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殊《訴衷情·寒食》

訴衷情·寒食原文:

湧金門外小瀛洲。寒食更風流。紅船滿湖歌吹,花外有高樓。晴日暖,淡煙浮。恣嬉游。三千粉黛,十二闌干,一片雲頭。

訴衷情·寒食註釋

1湧金門:西湖地名。
2小瀛州:西湖中小島。
3紅船:彩飾遊船,即「畫舸」。

訴衷情·寒食賞析

  此詞寫西湖寒食時節遊人盛況。全詞奇麗清婉而造境空靈,歌詠西湖的詩詞佳作中別饒風姿,構思新穎,立意深刻。

  上片開頭兩句點明地點、時令。首句稱西湖為「小瀛洲」。「瀛洲」為海上神山之一。月山有水的勝地,用海上神山比之也正相合。而西湖之秀美又不似海山之壯浪,著一「小」字最貼切不過。下句「寒食更風流」則是全篇點睛之筆。「風流」一詞本常用於寫人,用寫湖山,是暗將西湖比作了西子。寒食佳節,作為遊覽勝地的西湖更是別有景象,不同常日,故「寒食更風流」。「更風流」進一層,仍是籠統言之,三句以下才具體描寫,用語皆疏淡而有味。把遊湖大船稱做「紅船」,與「風流」「小瀛洲」配色相宜。厲鶚《湖船錄》引釋道原詩:「水口紅船是妾家」,則紅船或是妓船,故有「歌吹」。「花外有高樓」則用空間錯位的筆觸畫出坐落湖畔山麓的畫樓。這是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湖上飄著一層柔曼的輕紗,過片「晴日暖,淡煙浮」就清妙地畫出這番景致。於是春花、紅船、畫樓、湖光、山色共同構成一幅美妙的圖畫,畫外還伴奏著簫管歌吹之音樂。於此處下「恣嬉游」這三字,才覺真力彌滿,游春士女之眾可想而知。詞人卻並不鋪寫這種盛況,而采有了舉一反三、畫龍點睛的手法寫道:「三千粉黛,十二闌干」。以「粉黛」代美人,言外香風滿湖,與「風流」二字照應。美人竟然如此之多,則滿湖游眾之多更不待言了。「闌干」與「高樓」照映,又包括湖上的亭閣,使人窺斑見豹。

  結尾三句用數字領起全篇精神。「三千」極寫「粉黛」之多,「十二」描「高樓」寬敞。實際詞人如此為之的深意是表達富貴榮華都如過眼雲煙的人生感悟。同時語言精整而凝煉。特別是鼎足對的運用很有趣味,寫隨數目的遞減,景象漸由湖面移向天外,形象由繁多而漸次渾一,意境也逐漸高遠,至最後的「一片雲頭」之句,頗含不盡之意。《維摩經》云:「是身如浮雲,須臾變滅,」李白《宮中行樂詞》云:「只愁歌舞散,化作彩雲飛。」作者巧用「浮雲」之喻,於寫足繁華熱鬧之後,著一冷語,遂使全篇頓添深意。

詩詞作品:訴衷情·寒食
詩詞作者:【宋代仲殊
詩詞歸類:寒食節】、【西湖】、【寫景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