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英《惜秋華·木芙蓉》

惜秋華·木芙蓉原文:

路遠仙城,自王郎去後,芳卿憔悴。錦段鏡空,重鋪步障新綺。凡花瘦不禁秋,幻膩玉、腴紅鮮麗。相攜。試新妝乍畢,交扶輕醉。
長記斷橋外。驟玉驄過處,千嬌凝睇。昨夢頓醒,依約舊時眉翠。愁邊暮合碧雲,倩唱入、六聲裡。風起。舞斜陽、闌干十二。

惜秋華·木芙蓉註釋

1原註:大曲《六麼》,王子高芙蓉城事,有樓名碧雲。
2後:一本作「卻」。
3錦段:即「錦緞」。 
4障:一本作「幢」。
5六:亦寫作「六麼」。

惜秋華·木芙蓉鑒賞

  《惜秋華》,夢窗詞入夾鍾商。雙調,九十三字,上片四仄韻,下片六仄韻。《夢窗詞集》收此詞調五首,也因句逗有異可分為三格:上片八句,下片九句一格;上下片各九句一格;上片十句,下片九句一格。

  「木芙蓉」,亦略稱為芙蓉。韓愈有木芙蓉詩,今俗名酒醉芙蓉。

  「路遠」三句,引神話傳說入手。「仙城」,即原注中的芙蓉城。事見胡微之《芙蓉城傳》,略云:王迥,子高。初遇一女,自言周太尉女,萁契當侍巾幘;自此攸忽來去。一夕,夢周道服而至,謂王曰:「我居幽僻,君能一往否?」王喜而從之。過一嶺,至一殿宇,殿上捲簾,有美丈夫朝服憑幾,少頃簾下,周與王登東廊之樓,樑上題曰:「碧雲。」王未及下,一女郎登,年可十五,容色嬌媚,亦周之比;周謂王曰:「此芳卿也。」夢之明日,周來,王語以夢,問何地。周曰:「芙蓉城也。」王問芳卿何姓。曰:「與我同。」按:蘇軾的《芙蓉城詩序》云「世傳王迥子高遇仙人周瑤英游芙蓉城。元豐元年三月,余始識子高,問之信然,乃作此詩。」夢窗系用胡微之、蘇軾的「王子高芙蓉城遇仙」的傳說以應題。此言芙蓉仙城離開這裡是非常遙遠的,自從王子高離開那裡之後,原先容顏嬌媚的周芳卿,因思念「王郎」之故,已變得面目憔悴。「錦段」兩句。言仙女「芳卿」為了要來尋找「王郎」,從芙蓉城出來,用錦段鋪設步障,竟把所有的錦段都用上了。此也點出「路遠」也。步障:古代顯貴出行所設的屏蔽風寒塵土的行幕。《晉書·石崇傳》:「崇與貴戚王愷、羊琇之徒,以奢靡相尚。愷作紫絲布步障四十里,崇作錦步障五十里以敵之。」「凡花」兩句,以對比突出木芙蓉花。言世俗的花嬌嫩而不禁秋風摧殘,可是沾有仙氣的木芙蓉花就不同了,它在秋陽中將花開得豐腴鮮麗、紅白相間,煞是好看。「相攜」三句,見花致幻。言詞人見了木芙蓉花後,彷彿又看到它幻化成仙女「芳卿」,且攜著王子高翩翩而來,他們倆穿著新奇的服裝,交頸共杯,以期一醉。上片引典故而用幻寫真。

  「長記」三句,憶舊。言自己想起經常騎著玉驄馬匆匆路過西湖斷橋邊時,也曾看見那裡有一叢木芙蓉,想來此時花也一定開得千嬌百美,使路人側目凝望。「昨夢」兩句,記夢。詞人說:昨天夜裡我曾夢見過一叢不知名姓的異花,現在看了木芙蓉後,才恍然醒悟,原來夢中也是此花啊!「愁邊」四句,再起幻覺。言詞人擔心夜暮降臨而遮沒了「碧雲樓」(亦即眼前的木芙蓉)的真面目,不覺又幻想起能邀請來仙子「芳卿」,為他唱起動人的《六麼》曲,並在金風夕照中為他翩翩而舞。而自己也在興奮地和著舞曲的節奏,拍遍了重台欄干。下片由眼前之花憶舊、入幻。

詩詞作品:惜秋華·木芙蓉
詩詞作者:【宋代吳文英
詩詞歸類:【典故】、【憶舊】、【詠物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