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小重山·春到長門春草青》

小重山·春到長門春草青原文:

春到長門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開勻。
碧雲籠碾玉成塵,留曉夢,驚破一甌春。
花影壓重門,疏簾鋪淡月,好黃昏。
二年三度負東君,歸來也,著意過今春。

小重山·春到長門春草青翻譯及註釋

翻譯
春天已到長門宮,春草青青,梅花才綻開,一點點,未開勻。
取出籠中碧雲茶,碾碎的末兒玉一樣晶瑩,想留住消晨的好夢,咂一口,驚破了一杯碧綠的春景。
層層花影掩映著重重門,疏疏簾幕透進淡淡月影,多麼好的黃昏。
兩年第三次辜負了春神,歸來吧,說什麼也要好好品味今春的溫馨。

註釋
長門:長門宮,漢代宮名。漢武帝的陳皇后因妒失寵,打入長門宮。這裡以「長門」意指女主人公冷寂孤獨的住所。
些子:少許。破:綻開、吐艷。
碧云:指茶團。宋代的茶葉大都製成團狀,飲用時要碾碎再煮。碧:形容茶的顏色。籠碾:兩種碾茶用具,這裡作為動詞用,指把茶團放在各種器皿中碾碎。玉成塵:把茶團碾得細如粉塵。這裡「玉」字呼應「碧」字。
留曉夢:還留戀和陶醉在拂曉時分做的好夢中。
一甌春:指一盂茶。甌:盆、盂等盛器。以春字暗喻茶水,含蘊變得豐富。春茶,春醪,春水,春花,春情,春天的一切美好之物,均含在面前這一甌濃液之中。
二年三度:指第一年的春天到第三年的初春,就時間而言是兩年或兩年多,就逢春次數而言則是三次。東君:原指太陽,後演變為春神。詞中指美好的春光。

小重山·春到長門春草青創作背景

  這首詞的寫作背景,有不同的說法。一說,此詞是詞人李清照得知丈夫將要回家時所作。李清照十八歲時嫁趙明誠,二十歲時趙出外任官,二十二歲時趙明誠授鴻臚少卿,回京師,中間整二年。一說,崇寧二年(1103),朝廷下詔禁止元祐黨人子弟居京,李清照因此別夫回原籍。至崇寧五年春,朝廷解除黨人之禁,李清照得以回京。

小重山·春到長門春草青賞析

  這首詞,以惜春為抒情線索。寓情於景,借景抒情,塑造了一個感情豐富而專注的女主人公形象。

  作品的開頭描繪出初春好景象:「春到長門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開勻。」詞人寥寥數筆,就勾勒出一派新春景象,顯示了春天的勃勃生機,為全詞定下了基調。

  開頭的幾句耐人尋味:第一,首句是借用五代薛昭蘊《小重山》詞之一的成句,劈頭傳出了春的消息。長門,原漢宮名。它是漢武帝陳皇后阿嬌失寵後居住的地方,後來多以它代指「冷宮」。李清照以「長門」入詞,則包含有兩層意思。一是暗示自己有一種難言的幽傷,借用上述薛昭蘊宮怨詞的意境,為下文表達這種幽傷作了情緒上的鋪墊。二是生動地表現了春天的特有聲息。「春到長門春草青」,一句連用兩個「春」字,描摹出春天一到,春草即刻舒展身姿的情態,給人以春風拂面的快感。不僅寫出了春的神奇,還借春草在經歷了寒冬之後對春天的渴盼,暗示女詞人回到丈夫身邊的無限快感。

  第二,宛如一幅斑斕的繪畫,起拍以下三句有著迷人的色彩和構圖。看那江梅花朵和蓓蕾相間,梅枝與新蕊互襯,愈發顯得錯落有致,相映成趣。這些共同組成了一幅嬌妍的春意圖,蘊含著作者對生活的希望。

  「碧雲籠碾玉成塵,留曉夢,驚破一甌春。」碧雲籠碾,即碾茶。宋人喫茶都是先碾後煮。碧雲是形容茶色。春天的景色如此美好,它使女詞人為之陶醉。她興致勃勃地取出名貴的「碧雲」茶團,碾碎煎煮。詞人本想一邊品茗,一邊回味早晨的夢境。哪知一經重溫「曉夢」,驚破了品嚐茶香的雅興。「驚破一甌春」的「春」字,語意雙關,不僅形容出茶色的純正,香氣的馥郁,更暗示了詞人的「曉夢」是與一種春景春情有關。

  詞的下片承「曉夢」而轉入對「黃昏」景象的描繪,側重表現春日黃昏的美好:「花影壓重門,疏簾鋪淡月,好黃昏。」疏簾,有雕飾的幃簾。作者輕輕兩筆,勾勒出一幅清幽的黃昏景色。它如一幅水墨寫意畫,雖無明麗的色彩,但卻能在黑白中見精神,在清淡中顯神采,愈發給庭院增添了幾分恬靜與優雅。兩句裡「壓」「鋪」二字精策而傳神。「壓」字,委婉地描繪出了花兒的繁盛。因為花兒稀疏零星,花影就不會重重疊疊,給人以濃重如「壓」來之感。同時,它又體現了花兒的蓬勃生機。「鋪」字。首先,形象地顯示了月光朦朧和清淡。因為此時,夕陽才落,月亮剛剛升起,月是淡月,光是微光,若有若無,像是薄如蟬翼的輕紗一般,鋪蒙在疏簾之上,顯得是那樣輕靈,那樣柔美。其次,「鋪」字又寫出了月亮「多情」的神態。它就像是在含情脈脈地關注著女主人,表現出深深的依戀,類似於「玉戶簾中卷不去,搗衣砧上拂還來」的境界。「鋪」又與「壓」在用墨的濃淡、輕重、明暗、虛實上相互輝映,使得整個畫面體現出朦朧和諧之美。

  「二年三度負東君,歸來也,著意過今春。」在李清照的筆下,有許多著名的春景情詞,《如夢令》「昨夜雨風驟」、《浣溪沙》「淡蕩春光寒食天」等都是熟知的詠春名篇。對每一個春天,她都不肯虛度。此處特意提出「今春」,表明今年一定要特別地經意,這就將惜春之情表達得淋漓盡致,將感情推向了高潮。

  統觀全詞,上下兩片,一早一晚,佈局精嚴。雖然每一片都是由景及人,但通篇讀來詞意層層遞進,情感節節發展。上一片如花含苞,味之無窮;下一片如百花競放,感情濃烈。兩相映照,足見她對丈夫的愛之深,思之切。在語言的運用方面,這首詞也很有特點。既有「江梅些子破,未開勻」、「歸來也,著意過今春」等淺白直露的口語,顯示了易安詞淡筆點染,自然雋永的風韻;也有「花影壓重門,疏簾鋪淡月」等精煉的對句,顯示了易安詞的煉句煉意之功。特別是「壓」與「鋪」兩個字鍛煉精妙,感到彷彿那誘人的花影不是映在門上,而是壓在作者的心上;那迷人的淡月也不是照在簾上,而是直接鋪到了詞人的心裡。它承上啟下,把作者此時此地的心靈感受形象,委婉地傳達出來。

詩詞作品:小重山·春到長門春草青
詩詞作者:【宋代李清
詩詞歸類:【春天】、【寫景】、【月亮】、【惜春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