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克莊《賀新郎·九日》

賀新郎·九日原文:

湛湛長空黑。更那堪、斜風細雨,亂愁如織。老眼平生空四海,賴有高樓百尺。看浩蕩、千崖秋色。白髮書生神州淚,盡淒涼、不向牛山滴。追往事,去無跡。
少年自負凌雲筆。到而今、春華落盡,滿懷蕭瑟。常恨世人新意少,愛說南朝狂客。把破帽、年年拈出。若對黃花孤負酒,怕黃花、也笑人岑寂。鴻北去,日西匿。

賀新郎·九日翻譯及註釋

翻譯
暗沉沉的天空一片昏黑,又交織著斜風細雨。實在令人難以忍受,我的心中紛亂如麻,千絲萬縷的愁思如織。我平生就喜歡登高臨遠眺望四海,幸虧現在高樓百尺。放眼望去,千山萬壑盡現於點點秋色裡,我胸襟博大滿懷情意。雖然只是普通的一個白髮書生,流灑下的行行熱淚卻總是為著神州大地,絕不會像曾經登臨牛山的古人一樣,為自己的生命短暫而悲哀飲泣。追憶懷念以往的榮辱興衰,一切都已經杳無影跡了。
少年時我風華正茂,氣沖斗牛,自以為身上負有凌雲健筆。到而今才華如春花凋謝殆盡,只剩下滿懷蕭條寂寞的心緒。常常怨恨世人的新意太少,只愛說南朝文人的疏狂舊事。每當重陽吟詠詩句,動不動就把孟嘉落帽的趣事提起,讓人感到有些厭煩。如果對著菊花而不飲酒,恐怕菊花也會嘲笑人太孤寂。只看見鴻雁向北飛去,一輪昏黃的斜陽漸漸向西邊沉了下去。

註釋
賀新郎:詞牌名之一。此調始見蘇軾詞,原名「賀新涼」,因詞中有「乳燕飛華屋,悄無人,桐陰轉午,晚涼新浴」句,故名。
2九日:指農曆九月九日重陽節
3湛(zhan)湛:深遠的樣子。
4空四海:望盡了五湖四海。
5高樓百尺:指愛國志士登臨之所。
6白髮書生:指詞人自己。
7牛山:在山東臨淄縣南。
8凌雲筆:謂筆端縱橫,氣勢干雲。
9南朝狂客:指孟嘉。晉孟嘉為桓溫參軍,嘗於重陽節共登龍山,風吹帽落而不覺。
十拈(niān)出:搬出來。
?岑(cen)寂:高而靜。岑音此仁反。
?匿(ni):隱藏。

賀新郎·九日賞析

  首三句先以「湛湛長空黑」烘托出胸中塊壘,通過對昏黑風雨交加的描寫,表達出詞人憂慮國事、痛心神州陸沉的悲憤之情。滿天密佈深黑的烏雲,再加上陣陣斜風細雨,使人心亂如麻,愁思似織,「亂愁如織」點出全篇主旨。重陽本來是登高之佳節,由於風雨淒淒,只能登上高樓,放眼遙望千山萬壑,浩蕩秋色。但「千崖秋色」,寂寞淒涼,會使人淚水滂沱。「白髮」四句直抒「老眼」登覽之所感。「神州淚」說明詞人是為神州殘破沉淪的「往事」而極度傷心灑淚。「神州」二字曾在詞人詞中反覆出現,說明恢復中原是他念念不忘的頭等大事。

  「少年」三句遙接「老眼平生」,折筆追敘少年時代的豪興與才情。但是目前卻青春已逝,壯志成空,進一步突出了如今的家國之恨。「常恨世人」三句則有更深寄托。詞人慨恨文士不顧國家多難,只想傚法魏晉名士風流的狂客行徑,每年在重陽節登高,總喜歡提起東晉孟嘉落帽的故事,把它稱揚一番,毫無現實意義。「若對」兩句,是說如自己這樣的憂國志士,並不追慕魏晉風度,但對國破家亡的現狀憂心如焚卻又無能為力。詞意至此急轉直下,壯志未酬,詞人在感憤之餘,覺得自己既不能改變這種局面,在此佳節也只能賞黃花以遣懷,借酒澆愁了。「鴻北去」,目送飛鴻北去,抒發對故土的思戀。「日西匿」暗指南宋國勢危殆,振興無望。以天際廣漠之景物作結,與首句呼應,意余言外。

  上片寫重陽節登高望遠所引起的感喟。下片批評當時的文人只知搬弄典故的浮泛文風,表達出詞人對國事和民生的極端關注。全詞寫景寓情,敘事感懷,以議論為主,借題發揮,感慨蒼涼。主旋律是英雄失路融家國之恨的慷慨悲歌,意象淒瑟,既豪放,又深婉。

賀新郎·九日創作背景

  這首詞為詞人於重陽節登上高樓之作。重陽本是登高遠眺的好時光,但詞人卻遇到了烏雲密佈、陰雨綿綿的糟糕天氣,詞人由淒涼的天氣聯想到自己報國無門的苦悶,於是借景抒情,寫下了這首詞。
詩詞作品:賀新郎·九日
詩詞作者:【宋代劉克莊
詩詞歸類:宋詞三百首】、【宋詞精選】、【重陽節】、【登高】、【望遠】、【傷懷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