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昂《從軍行》

從軍行原文:

漢家未得燕支山,征戍年年沙朔間。
塞下長驅汗血馬,雲中恆閉玉門關。
陰山瀚海千萬里,此日桑河凍流水。
稽洛川邊胡騎來,漁陽戍裡烽煙起。
長途羽檄何相望,天子按劍思北方。
羽林練士拭金甲,將軍校戰出玉堂。
幽陵異域風煙改,亭障連連古今在。
夜聞鴻雁南渡河,曉望旌旗北臨海。
塞沙飛淅瀝,遙裔連窮磧。
玄漠雲平初合陣,西山月出聞鳴鏑。
城南百戰多苦辛,路傍死臥黃沙人。
戎衣不脫隨霜雪,汗馬驂單長被鐵。
楊葉樓中不寄書,蓮花劍上空流血。
匈奴未滅不言家,驅逐行行邊徼賒。
歸心海外見明月,別思天邊夢落花。
天邊回望何悠悠,芳樹無人渡隴頭。
春雲不變陽關雪,桑葉先知胡地秋。
田疇不賣盧龍策,竇憲思勒燕然石。
麾兵靜北垂,此日交河湄。
欲令塞上無干戚,會待單于繫頸時。

從軍行註釋

1此詩為歌行體。歌行體是古代樂府詩的一體。後從樂府發展為古詩的一體,音節、格律一般比較自由;採用五言、七言、雜言,形式也多變化。宋?姜夔《白石詩話》:「體如行書曰行,放情曰歌,兼之曰歌行。」明?胡震亨《唐音癸簽·體凡》:「﹝樂府﹞題或名歌,亦或名行,或兼名歌行。歌,曲之總名。衍其事而歌之曰行。歌最古;行與歌行皆始漢,唐人因之。」
2燕支山,一名刪丹山,在丹州刪丹縣南五十里。東西百餘里,南北二十里,水草茂美。
3稽洛:山名,即稽洛山。
4漁陽:地名。戰國燕置漁陽郡,秦漢治所在漁陽(今北京市密雲縣西南)。《史記·陳涉世家》:「二世元年七月,發閭左適戍漁陽,九百人屯大澤鄉。」唐玄宗天寶元年(742)改薊州為漁陽郡,治所在漁陽(今天津市薊縣)。唐?杜甫《後出塞》詩之四:「漁陽豪俠地,擊鼓吹笙竽。」
5遙裔:遙遠。隋?盧思道《河曲游》詩:「豐叢雞樹密,遙裔鶴煙稠。」
6驂cān同駕一車的三匹馬。有時也指位於兩邊的馬。
7邊徼jiao:亦作「邊徼」。邊境。
8賒shē,距離遠。
9隴頭:隴山。借指邊塞
十田疇:泛指田地。
⑾麾huī,指揮。
⑿干戚:亦作「干鏚」。盾與斧。古代的兩種兵器。也是武舞所執的舞具。指征戰。
⒀單chan於:漢時匈奴君長的稱號。

從軍行賞析

  1、意象宏闊:唐代邊塞詩多有從大處落筆,寫奇情壯景的特色,本詩也不例外。比如像「塞下長驅汗血馬,雲中恆閉玉門關」、「陰山瀚海千萬里」、「塞沙飛淅瀝,遙裔連窮磧」等句,都寫得氣勢磅礡。

  2、對仗精美:本詩雖是七言歌行體,但其中有不少的句子運用律句的特色,聲韻上講究平仄相對,對仗也工整巧妙。如:「羽林練士拭金甲,將軍校戰出玉堂」、「玄漠雲平初合陣,西山月出聞鳴鏑」、「楊葉樓中不寄書,蓮花劍上空流血」等等,都使詩句顯得有堂堂之陣、正正之師般的整飭氣象。

  3、鐵血柔情:此詩主旋律是雄壯慷慨的,但並非一味地心如鐵石,毫無親情、愛情可言。本詩從「楊葉樓中不寄書」(楊葉樓,應指徵人妻子所居之樓)開始,轉入柔情款款、音韻輕柔舒緩的另一個樂章,詞語也清麗起來,像「楊葉樓」、「蓮花劍」、「海外明月」、「天邊落花」等,一下子就將人們的思緒帶到那渴望已久的家鄉,想起那樓頭窗前終日翹首凝望的紅顏佳人。

  4、基調昂揚:此詩作為盛唐的邊塞詩,透出一股立功立業的高昂之氣,雖然戰事艱苦凶險--「塞沙飛淅瀝,遙裔連窮磧」、「城南百戰多苦辛,路傍死臥黃沙人」,雖然思鄉思親情切--「歸心海外見明月,別思天邊夢落花」、「楊葉樓中不寄書,蓮花劍上空流血」,但是眾將士抱著「匈奴未滅不言家」的決心和鬥志,不把敵虜首腦打得投降(單于繫頸)不罷休,這句「欲令塞上無干戚,會待單于繫頸時」,說得相當豪邁,和李白詩「不破樓蘭終不還」的精神是一致的,都反映了盛唐當年那種「犯強漢者,雖遠必誅」的氣概。

  這首詩用典較多,害得江湖夜雨搬來辭源,找了半天,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這首詩的傳播。注意該詩中好多典故並非實指,比如「燕然石」、「稽洛川」等,並非是唐朝當時作戰的地方,這裡只是借用漢代典故而已。這些典故,對於唐代的讀書人來說,是大家熟知的事情,並非生僻之詞,只是流傳到我們今天,就並非人人都一目瞭然了。

詩詞作品:從軍行
詩詞作者:【唐代】李昂
詩詞歸類:樂府】、【邊塞】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