堂詩餘》、《詞的》、《古今詞統》作「杏」。《歐陽文忠近體樂府》註:「一作杏。」依依:《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醉翁琴趣外篇》、《樂府雅詞》、《花庵詞選》、《類編草堂詩餘》、《唐宋諸賢絕妙詞選》、毛訂《草堂詩餘》、《詞的》、《古今詞統》均作「依稀」。《歐陽文忠近體樂府》羅泌校語云:「一作無言。」暗度:不知不覺中過去。春暗度:《尊前集》作「風暗度」。《歐陽文忠近體樂府》、《花庵詞選》、《醉翁琴趣外篇》、《樂府雅詞》、《唐宋諸賢絕妙詞選》、《類編草堂詩餘》、《詞的》、《古今詞統》、《古今詩餘醉》、《歷代詩餘》、《全唐詩》作「香暗度」。
5誰:《樂府雅詞》作「誰」。《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羅泌校語云:「誰,一作人。」在:《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醉翁琴趣外篇》、《樂府雅詞》作「上」。《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註:「一作在。」
6一寸:指心,喻其小。緒:連綿不斷的情絲。「千萬緒」有千絲萬縷的意思。
7安排:安置,安放。

蝶戀花·春暮賞析

  「遙夜」交待時間,夜色未深,但也入夜有一段時間了。詞人「信步」上著一個「閒」字,點染出一副隨意舉步、漫不經心的樣子。「才過清明,漸覺傷春暮」是無理之語。按說「清明才過」,春光正好,詞人卻已經「傷春暮」了,看來「閒信步」當含有排遣內心某種積鬱的用意。

  上片最後兩句是詞人耳目所見,剛剛聽到幾點雨聲,卻被春風擋住而聽不到了。天上的月亮因積有雲層而朦朧不明。這兩句寫景,清新淡雅而又流轉自然。

  過片謂這時雖說已過了桃杏盛開的花期,但餘香依稀可聞。人為淡月、微雲、陣陣清風、數點微雨和依稀可聞到的桃杏花香的美景所感染,那「傷春暮」的情懷暫時退卻了。此處白描手法運用得當。

  下片二、三句詞意陡轉。詞人遐想聯翩之際,聽到近處有婦女蕩鞦韆的輕聲笑語,她們說些什麼聽不清楚,但不斷傳來的鶯語,對他來說是一番誘惑。

  結尾兩句,寫詞人因意中人不身邊,以致常常魂牽夢縈。今夜出來漫步,便有可能出於排遣對意中人的相思之苦。舉天地之大,竟無一處可以安排作者的愁緒,由此可見其徬徨、感傷與苦悶的程度之深。

蝶戀花·春暮簡評

  時節已過清明,桃杏芳香依然。小雨之後,淡月朦朧。信步亭皋,忽聞鞦韆架上,笑語輕盈,勾起了心中的萬縷相思。詩人把惜春、傷春與懷人的思緒,融為一體。全詞寫得輕柔纖巧,婉麗多姿。

  此詞通過作者暮春夜晚漫步時所見的景色,表達了詞人起伏揚抑的傷春、相思情懷。全詞以清景無限來烘托、暗示人物情感的變化,營造出一種深婉優美的意境。寫景鮮明,抒情真摯,語言淺近,讀來委婉動人,藝術上確有不凡之處。

蝶戀花·春暮賞析

  這是一首抒情詞,寫的是作者在夜間出外散步時的所見所聞和引起的一系列感慨。

  詞的開頭就點明了散步的時間和地點:水邊平地,剛過清明的暮春之際。作者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為春光將逝而感傷,因而在夜間不願就寢,索性出門跑到水邊空曠之地獨自徘徊。「數點」兩句是他的耳聞目見:剛剛聽到幾點雨聲,卻被吹來的春風攔住而聽不見了。「約」字煉得極為出色。天上的月亮因積有雲層而艨朧不明,一個「淡」字用得形象而生動。「雲來去」三字不但形象鮮明,而且把約住雨聲的風的作用也表露出來了。這兩句,上句是耳聞,下句則是目見,行筆錯落有致。

  下片起句卻是從嗅覺得來。剛過清明,正是桃花杏花盛開之際,值此月夜,輕風送來花香,沁人心脾。由於是朦朧月色,紅的桃花白的杏花自然看不分明,只是「依稀」可見,而花香也只能感覺是暗中送到。作者在這裡用的是白描手法,卻極真實。下面「鞦韆」兩句,曾影響了以後的蘇東坡。蘇軾也用《蝶戀花》調,其下片就從李詞脫胎而來。蘇詞云:「牆裡鞦韆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唐宋年間流行鞦韆遊戲,富貴人家多設置鞦韆取樂。此時作者閒步水邊,風聲、月色、花香觸動情懷、引起遐想之際,忽然聽到近處有婦女在打鞦韆,傳來一陣陣輕聲笑語。作鞦韆戲者說些什麼話雖聽不真切,但不斷飄來的鶯鳴燕囀,對他來說卻是一番刺激。從結尾兩句,可知作者因意中人不在身邊,以致經常使他魂牽夢縈。今夜出來漫步,也可能出於排遣對意中人的相思之苦。「一寸」指心之所在。,一顆心總是思念對方,牽動情懷千頭萬緒,因而感到人間雖然廣闊無邊能容納萬物,可是竟沒有一個可以安排自己的愁緒的地方。一副彷徨無告之態可掬。作者其所以因春暮而感傷,月夜出來在水邊躑躅,從詞的終拍兩句可以找到答案。

  這首詞是典型的婉約詞,是當時詞風影響下的產物。雖無積極意義,但寫景鮮明。寫情真切,以景人情,情景交融,極其自然。而詞中不用典故,語言淺近,讀起來委婉動人。所以,此詞在藝術表現上有它的特色。

詩詞作品:蝶戀花·春暮
詩詞作者:【宋代李冠
詩詞歸類:婉約】、【閨怨】、【思念】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