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英《探芳新·吳中元日承天寺遊人》

探芳新·吳中元日承天寺遊人原文:

九街頭,正軟塵潤酥,雪銷殘溜。禊賞祇園,花艷雲陰籠晝。層梯峭空麝散,擁凌波、縈翠袖。歎年端、連環轉,爛漫遊人如繡。
腸斷迴廊佇久。便寫意濺波,傳愁蹙岫。漸沒飄鴻,空惹閒情春瘦。椒杯香乾醉醒,怕西窗、人散後。暮寒深,遲回處、自攀庭柳。

探芳新·吳中元日承天寺遊人註釋

探芳新吳文英自度曲,與《探芳信》略有異同。雙調,九十三字,上下片各十二句五仄韻。夢窗自度曲除這首外尚有前面的《平韻如夢令》《西子妝慢》《江南春》《霜花腴》《玉京謠》,及後面的《鶯啼序》《古香慢》等七首。
2層梯峭空麝散:一本無「峭」字。
3鴻:一本作「紅」。

探芳新·吳中元日承天寺遊人鑒賞

  「九街頭」三句,點出地點、時令。承天寺地處吳中鬧區,即「九街頭」。早春元日,乍暖還寒時候,殘雪將盡未盡,道路酥潤、泥濘。「禊賞」兩句,「禊」,祭也。「祗園」,即祗樹給孤獨園的略稱。傳說佛在王捨城說法時,給孤獨長者乞佛來捨衛城弘法,欲購祗陀太子園林獻佛。祗陀戲言,布金遍地,乃賣。給孤獨竟如其言。然園雖為給孤獨所購,林樹仍屬祗陀,故稱祗樹給孤獨園,簡稱祗園。這裡借代作承天寺。此言詞人元日前去承天寺燒香,寺內佈置得花團錦簇,天上卻顯得陰沉沉的。「層梯」四句,言承天寺建造得殿閣重重,寺內香燭旺盛,煙霧瀰漫;寺中的放生池裡水波蕩漾;游寺的男男女女身穿綵衣摩肩接踵,擁來擁去。「縈」,有旋繞之意,這裡指遊人袖與袖相纏繞,即形容遊人之多也。「歎年端」三句,言詞人感歎元日歲歲有,但是每年仍舊有這許多淑女、士人前來寺內焚香拜佛啊。詞中偶句有雙聲字,必用疊韻字對者,此「歎年端」一句中,「歎」到「漫」八字連疊,則創見也。上片扣題述「元日承天寺遊人」。  

  「腸斷」一句,總領下片歎別離。詞人在寺內迴廊佇立良久,見他人都是雙雙游寺,而自己卻只有孤身一人,不由牽動心中的離愁別恨。「便寫意」四句,細寫愁緒。詞人愁腸百轉,蹙眉濺淚,內外俱悲,這是因為離人(指蘇妾)去後音訊皆無,而詞人思念之心卻有增無減,所以他為了這閒情「空惹春瘦」。「飄鴻」,即暗喻去妾也。「椒杯香」四句,言椒酒延年使人醉,情人貴聚首恨別離。詞人心中最希望能夠日日醉佳釀,天天伴佳人也,然而眼前他的遭遇剛好與此相反,是「西窗人散」,難免不憂愁。「西窗」兩句,反用李商隱《夜雨寄北》詩「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句意。「暮寒深」三句,從感歎中驚醒,復歸現實。言他游寺晚歸,春寒料峭中自折垂柳枝,寄托離別情。下片詞人游寺感歎。  

  據詞中「飄鴻」、「西窗人散」等句之意,此詞應作於其蘇妾已離他而去,但夢窗尚在蘇州之時。

詩詞作品:探芳新·吳中元日承天寺遊人
詩詞作者:【宋代吳文英
詩詞歸類:春節】、【孤獨】、【思念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