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觀《木蘭花·秋容老盡芙蓉院》

木蘭花·秋容老盡芙蓉院原文:

秋容老盡芙蓉院。草上霜花勻似翦。西樓促坐酒杯深,風壓繡簾香不卷。
玉纖慵整銀箏雁。紅袖時籠金鴨暖。歲華一任委西風,獨有春紅留醉臉。

木蘭花·秋容老盡芙蓉院翻譯及註釋

翻譯
因為是嚴秋時節,院裡的莢蓉樹已開始凋零了,院落裡的花草上也勻勻地灑上了一層白霜。華美的樓閣上,我們靠近而坐。主人頻頻斟酒,不讓杯子有空的時候。外面秋風呼呼,吹得繡簾吱吱作響,可滿屋子仍然散發著愜意的香味。
她用纖長的手指,慢慢彈著飾有白銀的古箏,彈累了,手冷了,就在手爐上稍稍取暖休息。儘管歲月已到了秋季,萬物凋零了,可她的臉上似乎還留著春天的顏色,紅艷艷的,其實那是酒後紅暈啊!

註釋
1秋容:秋光,秋色。
2芙蓉:此指木芙蓉,秋季開花,湖南一帶多栽培。唐譚用之《晚宿湘江遇雨》詩:「秋風萬里芙蓉國。」
3勻:均勻。
4朱樓富麗華美的樓閣,指作者與義妓相會飲酒的地方。
5促坐:迫近而坐。《史記·滑稽列傳·淳於髡傳》:「日暮酒闌,合尊促坐。」酒杯深,指飲酒很多。
6玉纖:女子手指的美稱,擬其細膩白皙。銀箏雁,古箏上的弦柱,因其斜列如雁陣,並以銀為飾故稱。
7金鴨:指金鴨形的取暖手爐,因體積較小,可籠在袖中。洪芻《香譜》:「香獸,塗金為狻猊、麒麟、鳧鴨之狀,空中以燃香,使煙自口出,以為玩好。」
8春紅:此指因酒醉而緋紅的雙頰。春,唐、宋時常指酒,如劍南春。又杜甫《撥悶》詩:「聞道雲南鞠米春,才傾一盞即醺人。」紅,酒後臉上的紅暈。

木蘭花·秋容老盡芙蓉院賞析

  詞的上闋,重在描繪時序和場景。時當秋深,芙蓉院裡,秋容已老,一派衰敗之象。庭中小草也已枯黃老死,上面凝聚著顆顆霜花。「勻似剪」,謂草上朵朵霜花,十分均勻,好似剪裁而成。此句蓋化用李賀《北中寒》詩:「霜花草上大如錢,揮刀不入迷濛天。」接下來兩句,交待場景。仕途蹭蹬、宦海沉浮的詞人,在被貶到這蠻荒之地時,竟受到熱愛其詞的義妓母女的尊重,引他上西樓,還盛情相待,迫近而座,清歌侑酒,使詞人內心獲得了片刻的安慰,所以,在當時樓上眾多的物象中,惟有那「風壓繡簾香不卷」最令敏感的詞人動心,最為他所注意——這清歌妙吟的西樓,成了他疲憊身心的避風港。

  下闋由景及人,著筆描寫為他彈琴哦詞的義妓。由於敬慕詞人,對其所作「得一篇,輒手筆口哦不置」,所以這位義妓在與心中的偶像相聚一處時,當然會盡其所能為詞人吟唱,所以,詞中重點描繪了義妓彈唱時的動作神態。 「玉纖」兩句,對仗十分工穩,恰到好處地傳達出當時義妓表演時態度的認真。「玉纖」跟「紅袖」相對,「銀箏」與「金鴨」相襯,極富色彩感,一副裝束,顯得華貴而高雅。「慵整」和「時籠」的動作和神態,又刻畫出這位義妓的嬌美可愛。末尾兩句,畫龍點睛,描繪她臉部的神采。酒逢知己乾杯少,在詞人自己「酒杯深」的同時,義妓也在「慵整」和「時籠」中不知不覺飲酒過多,以至於雙頰緋紅。這裡,「歲華一任委西風」一句,含意相當深刻,不可輕易放過。西風即秋風,西風一起,表明秋季已到,萬物都將衰老枯萎。詞人說醉紅雙頰的義妓將歲華委於西風,暗示此妓花容已老。將這種感觸跟她因為酒醉而泛起的春紅相映襯,寓有美人遲暮之感。而且,透過作者的詞筆,似乎還傳達出他隱約的身世之悲。只是,這種情緒被處理成一個義妓的神態,以一種艷思弱化掉了那一聲長歎。身世之感,打並人艷情之中,大概指的就是這種手法。

  整首詞直敘詞人眼中所見,感情平穩深斂,心緒的起伏被潛置於詞所描繪的景像人物背後。但是,從詞人所擷取的物象,所營造的氣氛中,讀者可以隱約感受到被貶的詞人內心的愁緒。面對眼前的紅顏知己,聽她吟唱著自己所填的妙詞,作者沒有表現出一絲興奮和激動,而是平靜的心情觀察著這一切。是他心中沒有痛苦,還是他暫時忘卻了痛苦?都不是,是他在用眼前的平靜在掩飾著內心的痛苦。詞的末尾兩句,隱約透露出詞人內心的波瀾:那一任歲華委西風的放曠,那醉臉上的春紅,是那位紅顏知己,也是作者本身!芙蓉院妓能與她仰慕的詞人相見,歌彼之詞,獻己之技,對她而言,當然是一件幸事。被盛情相邀,慇勤相侑的詞人,在「灑杯深」之後,當然也會春紅滿臉。那歌,那酒,此時成了溝通彼此情感的橋樑,而秋容老盡的芙蓉院妓的處境,又怎能不引起詞人對自己的身世、地位的聯想!所以說,詞的末尾兩句,看似寫對方興之所至時的忘情,實際上已經暗含著詞人自己悲苦的內心感受。《詞則·閒情集》卷一中評此詞:「頑艷中有及時行樂之感。」可謂一語中的。

  唐朝詩人自居易被貶潯陽巧偶琵琶女時作「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感慨秦觀的這首詞中也同樣存在著,只不過秦觀將這種感情融人到了情景描寫和渲染之中,將白居易那直白顯豁的情感抒發,化成了一種含而不露的情緒,縈繞詞中卻又不說透,使人有所悟又有所迷。

木蘭花·秋容老盡芙蓉院創作背景

  宋洪邁《夷堅志》巳集記有這麼一件故事:「長沙義妓者,不知其姓氏,善謳,尤喜秦少遊樂府,得一篇,輒手筆口哦不置。久之,少游坐鉤黨南遷,道經長沙,訪潭土風俗、妓籍中可與言者。或舉妓,遂往訪……媼出設位,坐少游於堂。妓冠帔立堂下,北面拜。少游起且避,媼掖之坐以受拜。已,乃張筵飲,虛左席,示不敢抗。母子左右侍。觴酒一行,率歌少游詞一闋以侑之。飲卒甚歡,比夜乃罷。」

  《木蘭花·秋容老盡芙蓉院》所寫時間、景物、情境,都與此事頗為相符。秦觀受黨禍南遷,是在宋紹聖三年(106年),因此可以初步判斷此詞很可能就是宋紹聖三年(106年)被貶到長沙時的酬妓之作。

詩詞作品:木蘭花·秋容老盡芙蓉院
詩詞作者:【宋代秦觀
詩詞歸類:寫人】、【抒懷】、【感慨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