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耒《夏日三首·其一》

夏日三首·其一原文:

長夏村墟風日清,簷牙燕雀已生成。
蝶衣曬粉花枝舞,蛛網添絲屋角晴。
落落疏簾邀月影,嘈嘈虛枕納溪聲。
久斑兩鬢如霜雪,直欲漁樵過此生。

夏日三首·其一翻譯及註釋

翻譯
  夏日晝長,江村風日清麗,屋簷上棲息著許多小燕雀,羽翼都已長成。蝴蝶展翅停在午間的花枝上,在晴朗的天氣裡,蜘蛛在屋角悠然織網。月光照射在疏疏落落的簾子上,斜倚枕上,聽著潺潺溪水聲。久已花白的頭髮如今像霜雪一般白了,一直想做個樵夫或漁翁混過這一生!

註釋
(1)簷牙:屋簷如牙齒一般。
(2)蝶衣:蝴蝶的翅膀。 曬粉:蝴蝶的翅膀上多粉。
(3)落落:稀疏的樣子。
(4)嘈嘈:雜亂的聲音。

夏日三首·其一賞析二

  本詩通過夏日午夜燕雀、蝴蝶、蜘蛛等意象的描寫表現了詩人對清淨、安寧生活的喜愛。抒發了詩人淡泊名利、厭惡世俗,想要歸隱田園的情懷。

  首聯、頷聯詩歌描寫的是燕雀、蝴蝶、蜘蛛等的動景:夏日晝長,江村風日清麗,屋簷上棲息著許多小燕雀,羽翼都已長成;蝴蝶展翅停在午間的花枝上,在晴朗的天氣裡,蜘蛛在屋角悠然織網。這裡詩人以燕雀、蝴蝶、蜘蛛等動景反襯鄉村的清淨。

  頸聯描寫月光照射在疏疏落落的簾子上,斜倚枕上,聽著潺潺溪水聲的景象,月影、溪水動靜結合從側面烘托了夏夜的清靜。尾聯直抒胸臆:久已花白的頭髮如今像霜雪一般白了,我現在只想做個樵夫或漁翁過完這一生,充分表達了詩人對隱居生活的滿足,對鄉間生活的由衷讚許。詩人喜歡這種悠閒的生活,希望到老能一直過著這種隱居生活,進而表達了詩人對繁華世界的反感,不與世間相爭的高潔。

  全詩靜中有動,動中有靜。作者選取遠離官場的農村夏日景象,通過寫燕雀、蝶、蛛網的動來襯托出鄉村生活的恬靜,使得鄉村生活生意盎然,充滿情趣;鄉村整體的鬧,恰恰表明了他們的祥和,表現出農村的「風日清」;而農村的「風日清」正反襯出官場的污濁難耐。「落落疏簾邀月影,嘈嘈虛枕納溪聲」表達作者的心已經與大自然融為一體了,心已靜極。全詩表現出詩人對月影、溪聲的喜愛之情、清閒的心境以及歸隱村野、終老鄉間的願望。

夏日三首·其一賞析

  《夏日》共有三首,這是第一首。

  此詩是張耒罷官閒居鄉里之作。首句寫對農村夏日的總印象。炎夏令人煩躁,難得有清爽的環境,而農村對於城市和官場來說,正具有「清」的待點。清,內涵可以是多方面的,清靜、清幽、清和、清涼、清閒,等等,都可謂之清。因此,循「清」字往下看,詩所寫的種種景象都體現了環境的清和心境的清。如次句「簷牙燕雀已生成」,春去夏來,幼雀雛燕整天在房簷前飛舞鳴叫,有點近於喧鬧,但禽鳥之能嬉鬧於屋前,正由於農村環境清幽而無塵囂。至於頷聯寫蝴蝶曬粉於花間,蜘蛛因天晴添絲於屋角,則更顯得幽靜之極,當詩人注目於這些光景物態的時候,不覺夏日的炎蒸煩躁,而有一種清涼和諧之感。以上是寫晝日消夏時娛目賞心之景。頸聯寫夜晚。簾是「疏簾」,枕是「虛枕」,環境之清虛寂靜可見。月透疏簾而入,如同邀來婆娑的月影;溪聲傳至耳邊,如同被奇妙地納入枕函之中。「邀」、「納」兩字,把月影寫成有情之物,把溪聲寫成可以裝納起來的實體,透露出詩人對於月影、溪聲的欣賞。這種月影、溪聲本已帶清涼之感,而詩人又是於枕上感受到這一切,則心境之清,更不言而喻。到此,成功地寫出一片清幽的環境和清閒的心境,於是末兩句成為水到渠成之筆:詩人久甘庸碌,已經兩鬢如霜,而農村環境又如此宜人,於是想在村野中過此一生。詩人吟哦之間雖然微有所慨,但對農村夏日舒適愉說之感,還是居主導地位的。

  吳之振《宋詩鈔》說,張耒詩效白居易,「近體工警不及白,而蘊藉閒遠,別有神韻」。這首詩寫農村夏日之清,詩境已臻於蘊藉閒遠。雖沒有十分工警的詞句,但仍然耐讀。

詩詞作品:夏日三首·其一
詩詞作者:【宋代張耒
詩詞歸類:夏天】、【歸隱】、【閒適】、【生活】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